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普立茲記者》: 被消失的人以及被試圖掩飾的歷史

史巴基

他曾與希特勒共乘飛機,成為最早親身採訪到希特勒的記者之一;他是第一個不用化名,直接向西方世界報導烏克蘭大饑荒 (Holodomor) 的記者;他來自威爾斯,在年滿 30 歲的前夕便在滿州國遭到謀殺(一般認為與蘇聯有關);他名為加雷斯仲斯 (Gareth Jones),而電影《普立茲記者》(Mr. Jones) 中,那位唯一的普立茲記者並不是他,而是沃特杜蘭提 (Walter Duranty,彼得賽斯嘉 飾)。

電影《普立茲記者》彼得賽斯嘉。

 

動盪時代中的記者們

沃特杜蘭提是從俄國內戰 (Russian Civil War) 之後開始駐在莫斯科的紐約時報記者,因對蘇聯五年計畫進行的一系列報導,在 1932 年獲得了普立茲通信獎 (Pulitzer Prize for Correspondence)。

在《普立茲記者》片中,加雷斯仲斯(詹姆士諾頓 飾)採訪希特勒之後,已預見第二次世界大戰可能因為這號人物而爆發。仲斯設想著該如何抵抗希特勒,而另一方面,德國東方的蘇聯,因為史達林的五年計畫而在全世界經濟蕭條之際創造出奇蹟,軍事工廠、國家經濟以神奇的速度擴張與成長。想到能夠與史達林結盟,驅使了仲斯前往蘇聯採訪史達林的動力。

電影《普立茲記者》詹姆士諾頓。

 

與《動物農莊》的連結

電影以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約瑟夫馬維 飾) 書寫《動物農莊》時的場景穿插,豬隻進食的開場也預示了這部片將與「豬」(官員)以及「食」(對比饑荒)的連結。有趣的是,《動物農莊》一開始農場的主人也叫做「Mr. Jones」(同本片英文片名),雖然與本片的主角形象不符,但電影中也暗示仲斯與《動物農莊》的潛在關係。

除了這本著名的《動物農莊》,喬治歐威爾也以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傳世,兩部小說都有濃厚隱射蘇聯的味道,前者闡述理想的共產主義是如何因為權力而走向極權,而後者展示了極權政府如何運用權力來營造出烏托邦的假象。

電影《普立茲記者》約瑟夫馬維。

而與歐威爾採用隱射性十足的寓言形式不同,《普立茲記者》直接援引歷史事件,沒有竄改人名,也沒有隱晦的象徵,波蘭導演安格妮茲卡賀蘭 (Agnieszka Holland) 無意打造另一座烏托邦,直截將無處不在的監控、高官夜夜笙歌的醜態展現出來,觀眾只要對歷史的蘇聯、史達林有粗淺印象,大致便能掌握全片的走向,那個仲斯所欲了解的真相──蘇聯何能如此迅速地發展軍事工業──答案其實也不難想像。

電影《普立茲記者》導演安格妮茲卡賀蘭與詹姆士諾頓。

片中使用的手法相當多元,表現電話監控所強調訊號的傳遞畫面,不禁令人想到曾與導演共事過的奇士勞斯基 (Krzysztof Kieślowski)《紅色情深》(Three Colours: Red) 的開場;在仲斯搭乘火車時,列車急速行進的畫面,同時穿插以工人工作的影像,搭配急促的音效,讓人聯想到馬不停蹄的生產革命,既飛快又不人性;而最明顯,也最讓人難以忘懷的還是──電影運用的色彩。

電影《普立茲記者》詹姆士諾頓。

電影資訊

普立茲記者 Mr. Jones(2019)

上映日期
2020/06/12
普立茲記者_Mr. Jones(2019)_電影海報

劇情

本片描述二戰前揭露蘇聯大饑荒事實的記者瓊斯的報導事蹟,此報導更啟發作家喬治歐威爾撰寫《動物農莊》一書。 1930 年代初期,歐陸情勢詭譎,曾經採訪過希特勒的英國記者加雷思仲斯,決心再挑戰訪問史達林,隻身前往莫斯科,意圖揭開蘇聯經濟快速成長背後的真相。在那裡,政府的鷹犬無處不在,他設法避開監視並進一步深入烏克蘭,卻意外見證超越想像的人間煉獄......。

IMDB
6.8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普立茲記者_Mr. Jones(2019)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