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上電影大決鬥:一種末日、兩種表述的《超時空戰警》與《超時空戰警 3D》

在一個暴力的未來世界,警察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他們是法官、陪審團、同時還是劊子手。這群被稱作「判官」的正義使者,在巨大都市「MEGA CITY ONE」維護已被大多數人遺忘的法律。這個故事會讓你想起哪部電影?是 1995 年的《超時空戰警》(Judge Dredd)?還是 2012 年的《超時空戰警 3D》(Dredd)?

很奇妙的,這兩部改編自相同漫畫的電影,一部歡樂喧鬧,一部卻黑暗暴力,當真是一書兩制。這兩部電影的命運也截然不同,今天,讓我們從頭到尾比較一下這兩部截然不同的電影。

電影《超時空戰警》劇照。

《超時空戰警》。

 

漫畫《判官爵德》誕生的電影《超時空戰警》

法官、陪審團、劊子手三位一體的判官,權利大得驚人,等於將司法、審法與執法三權牢牢抓在手中──事實上判官們也蠻常「立法」的。漫畫《判官爵德》(Judge Dredd) 的主角,就是一部人體法律,從頭到尾都為法律而生。

這是一個光明正大直達荒謬的設定,幾乎與《制裁者》(The Punisher) 並無二至──心中無法與心中全是法其實一樣地極端。而就如《制裁者》是漫畫作者對司法系統的悲觀批判,《判官爵德》也站在相同的批判角度,而且,不苟言笑的爵德,其實比制裁者更為荒誕無稽,更有濃濃的黑色幽默。

《超時空戰警》與《超時空戰警 3D》電影原作:漫畫《判官爵德》。

漫畫《判官爵德》

嘲諷批判是這套漫畫的核心,也許有些讀者,在閱讀這些大量塗滿蕃茄醬的漫畫時會笑出聲。這似乎造成了某些誤會,至少, 1995 年由席維斯史特龍 (Sylvester Stallone)、黛安蓮恩 (Diane Lane) 與勞勃許奈德 (Rob Schneider) 主演的《超時空戰警》就好像搞錯了方向,把電影拍成了真正的喜劇片。

當然,如果我們回憶 90 年代中期的超級英雄電影,從 1992 年《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的票房失敗,到 1995 年《超時空戰警》上映後推出的《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轉變,可以說明,黑暗風格的超級英雄電影在當時並不受歡迎。即便,史特龍其實是 80 年代的著名硬漢,還直接用火藥灼燒傷口。但是,到了 90 年代中,硬漢也得搞笑才能活下去。

電影《超時空戰警》席維斯史特龍劇照。

《超時空戰警》。

漫畫《判官爵德》裡的嘲諷風格,幾乎在《超時空戰警》裡一掃而空,只剩下史特龍含糊不清地怒吼

「I AM THE LAW!」

好像還有一點漫畫裡不可一世的威風。

史特龍把判官爵德的公正不阿,轉化為不經世事的純真──他只是個執法機器,其他地方看來只是個生活白痴。當然,漫畫裡不會在意爵德平常的生活是否美滿,但是《超時空戰警》刻意放大了爵德與現實的脫節,並且以諷刺的方式嘲笑這種代溝──《超時空戰警》很明顯嘲諷錯地方了。電影還特地安排了戰力為零、但是很懂得偷雞摸狗的小跟班勞勃許奈德,擺明要待在史特龍身邊近身嘲笑。

電影《超時空戰警》劇照。

 

看不見原作精神的「搞笑」二創

《超時空戰警》很少被提到的一個成就,是它幾乎算是史上最惡搞漫畫原作的電影。

惡搞之處不在於修改漫畫劇情,而是讓主角爵德的人物設定顯得更加愚蠢,達到了存心惡整的地步。勞勃許奈德就像在撫養一位智能不足的超強戰士,有問題時就躲在爵德身後,沒問題時就出來嘲諷爵德。幾乎看完《超時空戰警》的觀眾,不會想到要翻閱那些《判官爵德》漫畫,因為電影根本沒有呈現漫畫的精華,更像是一本勉強遵循搞笑風格的同人誌,讓人對裡頭所有角色失去興趣。

電影《超時空戰警》劇照。

歡樂沒有錯,錯得是歡樂得沒頭沒腦。這就是《蝙蝠俠 3》與《超時空戰警》的巨大差別:成本高達 1 億美金的《蝙蝠俠 3》,國內票房高達 1.8 億美金;但是成本 9 千萬的《超時空戰警》,美國國內票房卻僅有近三分之一的 3 千 4 百萬美金。不過,至少史特龍在海外(包括台灣)仍然有非常大的粉絲基本盤。況且,《判官爵德》漫畫在海外的知名度也不高。海外觀眾幾乎把《超時空戰警》當作原創電影觀賞,這自然會少了很多原作包袱,多了一點觀賞無腦電影的樂趣。

電影《超時空戰警》劇照。

《超時空戰警》裡民眾非常愛戴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