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犬犬風塵》: 在流浪犬的生命裡,看見一個世界

犬犬風塵》這個紀錄片電影譯名,乍看之下與侯孝賢導演的經典《戀戀風塵》互有神似,但仔細一看電影內容便知,這完全是不同的敘事方式。《戀戀風塵》是以一個台灣八零年代的少年成長經歷──與故鄉的青梅竹馬上台北找工作,服兵役但兵變了,少年因為感情的變化而成長,在李屏賓的鏡頭底下,留有一種「景物依舊、時光流逝、人事已非」的詩意。

《戀戀風塵》劇照。

《戀戀風塵》是八零年代台灣新電影的傑作之一。

但《犬犬風塵》把戀戀兩字改掉,變成紀錄片裡始終緊跟著牠們的兩隻智利流浪狗,犬再加上犬,牠們生命的所有時光,都在聖地牙哥的國王公園 U 型滑道池旁,那「風塵」兩字不是冉冉的人世風塵之意,而是真正的風塵僕僕。

炎炎夏日,座落在公園中央的滑道池,沒什麼建築物陰影,牠們坐在草皮灑水器消暑;連日大雨,連滑道池也變成小型的池塘,兩隻狗在陰天裡淋著忽大忽小的雨,一如動物看似什麼都沒在想卻彷彿若有所思,對著時光發呆,看著身旁的事物,滑著滑板的各種青少年,聊著家裡發生了什麼事,與爸媽互飆髒話啦,找不到工作啦,但時日一到這些少年少女終究還是得長大成熟,但兩隻「犬犬」依舊待在滑道池旁。景物依舊、時光流逝、人事已非,就以這樣看似簡單散漫的表現手法,呈給觀眾看。

《犬犬風塵》劇照。

牠們有時追咬著,不知從何處丟來的球──網球,破掉的排球,或是鐵罐寶特瓶,然後將它們丟入滑道池。喜歡追逐飛盤的狗狗天性,一樣活在牠們的一舉一動裡,只是牠們沒有主人,但牠們用地心引心丟落,卻不進池裡撿回──反而讓在池中滑著極速、揮灑汗水的滑板客幫牠們撿回來。牠們不需要主人,但在那個瞬間,牠們的生命,卻與人的生命產生了連結。

《犬犬風塵》劇照。

智利導演伊萬奧斯諾維科夫在《犬犬風塵》裡,一共花上兩年時間,730 天,約 17520 個小時,去紀錄牠們的生活點滴。牠們生活在擁有絡繹不絕人潮的公園中央,每天與人類們擦身而過,追著騎著腳踏車的大叔,對著騎著馬匹的警察吠叫,聽見遠方傳來的救護車鳴笛聲,牠們不自覺的跟著鳴叫,這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牠們看似與人類世界格格不入,但在鏡頭的紀錄之下 ,我們可以看到牠們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在與充滿聲響的人類社會交談。

《犬犬風塵》劇照。

《犬犬風塵》肯定是那種你認真看,絕對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的紀錄片,它詳實紀錄兩隻流浪犬的細節,一如我們在擁有敘事結構的劇情片裡會看到的各種人類特寫,只是在《犬犬風塵》裡,它拍的是鼻子,皮毛,牙齒、耳朵,腳掌,充滿泥砂的肉球,那些美的、醜的、自然的細節, 這竟然自成一種美感,這樣的「犬犬」相處,就已經是一個完整且豐沛的世界。

自然循環依舊生生不息,荒川弘曾經在《鋼之鍊金術師》裡寫下,世界就是「一為全,全為一」。無論是人或是狗的生命,無論是快速或是緩慢,在這個世界裡,景物依舊、時光流逝,人與狗之事已非。

電影資訊

犬犬風塵 Los Reyes

上映日期
2020/07/03
犬犬風塵_Los Reyes_電影海報

演員

暫無資料

劇情

★ 2018 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狗兒的日常伴隨滑板聖地 𝕃𝕆𝕊 ℝ𝔼𝕐𝔼𝕊 公園的四季更迭,滑板少女少年來來去去,但流浪狗足球與裘拉才是這裡恣意橫行、主宰全域的國王!同時也將智利社會底層青少年無路可出的生活困境,巧妙且真實傳入觀眾 “耳裡”。人與犬、城市一隅與大地萬物,似乎都在這邊緣的次文化場域,找到生命的平衡與和諧。 整部電影貫徹極度 Chill 精神,但卻在最後十分鐘堆疊出驚人高潮!生命的喜樂悲戚,也被狗狗澄澈的眼神溫柔承接。這對街頭小霸王引領著觀眾進入他們的 ”狗生“,宣告他們不只活在當下;還能勇敢地擁抱生命的一切。

IMDB
7.2
Rotten Tomatoes
100%
觀看完整介紹
犬犬風塵_Los Reyes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