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做工的人》: 世上沒有真正的超級英雄,但他們就是真正的英雄

正當各國戲劇製作因肺炎疫情而停擺,反觀台灣戲劇,在這幾個月反而繳出非常出色的成績單:從開播時討論度不高,但因為良好口碑及猜不到劇情發展的《想見你》,與網飛合作的懸疑偵推劇《誰是被害者》也拿下了不錯的評價。但比較起前兩齣的題材,一齣是時空穿越的奇幻劇,另一齣為嚴肅的偵推劇這兩部明顯走向不與「寫實」靠攏,《做工的人》無疑是今年最接地氣,以及是最優秀的台劇之一。

 

文字化作影像,具現底層人們苦與樂的《做工的人》

不過就算是改編自作家林立青的暢銷散文集,從開播之前就備受矚目的改編作,在看這齣《做工的人》之前,其實擔心過像這樣力求貼近觀眾生活周遭的創作,要將重點放在社會普遍認知的弱勢族群──勞領階級身上,是否容易產生原著林立青之前也被批評過的「消費弱勢」之嫌。

台劇影集《做工的人》劇照。

但實際看了之後,這樣的疑慮確實是多疑的。因為《做工的人》並非悲劇,而是在輕鬆的節奏與各種有趣的情節,去講台灣藍領階級的苦與樂,更重要的是──它並沒有要大聲控訴、或是強迫觀眾聽什麼嚴肅議題,它用故事裡有血有淚的角色,無關階級,去講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導演鄭芬芬在接受訪談時這樣

「我從來沒有思考我要講《做工的人》的時候,要講控訴的議題,或者去講它的不公……我很想講的是人性的良善,人跟人之間互相扶持的力量。」

台劇影集《做工的人》劇照。

我覺得導演確實實踐了這個理念,像是第四集主角阿祈的兒子小傑遇到了女朋友小玉從事一樓一鳳的母親,他的態度誠懇且動人。或是第五集,主角阿祈將自己終於能發大財的兩百萬中獎發票,送給了在第一集因為現在事故而身亡的同事太太,明明在前幾集,我們都能知道阿祈對於發大財的執著,但是見到他者之苦,於心不忍,這便是善良。

又比方說,戲裡的角色們,在社會階級裡自卑,但他們都是活生生的善良,像是知道自己鞋子髒,怕會弄髒別人店的地板,所以進店之前先把鞋子放在外面,就只是這樣的小動作,這樣的心思已經足以讓人感動。

台劇影集《做工的人》劇照。

再看一個細節:戲裡的角色們,總有小奸小惡,工頭主任會從要發給別人的薪水偷抽一兩張起來,但也好比《神隱少女》的湯婆婆,當有外面來的問題,他也是第一個去解決的,員工不爽,他也沒有憑著自己的階級硬著脾氣去壓員工,他也是很急地追上前說出自己的苦衷與立場,人人都是一顆小螺絲釘。

 

人人都有發財夢,你最珍視的財富又是什麼

在六集不長篇幅之下,環扣住「發財」這件事,喜劇調性不是流於表面的搞笑,而是真實角色在遭遇故事裡的情節時,的確有可能做出的有趣舉動。戲中有人耍無賴,但你就是很難討厭他;戲中有人總是碎碎唸,但你就是很難討厭他;戲中有角色總是憂鬱糾結,但你就是很難討厭他。《做工的人》將每一位角色放在確實的地方,互相補強也互相作用著。

台劇影集《做工的人》劇照。

每一個人在做發財夢,但看到最後才會發覺,「家」才是這齣戲想要表達的財富,無論是一台現代小霸王發財車,或是因為都更而即將被拆除的小住宅,或是他們日日夜夜都在這裡上工,看過無數來來去去的過客工人,最後選擇在這裡拍婚紗的工地。這些處所遠比外在得到的財富還要重要,有家才是最重要的。

《做工的人》拍的動人,劇情節奏輕快,角色寫實,在輕鬆的氛圍裡,緩緩讓觀眾知道「做工的人」在日常遇到的困難,但同時也會被他們的善良與樂觀感染。但這齣戲最讓人敬佩的是──在喜劇調性中終以悲劇結尾。即使你知道阿祈做了這麼多好事,但最後還是因為像是早已決定好的命運,捨不得自己的家庭而下定決心,讓生命走向終點,「做工的人」這麼認真地在生活,努力地在生活,最終還是免不了走向一個這麼悲催的終局。

台劇影集《做工的人》劇照。

關於結局,導演是這麼的:

「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把悲劇當喜劇在過,因為沒有人的人生是一帆風順的,只能這樣。而有時候,身邊人的一點點善意,可能就能拯救你。透過這個故事,我想說的是,即使你只是小人物,也可以試著成為別人的英雄。」

平凡如我們,在「做工的人」的身上找到自己的一部份,因為世上沒有真正的超級英雄,但每個人在自己的生活裡,都已經是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