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疫情,東京彩虹大橋亮起了警報,而這次,還有誰可以「封鎖彩虹橋」?

6 月即將尾聲,這也意味著這個充滿動盪的 2020 年也要過了一半,以總理大臣的安倍晉三之姓,一語道破日本人對於政府官僚的「不安倍增」,到如今,這個不安並沒有因此消減。

自 2 月在橫濱的鑽石公主號郵輪內發生疫情開始,買不到的口罩,電視台內部傳出疫情,志村健過世,宮藤官九郎確診,安倍發布沒有強制性質的「緊急事態宣言」──只「希望」國民要外出自肅,避免非必要的外出活動等等,這樣的「不安」幾乎可以說不只倍增,簡直就是相乘到讓人感到危險。

日本知名劇作家宮藤官九郎日前也受肺炎侵擾,如今順利康復生活回到正軌。

宮藤官九郎在四月出院,目前在家療養中。

 

緊急事態、三密作戰、不要不急的外出自粛與東京警報

日本人口最密集的地區──約 1,300 多萬人口的東京都,首都圈城市的中心,自然也是日本疫情最嚴峻的城市之一。

在七月即將改選、被視為安倍最大政敵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現在防疫政策的每一項作為,都備受矚目,甚至在安倍官僚種種佛系防疫的作為之下,稍加積極的小池知事甚至讓人稍微覺得好一些──即使在許多政策裡,她也有前後矛盾的說辭。像是這次疫情中的「三密作戰」:密閉、密集、密接,也是由出自電視台主播出身的小池知事之口,透過各種傳媒,進而廣傳。

盡量不待在密閉空間,與他人保持社交距離,以及避免與他人密集接觸(不戴口罩面對面說話等等),雖然簡單好記的口號多少讓民眾更加注意周遭環境,但東京都疫情最嚴重的地點之一,被小池知事直接以「夜の街」來代稱的新宿歌舞伎町的牛郎店,直到最近仍傳出該地區有群聚感染。

歌舞伎町一番街。

熱鬧的歌舞伎町一番街,現在是東京疫情最嚴重的地點之一。

日本政府在 5 月 25 日就已經解除「緊急事態宣言」了,而原本打算「首都封鎖」的東京都,在「東京警報」的三項條件:一天不超過 20 例、無法掌握感染源的比率高於 50%、每週感染例多於上周的 1 倍,這些寬鬆的條例之下,在 6 月 11 日已經解除警報,即使在我寫這篇的時候,又連日傳出東京單日感染人數多高於 30 例的情況。

不過說是「東京警報」,與安倍那沒有強制性質的「緊急事態宣言」簡直如出一轍,就是在東京都廳大樓的外牆,以及東京最有名的地標之一:東京灣上的台場彩虹大橋,亮起警戒性質的紅光,告訴居民「現在東京還是很危險」,僅此而已。讓人覺得更可怕的是,有東京居民看到亮起紅光的彩虹大橋很美,於是紛紛前往台場拍照紀念,反而掀起了一股群聚危機──那唸起來很順的「三密作戰」口號,完全沒有深植人心。

 

亮起警戒紅光的彩虹大橋:《大搜查線 2:封鎖彩虹大橋》

台場的彩虹大橋,曾經也是許多日本戲劇或電影的熱門取景地,木村拓哉及松隆子的《戀愛世紀》讓人印象深刻,就連作家吉田修一也在此地得到靈感,寫過以「東京灣景」為背景、並改編成愛情連續劇的同名作品;不過,在日本影劇史上,更有一部直接將彩虹橋列為劇情關鍵地點──人氣連續劇系列電影《大搜查線 2:封鎖彩虹大橋》(踊る大捜査線 THE MOVIE 2 レインボーブリッジを封鎖せよ!)。

日劇改編同系列電影之《大搜查線2 THE MOVIE 2:封鎖彩虹大橋》。

《大搜查線 2 THE MOVIE 2:封鎖彩虹大橋》。

《大搜查線》原本是富士電視台 1997 年由織田裕二主演的刑事劇,但說是刑事劇其實不太準確,因為它更像「職業是刑警的職場劇」,它不特別強調一般刑事劇的懸疑及兇殺部份,反而著重在警政官僚的制度問題,反映基層在工作時會遇到的瑣碎問題及喜怒哀樂,讓當時正當紅的織田裕二及深津繪里,在虛構的「警視廳灣岸署刑事課」奮鬥。

永遠熱血的《大搜查線》片頭:

日劇《大搜查線》剛開播的時候,收視率並不起眼,但憑著幽默的風格,寫實描寫官僚問題並貼近小人物,在好口碑的累積下,到劇播出的後期引起了廣大迴響,延伸了許多特別篇及電影版,在 2003 年上映的第二部電影版《大搜查線 2:封鎖彩虹大橋》的票房紀錄,更是交雜在幾部吉卜力工作室的名動畫裡,是目前日本真人電影的票房冠軍。

《大搜查線 2 THE MOVIE 2:封鎖彩虹大橋》。

不過依現在的角度來看他們……應該會變腐(誤)。

《大搜查線》這個故事,無論是連續劇、特別篇或是電影版,重點永遠不會只放在推理──如何破解案件以及兇手是誰,《大搜查線》始終是在這因循守舊的官僚風氣,總是皺著眉頭的高層「室井慎次」及執著拼命的基層「青島俊作」,他們要如何在這體制裡努力,改革僵化的政治作風。只是在這動盪不斷的 2020 年,已經不見青島警官封鎖彩虹大橋,而這彩虹大橋卻已經亮起僵化的紅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