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大師手癢了!史蒂芬金提議殺人魔傑森最新電影應該「這樣拍」,重現希臘神話悲劇

你還能在萬聖節遊行裡看到有人戴著傑森沃爾希斯 (Jason Voorhees) 的面具,但你已經很久沒看到傑森本尊了──傑森的電影系列《13 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現在正陷入法庭訴訟之中,法律上不允許任一家電影公司拍攝最新的傑森電影。但這不代表,沒有人想要挽救傑森。畢竟,在引發傑森生父之間訴訟以前,傑森多年來早已陷在窠臼老哏之中無法自拔,這也是他一直沒有新電影的緣故。

現在,恐怖大師親自出面點名……他自己: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希望為傑森寫一本全新小說,而且他連誰來製作電影都想好了。

電影《13 號星期五》殺人魔傑森。

嚴禁未成年性行為!

 

殺人魔界的好榜樣 ?《13 號星期五》傑森沃爾希斯

我們小小複習一下傑森沃爾希斯除了曲棍球愛好者之外的資訊:他是水晶湖吉祥物,多年來在這個湖畔夏令營地,他是阻止未成年進行性愛行為的貞操守護者。只要看到有年輕男女精蟲衝腦,他立刻聞風而至大開殺戒,而且看似沉默笨拙的他,其實對殺人還算有點研究,喜歡用各種隨手可得的物件發揮殺人創意。比如把人裝進睡袋然後自己跟自己打枕頭戰之類的。

他曾經到過曼哈頓大殺四方、他曾經到地球衛星軌道上大殺四方、他曾經肉身突破大氣層、他曾經靈魂墜入地獄。這種到哪都可以殺得興起的態度,真是殺人魔領域的好榜樣。

電影《13 號星期五》系列中知名的角色:曲棍球面具殺人魔傑森。

很明顯傑森對曲棍球的熱愛非比尋常。

但是我們在好奇傑森下一次該拿什麼武器、該用什麼新奇殺人方式、或是該把哪裡化為血海時,有個更重要的問題被忽略了:也許傑森從頭到尾欠缺的,就是一個好故事。

這其實其來有自,因為《13 號星期五》原本就是山寨電影,是電影監製暨導演尚恩康寧漢 (Sean S. Cunningham),眼見約翰卡本特 (John Carpenter) 執導的恐怖電影《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在美國奪得了預算 100 倍以上的票房,立刻發揮了山寨精神,把《月光光心慌慌》學個精通,而且加上更多香豔鏡頭。

屍體加裸體、加上片名選得好,等等元素組合出一套黃金公式,果然一炮而紅。

《13 號星期五》電影監製暨導演尚恩康寧漢。

尚恩康寧漢,傑森之父。

恐怖界大宗師約翰卡本特當然非常不滿,老爺子這樣忿忿形容傑森與《13 號星期五》電影系列:

「我感覺《13 號星期五》,就是一部非常騙錢的電影。這部電影上上下下都充滿著撈錢的氣味,從它貧乏的基礎上是無法有任何發展的……我覺得,現代有很多人,翻拍 80 年代的恐怖片,是因為他們覺得:

 

『看看《月光光心慌慌》,這種片就是部爆米花電影、看看它撈了多少錢!我們也要像那樣撈錢,那樣拍就可以騙到青少年來看。』

 

所以他們就開始翻拍這些經典、抄襲這些經典…… 他們拍出來的大部份都是垃圾。」

恐怖界大宗師,恐怖片《月光光心慌慌》之父約翰卡本特。

老爺子卡本特有崇高地位。

卡本特身為被抄苦主,講話難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山寨出來的《13 號星期五》,確實不如《月光光心慌慌》在角色上有深入的設計──卡本特純粹想要製造一種「無邪的邪惡」,製造出無理性的殺戮恐怖,但是傑森呢?他的殺人動機實在有點薄弱──他小時候因為夏令營輔導員的疏忽(其實是去翻雲覆雨了)而溺死,後來加上母親之死,導致傑森死而復生決定復仇。

被殺與母親之死的仇恨固然很大,但是,就因此殺了數十年,還殺了大部分與水晶湖事件無關的人,這好像連遷怒都算不上,而根本是濫竽充數了。

《13 號星期五》電影劇照。

從背後給你溫暖的擁抱!

但這正是史蒂芬金眼光獨到之處,他看出了《13 號星期五》一個大家都忘記的劇情關鍵:

「我有一個還沒寫過(可能也永遠沒法寫)的超棒小說點子,就是《我是傑森》。是從傑森沃爾希斯的第一人稱主觀視角,寫出他悲慘命運的故事。他在水晶湖殺了又殺,這是多麼悲慘又多麼帶著存在主義風格的命運!」

《13 號星期五》電影劇照。

喜歡在水晶湖默默游泳。

 

站在傑森這一邊:悲劇神話般的殺人魔物語

史蒂芬金的想法是這樣,他不想再次帶領傑森走過一趟屍體滿地的殺人旅程,他想帶傑森走個無數遍:傑森小時候因為意外而死,而後他被復活,之後他殺了所有害他死掉的人作為復仇,但是被害者之中的某個人(通常是個看來軟弱的女生)反抗到最後殺了他,而傑森落入地獄……然後他又復活了……他又殺了所有人、又被最後女孩 (Final girl) 殺了、去地獄……

小說家看出了這之中的輪迴,這是無數次徒勞無功的復仇輪迴──這甚至已經與復仇無關了,這幾乎是希臘神話裡,薛西弗斯 (Sisyphean) 推石頭上山後,石頭又滾下來的命運。

希臘神話:薛西弗斯的石頭。

薛西弗斯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