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 21 面相事件再臨!小栗旬與星野源電影《罪之聲》將解剖昭和史上最惡劣未解懸案「固森案」

日本警察廳有一種特殊的案件分類,稱作「警察廳廣域重要指定事件」,這是專為需要全國警力總動員處理的特殊重大案件而設立的。在沒有 FBI 這種橫跨不同自治政府警力管轄權的日本,被歸類為警察廳廣域重要指定事件的案件,大多都是犯行可能發生在不同縣市、造成全國國民恐慌的重大刑事案件。1964 年至今,24 件警察廳廣域重要指定事件當中,只有一件尚未破案,那就是駭人聽聞的「固力果、森永案」,簡稱「固森案」(ぐり森)或稱「怪人 21 面相事件」。

如今,小栗旬星野源,將在電影《罪之聲》(罪の声)裡,再度試圖找出固森案的真相。

星野源與小栗旬將共演電影《罪之聲》探究日本「怪人 21 面相事件」固森案真相。

 

「怪人 21 面相事件」固森案──與創作

固森案並不是日本兩大零食廠商固力果與森永受害而已,這起以固力果社長遭到綁架事件開啟的超大型犯罪,快速演變為綁匪向這兩間廠商、以及日本第四大食品加工廠商丸大食品、知名咖喱產品商好侍食品、糖果點心廠商不二家等等食品業要求數億元贖款的勒索事件。神秘的匪徒要脅將在這些日本民眾最喜愛的日常食品中,加進食用後數分鐘就會致死的氰化物。

這起事件沒有人傷亡,卻因為造成民眾懼怕心裡,而導致食品商無法估計的經濟損失──最少超過 500 億日圓以上,而警方估計損失數字至今仍是「不明」。

「怪人 21 面相事件」固森案當時的新聞畫面,電影《罪之聲》將深入探討真相。

洗澡中遭到綁架的固力果社長,後來竟然自力逃出。

這是日本史上第一次所謂的「劇場型犯罪」,指的是犯人全面掌控犯罪案件的進度,彷彿將社會化為劇場(舞台)、公權力化為配角,讓台下觀眾(國民)觀賞他們自導自演誇張的犯罪行徑,激發人民極大的情緒反應,卻無法逃離這場事先預謀好的犯罪實錄演出過程。

「劇場型犯罪」這個名詞就是由固森案而誕生的,而事實上,這麼多年來,當這場超大型犯罪中的許多小罪案都已經超過追訴時限,固森案已經成為名符其實的完美犯罪:沒有犯人遭到逮捕、犯人動機與目標一概不明、無法預測犯人是否還會再次行兇。整個日本,在 1984 年那一年中,成了怪人 21 面相的邪惡遊樂場。

「怪人 21 面相事件」固森案當時的新聞畫面,電影《罪之聲》將深入探討真相。

當時採訪的記者們:雜誌每日出刊以報導固森案最新進度。

現實比幻想更離奇,所以小說、電影與影集,反過來向固森案取經──很不幸地,許多犯罪者也是。如果要選一本以固森案為改編基礎的推理小說,也許小說家高村薰的《Lady Joker》(台灣已出版)是個好選擇,這本 1997 年出版的小說,大膽地從日本至今仍然存在的賤民(部落民)問題切入,將這起難解犯罪的動機歸於部落民遭歧視的問題,這等同是在一顆未爆彈上再安裝一顆大炸彈。

2004 年日活影業為了慶祝 50 週年,推出了《Lady Joker》的改編電影,立刻引爆日本社會刻意不言的緊張情緒,電影甚至被迫縮減上映院線。

取材固森案的犯罪小說同名電影《Lady Joker》海報,及衛星電視影集版。

《Lady Joker》電影版(左)與衛星電視影集版。

 

塩田武士的《罪之聲》

珠玉在前,這麼大膽挑動敏感議題的《Lady Joker》一出,似乎固森案已經沒有改編空間,《罪之聲》作者塩田武士在大學時讀了《Lady Joker》,也有種徹底被打敗的感覺,但是,他的切入點卻與高村薰不太一樣。

以固森案為背景,日本作家塩田武士創作出《罪之聲》並將推出同名電影。

《罪之聲》與作者塩田武士。

塩田武士 21 歲時,發現固森案中,犯人以播放錄音帶的方式打電話要脅贖款,而說出這些令人膽顫心驚勒贖要求的聲音,竟然是來自三個小孩(還有女性)。塩田赫然發現,自己與這三個孩子中最小的孩子年齡應該差不多,而且因為犯人操持關西腔,出身自關西的塩田武士不禁想像,這些很可能是犯人親生孩子的小孩,也可能跟他一樣在關西長大……甚至可能在某處擦身而過過。

塩田想到此處全身雞皮疙瘩,湧起了想要描寫這些無辜共犯孩子的心情,於是催生出了《罪之聲》這本小說。推出後獲得了書店大賞第三名、《週刊文春》推理小說年度十佳第一名的殊榮。

以固森案為背景,日本作家塩田武士創作出《罪之聲》並有同名漫畫,更將推出同名電影。

《罪之聲》也有漫畫版。

如果這些間接造成社會動盪與無法估計經濟損失的孩子長大了……他們知道自己當年犯下了什麼罪嗎?而他們知道是誰逼他們錄下這些錄音呢?他們又該如何在這個世人逐漸遺忘固森案的社會裡,光明正大地自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