【影評】《神鬼戰士》加長版:恢弘格局下的男性英雄獻祭

橘貓

至今年,好萊塢角鬥士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 屆滿上映二十週年,國際電影媒體開始重新刊登這部電影的消息,與主創團隊逢二十週年受訪對本片的回憶云云。今年端午假期,本片在臺灣誠品電影院也放映了單場限定的加長版 (Extended Edition),片長 170 分鐘,這是發行商配合「20 週年紀念版影碟」發行,所舉辦的特別放映活動。

電影故事描述公元 180 年,羅馬皇帝奥理略即將駕崩,他在死前希望將大位傳給他信任的將軍麥希穆斯,並由麥希穆斯將大權還給元老院,讓羅馬恢復共和,然而,他的兒子,野心勃勃的康莫德斯全無對共和的憧憬,於是密謀奪權,並殺害麥希穆斯的妻小。麥希穆斯流亡邊疆,被角鬥士競技商人普羅西莫收留,終在競技場大殺四方,甚至撼動羅馬。

《神鬼戰士》劇照。

在「加長版」與「院線公映版」,兩個版本的比較中,雷利史考特本人仍表態支持時長 155 分鐘的院線公映版,是他更偏好的導演認可版本。加長版並沒有在結構上變化,補充的片段則大多是在原先院線版中被捨棄的段落,不免讓原先已達兩個半小時的片長更虛胖一些。

然而,這些段落個別仍有可觀處,加長版中最精彩的橋段,可能是一段長約三分鐘的處決戲,康莫德斯將幾位隱瞞麥希穆斯仍活於世的士兵處決。瓦昆菲尼克斯在這場戲中展現的戲劇張力相當精采,康莫德斯讓弓箭手以近距離射殺的方式處決士兵,當弓箭手受康莫德斯的命令將箭上弦,康莫德斯卻遲遲不下令放箭。影片快速剪輯他們的神情與因為張弓而逐漸顫抖的手,配合瓦昆菲尼克斯的冷酷神色,讓人印象深刻。

《神鬼戰士》劇照。

不管是加長版或是院線版,回頭看《神鬼戰士》仍然是有趣的經驗,在戲院重看這部雷利史考特的名作,我有更長時間想到庫柏力克的《萬夫莫敵》 (Spartacus),《神鬼戰士》與《萬夫莫敵》共享許多故事上的親密特質,他們都意圖透過血與沙橫飛的殘酷競技場、冷兵器格鬥,去反襯男性主角冷靜果敢的領袖特質;他們也都將視角帶回羅馬,讓主角的性格與羅馬的政治環境產生對比;自然而然,電影尾段也都無可避免地透過悲劇色彩去強化主角的形象。甚至,當羅素克洛在《神鬼戰士》中舉起長矛,或許一度會讓初看本片的觀眾聯想到《萬夫莫敵》的故事發展。

《萬夫莫敵》劇照。

然而,比起塑造恢弘史詩的《萬夫莫敵》,雷利史考特在《神鬼戰士》更聚焦在羅馬皇帝與元老院的制衡關係,在加長版中,這個特色會透過一兩段新增的密謀戲去更被強調;另一方面,故事劇本也更意圖強化麥希穆斯宿命的悲壯感與政治意義,電影運用群眾與死亡,去放大麥希穆斯最後在決戰時的悲劇效果。

這場戲讓我想到許多當代電影對於男性英雄的處理方式,譬如《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Braveheart),或甚至是後繼的華語電影《霍元甲》,觀眾會注意到這些電影共享一種對悲劇英雄的崇拜,他們在決戰之前必然要被暗算,因為他們強悍到不可能、也不可以被正面擊倒;他們的死亡必然要環伺在人民群眾的目光之下,因為他們的肉體可以死亡,但他們的精神勢必要相當政治性地在民眾心中長出其他東西;而他們在死前一定會回想起家庭、家人、愛人的美好,因為他們所有的剛性特質都要回歸一種自稱的柔情,才能打開觀眾對他們的同情。

《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劇照。

當然,這只是劇本的一種手法,它不影響雷利史考特對於羅馬角鬥士競技的恢弘呈現。但是,回頭檢視這樣的悲劇英雄故事,它總是會讓我聯想到獨裁政權塑造並散布的英雄神話,他們宣稱某位英雄曾經為大家而死,他的肉身毀滅,而遺留下來的我們有義務要確保他的精神永存。相較之下,《萬夫莫敵》將結局的悲劇感受,封存在某個安靜、孤獨,與愛人的親密性之下,或許是一種更顯個人感受的處理方法。

電影資訊

神鬼戰士 Gladiator (2000)

上映日期
2000/05/19
神鬼戰士_Gladiator (2000)_電影海報

劇情

大將軍一夕之間成為奴隸,被訓練為競技場鬥士,他在競技場上對抗羅馬帝國" 羅馬帝國大將軍麥柯希穆(羅素克羅飾)率兵出征,所向皆捷,凱旋而歸。在外征戰三年的麥柯希穆,一心只想返家與家人團聚,皇帝病危召見,想把王位傳給他,皇儲康莫德斯見到此景,憤而暗中派人抄了麥柯希穆的家。 老皇帝駕崩,康莫德斯登基,死裡逃生的麥柯希穆成為一名奴隸,被訓練成為競技場上的鬥士。麥柯希穆曾經為了羅馬帝國的光輝榮耀而戰,如今競技場成為他的戰場,他征戰的目的改變了,他在競技場上勇猛搏鬥,為了製造機會接近康莫德斯,替妻兒報仇。然而所向無敵的麥柯希穆竟然成了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受百姓崇拜,他所凝聚的氣勢,點燃了羅馬帝國滅亡的導火線。

IMDB
8.5
Rotten Tomatoes
76%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神鬼戰士_Gladiator (2000)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