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誓血五人組》:如果還是不懂黑人弟兄們為什麼要暴動,那得聽聽老兵們幹譙越戰發生了什麼事

有一句一次大戰名言說:

「這是一場終結所有戰爭的戰爭。」

我們現在都知道這句話在唬爛,沒有戰爭能終結戰爭,因為戰爭永不終結,它會持續到永遠。而史派克李 (Spike Lee) 的最新作品誓血五人組》(Da 5 Bloods),要讓你再度理解這個殘酷的道理。

《誓血五人組》預告:

 

李氏風格突出 批判川普掌政後的美國

《誓血五人組》描寫戴洛林多 (Delroy Lindo)、克拉克彼得斯 (Clarke Peters)、諾姆路易斯 (Norm Lewis) 與小伊賽亞維洛克 (Isiah Whitlock Jr.) 這四位超過 60 歲的黑人演員,所飾演的 4 位越戰老兵,決定再次重回在他們生命中留下難以磨滅記憶的越南。他們此行有兩個任務:第一是找回當年戰死沙場的班長「衝鋒諾曼」骨骸——由《黑豹》(Black Panther) 查德威克鮑斯曼 (Chadwick Boseman) 飾演。這位與他們親如家人、身先士卒的班長,是他們最敬愛的同袍,這個五人戰鬥小隊,自稱「誓血兄弟」(Blood);

《誓血五人組》劇照。

《誓血五人組》:當年的誓血兄弟。

而他們另一個不欲人知的任務,就是挖出當年這群誓血兄弟意外在戰場找到的黃金。衝鋒諾曼堅持這筆不義之財,應該發給所有在越戰中的黑人同袍,或是拯救尚在美國國內飽受歧視的黑人兄弟姊妹。但是隨著衝鋒諾曼戰死,這個祕密也隨之埋入越南滿佈地雷的無人山區。四位花甲之年的老頭子,決定讓自己的晚年好過一點而重返越南。問題是,如今已經歌舞昇平的越南,似乎在他們眼中卻仍然危機處處,他們的旅程不管途經繁華的鬧區,還是安靜的鄉間,他們都發現戰爭仍在彼此身邊窺視,等著毀掉他們最終的一切。

《誓血五人組》片場照

《誓血五人組》:導演史派克李(左)。

4 個美國黑人大兵的戰場奇遇,這不是史派克李第一次如此佈局,2008 年的《聖安娜的奇蹟》(Miracle at St. Anna) 也是相同的開場,只是將二戰戰場改換為這次的越戰而已。但是,史派克李與時俱進的思維,讓《誓血五人組》與《聖安娜的奇蹟》有著巨大的差距——二戰時的義大利聖安娜根本是奇蹟天堂,而 70 年代的越南絕對是地獄。

《聖安娜的奇蹟》劇照。

《聖安娜的奇蹟》。

《誓血五人組》要批判嘲諷的對象,完全是當今川普掌政後的美國。因此,儘管史派克仍然是我們熟悉的那個史派克,《誓血五人組》與其他李氏電影相同,一樣有著強烈的對比,但是這部長達 2 小時 34 分鐘的電影,卻從來不曾讓人想要快轉、而且不覺老套,不管你懂不懂得越戰歷史,都能完全沉浸在史派克的世界之中。

《誓血五人組》劇照。

《誓血五人組》:過去閃回片段以 16 釐米格式呈現。

這些熟悉的對比元素,包括了躁動的暴力場面與感傷的敘情畫面;喜劇搞笑與嚴肅冷靜;大量的昔日新聞畫面與戲劇片段交雜;多種各異的劇情議題互相衝突。代表如果你喜歡這種李氏風格突出的《為所應為》(Do the Right Thing)、《酷暑殺手》(Summer of Sam)、或是《黑色黨徒》(BlacKkKlansman) 等等,那一定會快速熟悉《誓血五人組》的混雜風格。注意,我說的是混雜,不是混亂,史派克李會帶領你在 2020 年與 1970 年代之間跳來跳去、閃回與現代劇情同時推進、甚至還有疑似打破第四面牆、直面向觀眾血淚控訴的逸脫演出。但在史派克流暢掌握節奏(僅有後段稍許混亂)的控制下,觀眾仍然不會被這趟眼花撩亂的地獄之旅,搞得暈頭轉向——當然,情緒上的衝擊可是免不了的。

《誓血五人組》劇照。

《誓血五人組》:角色獨白特寫。

這是趟地獄之旅,它一開始是《奪寶大作戰》(Three Kings),後來卻演變為人為財死的《碧血金沙》(The Treasure of the Sierra Madre)。再鐵的弟兄、再濃的情義、在滿山的金塊面前都要化為青煙。《誓血五人組》是一群老兵的故事,好像不能強求震撼效果,但它確實也是一部刺激又諷刺的動作電影,該有的槍戰爆頭爆體爆漿場面一個不少,也有出人意表的峰迴路轉安排,應該能滿足觀眾對戰爭片的想像。

《誓血五人組》劇照。

查德威克鮑斯曼飾演極富領袖魅力的「衝鋒諾曼」,如同金恩博士與麥爾坎的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