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給我們的宅神一個科學怪人!為什麼吉勒摩戴托羅是最適合執導《科學怪人》的導演?

《科學怪人》是宅神的最愛

科學怪人電影有著各式各樣的變形,如同梅爾布魯克斯 (Mel Brooks) 的喜劇經典《新科學怪人》(Young Frankenstein)、甚至包括砍殺類 (Slasher) 恐怖電影始祖《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 裡的沉默殺人魔,看起來都有點科學怪人的味道。如同《月光光新慌慌》(Halloween) 導演大衛高登格林 (David Gordon Green) 說的:

「永遠不會有人拍膩科學怪人的電影。」

而確實大家也都會對科學怪人加油添醋,多增加一點令人害怕或揪心的情節,這對要求原汁原味的戴托羅來說,無疑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怪物》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詹姆斯麥艾維。

《怪物》

2016 年他接受採訪時表示,《科學怪人》的計畫對他如此重要,重要到他承擔不起搞砸的後果:

「我幻想著有一天我能執導偉大的《科學怪人》,可是,如果我執導了它,那就木已成舟,不管我拍出來的結果是好是壞,成果已成定案,而你再也不能對它有任何幻想了。這對電影導演來說是個悲劇,你可以對某些事情抱持想像,但是一旦你放手去做,就扼殺了以後想像的空間。不管你拍出 100 分或是 65 分的電影都可以,但你已經站在賽場上了,你已經交出成績了。」

丹尼鮑伊 (Danny Boyle) 執導的雙版本舞台劇版《科學怪人》。

丹尼鮑伊 (Danny Boyle) 執導的雙版本舞台劇版《科學怪人》。

在這麼多的環球怪物裡,科學怪人似乎真的與戴托羅最有感情。因為科學怪人完全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他不像德古拉原本已經是怪物,不像狼人是被咬才變成怪物,他是被人類製作出來的天生怪物——他絲毫沒有選擇餘地。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誕生、為什麼無法融入人群……他是一個初生的嬰兒,只有困惑與連帶的怨與怒充滿心胸。《科學怪人》正視怪物與正常人之間的隔閡,而這也是戴托羅作品中重要的命題:

《科學怪人》:只有孩子的眼中沒有異類,這一幕令人心碎。

《科學怪人》:只有孩子的眼中沒有異類,這一幕令人心碎。

《地獄怪客》不確定自己應該是人類還是惡魔;《刀鋒戰士 2》(Blade II) 裡被家族與同類遺棄的變種吸血鬼;《惡魔的脊椎》(The Devil’s Backbone)、《羊男的迷宮》(Pan’s Labyrinth) 與《水底情深》裡都有類似的討論……等等,看來不是只有幾部,根本是絕大部分戴托羅的電影裡都有啊!這些電影裡都有被孤立的邊緣個體、質疑自身定位的主角、以及付出巨大代價的選擇,有人決定與社會融合、有人離世遠去、有人決定永遠進入不會醒來的夢境……

《刀鋒戰士 2》:無敵的怪物魔王,其實是整部電影裡最悲哀的人。

《刀鋒戰士 2》:無敵的怪物魔王,其實是整部電影裡最悲哀的人。

不過,會批評戴托羅與科學怪人湊作堆這個點子的人應該不多,環球影業也與戴托羅合作過,先前合作的《腥紅山莊》(Crimson Peak),往後還成為每年環球影業萬聖節活動必備的鬼屋設施。真正卡在戴托羅與科學怪人之間的障礙,還是檔期——戴托羅要為網飛 (Netflix) 製作「小木偶」動畫電影《皮諾丘》(Pinocchio);還要為福斯探照燈執導黑色電影《玉面情魔》(Nightmare Alley)。而這兩部電影他同時都還身兼編劇與監製,不談其他需要他監製的電影計畫(例如《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 2》等等),戴托羅最快最快,也要等到明年底才有空檔。

戴托羅還參與製作了 4 部動畫影集(圖中還少一部)。

戴托羅還參與製作了 4 部動畫影集(圖中還少一部)。

不過,我們還是喜歡這個點子,對如今發展多元化的宅神來說,怪物電影還是他創作的根源,《水底情深》已經是 3 年前的事了,是時候讓他再玩轉一次經典怪物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