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裕子蒼井優共飾一角?芥川賞作品《我啊,走自己的路》電影版即將推出:七十五歲了,一個人的我依然會微笑

「人口高齡化」是全世界近年來共通的議題,特別是日本,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報導,日本是全球高齡化最快的國家,在法定退休年齡 65 歲以上的人口比例,高於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現在執政日本政府的自民黨,也一直企圖將退休年齡改到 75 歲,透過改變社會經濟的結構,以便提昇社會福利。

但撇除政治立場,在現今銀髮族逐年遞增的年代裡,老年人的心境轉變對於社會形態十分重要,經歷了生、老、病,在望得見死的年紀,究竟要用什麼心情去面對自己的人生呢?俗話總說「人生七十才開始」,但世事往往難以估計,人生活到這個階段了,總有諸多難以割捨。改編過吉田修一小說《橫道世之介》──80 年代青春往事的沖田修一導演預定今年上映,由我們永遠熟悉的日本媽媽──現在則是阿嬤級演員田中裕子主演的電影《我啊,走自己的路》,正是講述老年人心境的作品。

田中裕子蒼井優兩人共演一角,沖田修一導演新片《我啊,走自己的路》日本電影海報。

《我啊,走自己的路》。

 

田中裕子、蒼井優電影《我啊,走自己的路》共演一角,本尊作者的戲劇化人生

這部電影很有趣,田中裕子飾演數年前喪偶的 75 歲女性桃子,台灣觀眾也非常熟悉的蒼井優,飾演年輕的桃子,亡夫的年輕樣貌以另一種新聞讓台灣觀眾熟悉的東出昌大出演,但更有意思的事,電影將桃子的孤獨自我心聲寫實化──濱田岳演的是寂寞一號,青木崇高是寂寞二號,宮藤官九郎是寂寞三號。可以看得出沖田修一意圖用這部電影來講述老年人的自我感觸,不過這部電影的原著小說作者,就已經充滿故事了。

田中裕子及蒼井優將在電影《我啊,走自己的路》共演同一個角色。

其實我一直覺得田中裕子跟蒼井優都是同類型的女演員──笑起來瞇瞇眼很可愛,終於共演了啊(灑花)。

《我啊,走自己的路》是 63 歲才出道的作家,若竹千佐子的第一本著作。若竹千佐子從小就想當小說家,她在家鄉就讀岩手大學教育學部,一邊在小學擔任代課老師一邊準備教師的正式資格,但總是失敗,正當人生迷惘之際遇到了丈夫,30 歲結婚後搬到東京,成為育有一子一女的專職家庭主婦。但在 55 歲的時候,丈夫突然因腦梗塞過世,若竹千佐子陷入悲傷的情緒,也不知道怎麼面對未來的人生,在長子的建議下,若竹千佐子重拾年輕時的作家夢想──開始上小說講座課,八年後,完成了這本《我啊,走自己的路》。

同名電影原作小說《我啊,走自己的路》台灣譯本由圓神出版社出版。

《我啊,走自己的路》原作小說。

這本《我啊,走自己的路》63 歲完成的小說處女作成績斐然,除了在 2017 年獲得第 54 屆文藝獎,2018 年 1 月更拿下文學界最高榮譽芥川賞,開創「玄冬小說」這個小說種類的《我啊,走自己的路》銷量也非常好,拿下總是被人視為曲高和寡的純文學獎項銷量竟然突破 50 萬冊,除了擁有藝能人頭銜的又吉直樹的《火花》也創下銷量佳蹟,這個明顯寫進作者的真實人生體悟的《我啊,走自己的路》究竟擁有什麼樣的魔力?

在於它貼切地描寫老年化的心路歷程。

同名電影原作小說《我啊,走自己的路》作者若竹千佐子。

若竹千佐子去領獎時,記者發問「現在出道是否太晚了嗎?」,奶奶妙答:「為了抓住這主題,我需要 63 年的時間。小說之神在等我來,沒有晚的問題!」

 

走向遲暮,人生是場孤獨旅行

擁有日本戰後出生女性各種元素的主角桃子,離開家鄉到東京工作,遇到了丈夫後結婚共組家庭,之後的人生有大半時間都在忙錄著培育兒女成長,但就在自己逐漸踏入老年時,丈夫過世了,兒女也已經組成自己的家庭,一人獨居,除了面對失去亡夫的寂寞孤獨,懷抱著終於能放下一切,抱著這種又孤寂卻又自由的心情生活著。這本書上市後,引起了許多讀者的共鳴,年輕人認為這就是自己母親的寫照,中老年人覺得這本書貼切地寫進了自己的心境。

人生本來就是場孤獨旅行,孤獨是生命裡的一種常態,《我啊,走自己的路》講述了我們每個人在這世界努力活著,到最後都會遇見的心境轉變,而電影版將會以這樣有趣的擬人化形式,去講述我們會面對到的「寂寞」,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