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天空騎士《火箭人》,如何飛越殘念的青空?(下) 儘管 90 年代無視它,但不准你無視這部電影與珍妮佛康納莉

90 年代的珍妮佛康納莉 (Jennifer Connelly),基本上是聖光護體美死眾人,她在 1991 年《火箭人》(The Rocketeer) 整部電影裡的所有鏡頭,身上彷彿都會發出白光一樣令人不敢直視、同時自慚形穢。但是同時掌握清純與冶豔的她,竟然對一窮三白的窮小子主角傾心,這真的是滿足了全世界的宅宅 (nerd) 芳心。

迪士尼 1991 年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劇照。

該死的這不公平。

複習上一集 >> 光明的天空騎士《火箭人》,如何飛越殘念的青空?(上) 對抗黑暗騎士,只能派出老鼠之家的黃金陣容

 

誰能無視這部電影與珍妮佛康納莉?

我們可以忘記迪士尼的超級英雄電影大計、忘記這部電影的票房或男主角名字,但是很難忘記一身爆乳緊身白洋裝的珍妮佛,她的美讓迪士尼也為之傾倒,一個公開的祕密:1992 年電影《阿拉丁》(Aladdin) 原創女主角茉莉公主的原型是誰呢?就是珍妮佛康納莉。

迪士尼 1991 年漫改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女主角:珍妮佛康納莉劇照。

《火箭人》不只有一批大牌演員與珍妮佛,它的編劇組是打造大獲好評電視影集《閃電俠》(The Flash) 的團隊──可以看出迪士尼在吸收各方成功超級英雄作品的關鍵因素;當然更別提他們還找了偉大的配樂家詹姆斯霍納 (James Horner),這位 90 年代非常活躍的配樂大師,用典雅的鋼琴鋪陳恬淡的鄉村生活,隨即導入壯闊的交響樂體制,預言主角未來的壯大冒險。而當主角決定試飛的時刻,歡快的鼓點與輕盈的弦樂組成一首昂揚的進行曲。

我們可以說現在大部分超級英雄電影的配樂都不怎麼樣,而《火箭人》歌頌自由與希望的原聲帶,現在聽來依舊讓人激動。

迪士尼 1991 年漫改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女主角:珍妮佛康納莉劇照。

你不認識這件洋裝?那一定要讓你認識。

迪士尼的確很保守,他們捍衛傳統價值,但這些價值之中也包含了對光明未來的積極態度,而這讓《火箭人》在無論哪一個時代,都能讓人看了情緒亢奮。它的劇情並不複雜,就是窮小子偶遇珍寶並將其導向正途,最後打倒壞心反派抱得美人歸的老套公式。但是故事從頭到尾都維持著流暢的節奏,不時穿插嘲諷、搞笑與暖心的小段落。

簡單地說,迪士尼真的拍出了跟爸媽兒女一起看也不尷尬的超級英雄電影(看到珍妮佛時是會有點尷尬),而且拍得還不老套狗血,《火箭人》應當能夠獲得影評與觀眾的喜愛,奠下迪士尼稱霸超英雄電影類型的基礎。

《火箭人》劇照。

英雄美人,哪有超英雄電影這麼登對的。

 

「終結者」「羅賓漢」環伺讓《火箭人》票房失利,但──

很可惜地,並沒有,影評很喜歡這部黃金陣容的歡快電影,但觀眾沒空:《火箭人》的檔期夾在兩部電影之間,它們偏偏是《俠盜王子羅賓漢》(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 與《魔鬼終結者 2:審判日》(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

我們提過喬納希爾幹譙亞馬遜的故事,知道電影檔期是影響電影票房的重要因素。而偏偏,《火箭人》就被安排在史上最好的羅賓漢電影與史上最好的終結者電影(或說是最好的動作電影)之間。《火箭人》的溫馨歡樂氣氛,對年輕觀眾而言,看起來就是少了一點吸引力。這部電影僅有 PG 分級,卻無法吸引更多年輕的少年少女進場。

迪士尼 1991 年漫改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劇照。

《火箭人》。

一方面,沒有頭號巨星打頭陣也成為《火箭人》的敗因。觀眾永遠迷信天王巨星,在 90 年代更甚──90 年代的天王天后實在太多。

《火箭人》首週票房甚至連冠軍都沒份,還輸給了茱莉亞羅勃茲 (Julia Roberts) 主演的小成本愛情悲劇《伴你一生》(Dying Young)。最終美國票房超越了成本一點點,但是還要算上迪士尼對《火箭人》充滿信心砸下的行銷預算、整倉庫的《火箭人》、打敗《蝙蝠俠》的信心、還有預定 N 百集的續集計畫,在觀眾缺席的狀況下,《火箭人》一敗塗地,根本無法高飛。

迪士尼 1991 年漫改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劇照。

當年觀眾捨棄珍妮佛的罪行至今仍令人髮指。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