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制裁者 logo 成為軍人與警察的最愛……制裁者為什麼不爽?(下):似乎沒人在意,制裁者其實是個自作自受的瘋子

你不喜歡偉大的漫畫編劇葛瑞康威 (Gerry Conway),我可以理解,畢竟,誰會喜歡把關史黛西 (Gwen Stacy) 一筆寫死的傢伙?康威只有 16 歲時,就賣出了他的漫畫劇本。超過 50 年來,這位大神幾乎寫遍了所有你喜愛的超英雄,蝙蝠俠、超人、浩克、蜘蛛人、鋼鐵人、當然,還有制裁者 (Punisher)。大神康威篤信一個殘酷的真理:即便你是超英雄,你也無法對殘忍的命運免疫。就像關一定得死,就算你是蜘蛛人,也救不了她。但是連康威自己都沒預測到,一向手段殘忍的制裁者,竟然會在現實社會裡遇到這麼殘酷的命運。

康威開心與網飛影集《制裁者》主演強柏恩瑟 (Jon Bernthal) 合照。

康威開心與網飛影集《制裁者》主演強柏恩瑟 (Jon Bernthal) 合照。

複習上集>>當制裁者 logo 成為軍警察最愛,制裁者為什麼不爽?(中):討厭警察的制裁者,竟然成為了警察偶像

 

制裁者之父對作品被誤讀感到不滿

康威不排斥大家請他談談網飛影集《制裁者》(Punisher) 的感想(他其實蠻喜歡的),但是自從「警察的命也是命」運動之後,大家只喜歡訪問他:對於制裁者被無斷使用,成為警方平權最佳代言人的心情是什麼。而面對這麼多的質問,他充滿了無力與憤怒。這似乎證明了,許多人根本沒讀懂《制裁者》。大家只看懂制裁者可以殺人殺爽爽,卻沒看清楚康威極力在作品裡呈現的主張:藉由這個暴力份子的本質,無情地諷刺法治系統。

2004 年電影《神鬼制裁》(Punisher)。

2004 年電影《神鬼制裁》(Punisher)。

「我已經在很多訪談裡提過這件事了,對我來說,當我看到公權力推崇制裁者的信念時,實在令我感到不安。因為,制裁者代表的是司法系統的失敗,他應該指控社會道德公權的淪喪、指控像是警察與軍隊這些機構無法正當運作的現實。反英雄義警的角色,建立在批判司法系統的基礎上,制裁者是社會功能失效的象徵,所以,當警察把制裁者的骷顱頭圖案貼在警車上、或是軍人在身上貼上制裁者骷顱頭貼紙,基本上,這代表他們認同一個社會公敵,代表他們認同無法無天的想法。」

《制裁者》影集。

「不管你認為制裁者是不是替天行道、不管你是不是認同他的道德標準,他就是個無法無天的暴徒、他是一個罪犯,而警方不應該以一個罪犯作為他們的代言人。」

3K 黨的聯盟旗。

3K 黨遊行時喜歡帶著聯盟旗。

「這無須多加解釋,我的想法是,制裁者是一個反英雄。我們其中有些人也許還記得,他也是一個反社會份子與罪犯。如果,一個代表執法機關的執法警員,把罪犯的象徵貼在他的警車上,或是分享紀念罪犯的紀念幣,這些罪犯還對法律有相當負面的認知某種程度上,政府機關崇拜制裁者,就像在政府大樓外頭,掛上南北戰爭時代表南方的美利堅聯盟國國旗 (Confederate flag)。」

事實上,不只這位制裁者生父非常不滿,如今的制裁者,也在自己的漫畫裡為自己發聲:去年 7 月發行的《制裁者》漫畫裡,制裁者與強大的九頭蛇探員發生戰鬥,而他受了非常嚴重的傷勢。更糟的是,他還撞上了正在值勤的警察。看來制裁者這次真的死定了,無力反擊的他應該會被警方直接逮捕。但是,沒想到警方竟然放過了他,而且表示,他們同情制裁者的遭遇。並且還在警車上,貼上了制裁者的骷顱頭貼紙,表達他們對制裁者的敬意。

《制裁者》漫畫。

制裁者要被捕了

制裁者看著車上的貼紙,不滿地說著:

「這他媽的是什麼?」

而警察說著:

「不是所有警察都這樣想,該死的,大部分警察都想把你逮捕歸案,但是我們少數警察,相信你作的才是對的,我們也想不擇手段以奪回街頭的和平。」

但是,看來制裁者一點都不稀罕這種「敬意」,他默默地撕下了警車上的骷顱頭貼紙,並且說著:

《制裁者》漫畫。

「這是三小?」

「我只會說這一次,你跟我完全不同。你誓命維護法律、你幫助市民,而我已經放棄這些狗屁責任很久很久了。你做不出我幹過的事,沒有人做得出來。你們這些小子需要一個模範大哥哥嗎?你們可以去找美國隊長,他會非常高興地接納你們。」

制裁者冷酷地將這個偽善的骷顱頭貼紙撕得粉碎。

《制裁者》漫畫。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