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恩布萊克將執導《終極戰士Predator》最新系列作

《終極戰士》(Predator)可以說是史上片名最無聊的電影系列,《Predator》、《Predator 2》、《Predators》(直接仿照《異形2》,加個複數便算數),現在,準備迎接這個系列的最新作品:《The Predator》,是的,就是加了一個the而已。

終極戰士作為影史經典的外星怪物之一,職涯表現卻有點差強人意,在上一部《終極戰士團》(Predators)勉強小賺一筆之後,這次由知名編劇尚恩布萊克親自操刀執導,我們才剛介紹過他年輕時執筆《致命武器》,其實《終極戰士》與他也頗有淵源:他曾經在第一集裡飾演眼鏡仔,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橋段,是說了一個下流的黃色笑話(放心,我們會把笑話貼在最後面)。但就如同他對《致命武器》的熱愛一般,布萊克對《終極戰士》也有一片癡心,終於這次讓他得以一展身手。

這幾天演出這部最新《終極戰士》的湯瑪斯簡恩(《制裁者》),向我們揭露了劇情的大綱,看得出來他非常投入戲中的老兵角色,講話像個大老粗:

「一群來自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的老兵,他們都是一群他媽的神經病,都得到榮民醫院去接受治療。基本上我們都有砲彈休克症或是創傷後症候群,我們在醫院參加了一個相同的病友社群,然後當中似乎有人抓狂了,而我們被迫得跟他一起上了巴士,前往醫院。」

「但其實有高層組織要幹掉這個肖仔,因為這個肖仔看過飛碟,他看過終極戰士的母船,因此黑手們決定把他關起來,並且跟我們這些有病的瘋子關在一起。高層黑手正打算把這台巴士開下大水溝,然後把我們射成蜂窩,藉以掩蓋處理這個肖仔大麻煩的髒事。但當然,我們是老兵耶,我們掌控了這台巴士,我們開始這樣想『哇咧幹,老兄,不如我們自己去宰了這群他娘親的終極戰士』,很抱歉,因為我們本來就很瘋,所以很輕易地就相信了這肖仔真的看到了一台飛碟,還有一群外星人來了。你說!這是不是真的很酷!」

哇哇哇,這是什麼好萊塢電影台周年慶大檔嗎?你說的是一群瘋瘋癲癲的老兵決定不吃藥了,然後操起槍桿子去打一群(簡恩用了複數,代表可能會出現不只一隻終極戰士)會熱感應又會隱形的醜陋豬頭外星人嗎?比起來,《終極戰士團》似乎還比較靠譜一點:全世界各地最兇惡的傢伙一起國戰終極戰士。

但事實上,這是尚恩布萊克最熱愛的題材,他筆下的角色幾乎都是深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困擾的受苦靈魂:《致命武器》裡由梅爾吉勃遜飾演的馬丁瑞格斯,就是一位被戰爭傷痕折磨到有點瘋癲的越戰老兵;甚至連他經手的《鋼鐵人3》裡,東尼史塔克也因為紐約大戰中瀕臨死亡的經驗,而為身心症所苦。布萊克並不是只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作為角色背景而已,甚至可以說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才是他的主角本體。你可以在《鋼鐵人3》裡看到許多近乎魔幻的瘋狂時刻,讓叱吒風雲的史塔克脆弱的像個孩子,他會幻視、幻聽、充滿負面的抑鬱情緒、做出誇張失禮的脫序行為,這是你不熟悉的東尼史塔克,卻也讓他真的從漫畫人物中走了出來,像個可憐卻又無力的落魄英雄。

這是為什麼布萊克被視為在新一代導演中,仍堅持黑色電影風格路線的原因,這些外表硬漢內心受傷的角色,他們拒絕不了誘惑,卻又往往在最後一刻守住信諾,他們不管正義或邪惡是否勝利,只在乎今晚能有個好眠。這些角色更像我們這些平凡的小人物,而他們往往毫不遲疑地做出最後犧牲。

這不會是一部重拍片,你不會看到終極戰士的起源又被改寫成什麼外星戰爭的倖存者,這部電影精神意義上連接著第一部《終極戰士》:一群人被丟進一個摸不著頭緒的陌生環境裡,被迫與來者不明的鬼東西做殊死戰。雖然我們看不到偉大的阿諾回歸這部片名偷懶的《The Predator》,但似乎我們可以期望一下,阿諾曾經帶來的那種與不明生物作戰的巨大恐懼感。

對了,這會是一部噴血爆頭的R級電影,這至少布萊克可以保證,本片預計明年上映,除了湯瑪斯簡恩外,你會看到《毒梟》《羅根》的波伊德・霍布魯克、《冰與火之歌》的鐵島不肖子阿爾菲艾倫、還有剛在《銀翼殺手2049》裡演出的愛德華·詹姆斯·歐蒙等。

註:尚恩布萊克在1987年的《終極戰士》飾演霍金這個角色,劇中他一直與面無表情的印地安大兵比利搭話,比利都不答腔,直到霍金講了這個笑話…

霍金:「比利!比利!有一天我跟我女友上床,我跟她說:『哇!妳的小妹妹好大啊!』『哇!妳的小妹妹好大啊!』她問我為什麼要說兩次,我說我沒有…」

霍金:「你懂嗎….因為回音….」

過了幾秒鐘,聽懂的比利開始誇張地大笑…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