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塞滿災難、熱浪與腦震盪的《龍捲風》幕後大公開 (上):還沒開拍就掛滿死亡 flag 的 90 年代超級大片

如今我們很難想起 1996 年上映的《龍捲風》(Twister) 到底都演了些什麼,也許還記得這部電影的男女主角是比爾派斯頓 (Bill Paxton) 與海倫杭特 (Helen Hunt),除此之外,可能你只記得那一個個超大的龍捲風、飛散在空中的無數碎片、還有在龍捲風裡哞哞叫的飛天乳牛。但是其實, 1996 年的《龍捲風》幾乎是 90 年代的大型商業電影代表電影,它的代表性來自於反映了 90 年代好萊塢亂七八糟的電影製作狀況、追求極致效果而不顧一切的狂氣、以及觀眾「數大便是美」的喜好。我們可以說,《龍捲風》是這些年的災難電影之王——幕後製作的災難比銀幕上呈現的效果還多。

《龍捲風》劇照。

《龍捲風》:電影裡出現了《鬼店》

 

從《酷斯拉》跳至《龍捲風》的楊狄邦

導演楊狄邦 (Jan de Bont) 在拍出讓全世界驚豔(連席格也甘拜下風)的《捍衛戰警》 (Speed) 之後,立刻投入下一部電影的製作——不,不是《龍捲風》。《龍捲風》一直是史匹柏的點子,他的製片公司安培林娛樂 (Amblin Entertainment) 先發想了一個關於「追風者」的創意,描述研究龍捲風的專家們,追逐人人聞之色變的龍捲風。好了,沒了,我講完了,安培林的點子就是這樣,沒有後續。

《龍捲風》劇照。

《龍捲風》:楊狄邦

但是史匹柏非常欣賞這個創意:這看來會是一個「科技勝天」的故事,宛如他大紅大紫的《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 電影。於是,他決定將這個點子交給《侏儸紀公園》的原著小說作者兼編劇麥克克萊頓 (Michael Crichton),讓他發展成一份完整的電影劇本,而克萊頓可以獲得高達 250 萬美金的編劇費用。這讓《龍捲風》還在紙上作業時,就展現了勝機:史匹柏監製加上克萊頓編劇的黃金拍檔組合,完全可以期待重現《侏儸紀公園》的榮景。

《侏儸紀公園》小說作者兼編劇麥克克萊頓

克萊頓是 90 年代好萊塢最熱愛的小說家。

楊狄邦正在全力構思這部新電影的企劃,它是《酷斯拉》(Godzilla),一部重新點燃東方兇獸生命力的全新好萊塢怪獸電影。好萊塢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巨大怪獸電影了,而哥吉拉在日本似乎無法恐嚇觀眾掏出鈔票,哥吉拉轉生到好萊塢尋求事業第二春,也許是個不錯的解救職涯創意。但是,楊狄邦雖然花了超過半年的時間,與三星影業一起試圖復活哥吉拉,但是電影公司卻不滿意他開出的高昂預算(諷刺的是,三星影業後來花了更多錢拍攝《酷斯拉》)。最終狄邦等於做了半年多的白工,而他離開無緣的哥吉拉後,立刻跳進了《龍捲風》之中。

楊狄邦的哥吉拉概念圖

楊狄邦的哥吉拉概念圖:至少這個哥吉拉會噴火。

拍出全球轟動電影《捍衛戰警》的導演,可以執導任何一部他想拍的好萊塢電影,而《龍捲風》只是狄邦的第二部長片電影。這其實已經透露了某種令人不安的預兆:沒有太多人清楚狄邦的能耐有多大。《捍衛戰警》確實很好看,放到現今也一樣好看,但《捍衛戰警》是一部「小」電影,它有大量的特技片段、還有極為貧瘠又輕薄短小的劇情。它很刺激,但那是一種腎上腺素的快感,這沒有什麼不對,無腦娛樂電影仍然是好電影,但這不代表,導演能夠有能力駕馭更高的預算(《捍衛戰警》成本只有 3 千萬美金)、更複雜的外景拍攝(《龍捲風》遠在奧克拉荷馬州拍攝,失去好萊塢的地利)、更困難的特技片段(這部電影要掀翻好幾座房子的屋頂)。

《龍捲風》劇照。

《龍捲風》:摔一棟房子比炸毀公車困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