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天空騎士《火箭人》,如何飛越殘念的青空?(上) 對抗黑暗騎士,只能派出老鼠之家的黃金陣容

導演喬強斯頓 (Joe Johnston) 是迪士尼的御用導演,他先前拍過大賣的《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Honey, I Shrunk the Kids),後來又拍了《野蠻遊戲》(Jumanji)、《時空大聖》(The Pagemaster)、《十月的天空》(October Sky) 與先前的《胡桃鉗與奇幻四國》(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

把這些電影擺在一起,你很容易發現,這位導演擅長拍攝輕鬆溫馨的無害家庭冒險電影,這奠定了《火箭人》的基調。

迪士尼 1991 年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導演喬強斯頓(左)。

當時還很年輕的喬強斯頓(左)執導本片。

《蝙蝠俠》有黝黑的高譚街道,哥德美學在滴水嘴獸與尖端高塔建築顯露無疑,而《火箭人》在視覺美學上,方方面面站在《蝙蝠俠》的對面。

這部電影有大量的日景與明亮的鏡頭,黃澄澄的陽光照亮黃金般的小麥田、一身黃銅色系的火箭人,在碧藍青空翱翔,即便在夜晚,裝飾藝術 (Art Deco) 風格的美麗佈景裡,也有許多浪漫的燭光。棋盤圖花紋的光滑舞廳地板、佈滿亮片的耀眼洋裝、當然,還有火箭人那一點都不低調的浮誇頭盔。《火箭人》的本質是樂觀主義,光從打光與佈景,就能感受到那片戰間期的金色年華。

迪士尼 1991 年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劇照。

《火箭人》。

就像《紅豬》、更像同樣被無視的《明日世界》(Tomorrowland),《火箭人》歌頌著戰間期創意力爆發的發明風潮,少年們勇敢地挑戰現實的極限,而只要你有勇氣,而且願意動手,你就可能改變世界,甚至修改物理定律,成為飛翔天空的霸者。讓辣妹為你心儀、讓壞蛋倒在腳下、讓宅男也有真正出頭的一天。

《火箭人》很明顯地不是《蝙蝠俠》,它甚至有資格質問《蝙蝠俠》怎麼可以那麼黑暗,就像迪士尼出品的電影《明日世界》說的,

「你應該餵養心中正確的狼,不應該讓失敗主義勝利。」

2015 年電影《明日世界》有個些許《火箭人》的影子。

《明日世界》很多地方都像在承繼《火箭人》的樂觀主義:看看那個背包!

《火箭人》以眾星拱月之姿,讓影壇新星比爾坎貝爾 (Bill Campbell) 成為正中男主角,他的死對頭,是剛卸下詹姆斯龐德身份的前任 007 提摩西達頓 (Timothy Dalton);他的好搭檔,是老好人兼技工兼管家阿福兼賈維斯,由老好人老戲骨亞倫阿金 (Alan Arkin) 飾演;而最重要的女主角……

大家請安靜,鼓點請下……

是 90 年代青春無敵、當時 21 歲芳華正茂、卻已經演過把她的美麗拍得更美的《魔王迷宮》(Labyrinth)、《星光迷亂》(Etoile) 還有《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的珍妮佛康納莉 (Jennifer Connelly)。

迪士尼 1991 年超級英雄電影《火箭人》女主角:珍妮佛康納莉。

接續下一集 >> 光明的天空騎士《火箭人》,如何飛越殘念的青空?(下) 儘管 90 年代無視它,但不准你無視這部電影與珍妮佛康納莉

或是

閱讀更多 >> 珍妮佛康納莉相關文章介紹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