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OPUS》: 在今敏逝世十週年之際,終於回到他的夢の島思念公園

在推理小說寫作技巧裡有一種類別,被稱之為「敘述性詭計」,維基百科的解說條目,寫的有些複雜,其實總歸一句話:當創作者要用詭計手法騙過故事裡的角色時,必須要先騙過正在閱讀這個故事的你。

在日本被稱為「敘述性詭計之王」的作家折原一,在剛出道時寫過將這種風格玩的出色的作品──《倒錯迴旋曲》(倒錯のロンド,台灣由獨步文化出版),故事內容是想成為作家的創作者,在終於下定決心動筆寫處女作之際,發生了小說被盜作抄襲以及殺人事件,在經歷種種奇妙的情節安排,折原一將這本小說,與自己在創作這個故事的過程逐漸混淆──創作時的痛苦、完成作品的滿足感、以及創作者本身的真實,逐漸與虛構出來的故事混淆了。

這本《倒錯迴旋曲》寫的最好的部份,在於當你打開這本書讀作者簡介時,它的敘述性詭計就已經開始了。

折原一小說《倒錯迴旋曲》中的手法其實在今敏監督的創作也能見到。

《倒錯迴旋曲》是折原一的倒錯三部曲的第一作,若有購買實體書的讀者應該會對出版社刻意把謎底封起來的方式感到印象深刻。

會先提敘述性詭計,不是因為今敏的最後一部漫畫《OPUS》用了敘述性詭計,而是今敏不需要敘述性詭計,卻將敘述性詭計的精髓,發揮的絕對讓讀者驚艷──當你打開第一頁後若不讀到最後一頁,你絕對想不到,今敏的把戲居然可以玩到這種程度。

 

辭世後才正式「完結」的漫畫:《OPUS》

《OPUS》是已逝日本動畫導演、漫畫家、編劇:今敏在 1995 年開始,於《Comic Guys》雜誌連載的漫畫,但因為 1996 年該雜誌停刊,《OPUS》因此告終,今敏也開始專注動畫製作。

但就在今敏逝世後,出版社在今敏遺孀的同意之下,補上今敏當年已經完成完結篇的鉛筆稿,《OPUS》完整故事正式問世,我們終於也能完整拼湊出今敏創作的世界觀,那個逐漸讓真實與虛構不再有分野的世界觀。

是漫畫家、動畫師也是動畫監督的已逝導演今敏漫畫作品《OPUS》,中文版由臉譜出版發行。

《OPUS》是關於「畫漫畫」的故事:主角科幻漫畫家永井力,畫著自己的漫畫,有一天,他掉進了自己的故事,故事裡的角色竟然不打算遵照他的安排,帶著他的原稿逃往漫畫「空間」的深處。

這邊說的「空間」,並不只是打破第四道牆這麼簡單,而是在今敏的想像裡,「真實」與「虛構」不再那麼清楚,畫框裡的角色不再受制於畫框外的作者,他們有自己的意志,自己的人生,但誰創造了這個故事,他便是能主宰一切的造物主,也是神。而當裡頭的「角色」想成為主宰自己的神,那麼這個世界是否會崩潰?

比起需要多人作業的動畫作品,《OPUS》這憑著今敏一人構思創作的故事,他憑著手執的那支畫筆,像是輕鬆把玩也輕鬆捏造「漫畫」這個紙上媒介,他運用的太嫻熟了,他一層層地「後設」作品,在《OPUS》的敘事裡不斷地跳躍空間,來去自如。

已逝導演今敏。

今年是今敏導演逝世十週年。

 

真實?虛構?跨越數十年凝聚的今敏世界

雖然讓角色在真實與虛構之間逐漸分不清,一直都是今敏拿手的創作母題。他高明的匹配剪接,迅速讓同一角色出現在兩個不同世界,產生如夢似幻的效果。

一如我們熟知他的那些作品:《藍色恐懼》是舞台上的美好偶像與舞台下的粉絲狂熱及執著;《千年女優》是讓女演員在自己演出的虛構作品裡追逐愛人背影;《妄想代理人》是利用根本無須形體的兇手犯下的襲擊事件,由點擴大成講述人性與社會的「逃避」;《盜夢偵探》不用說,真實世界的女主角,透過夢境的身份「紅辣椒」,在各種奇觀式的夢境裡來回穿梭。

今敏監督導演的動畫電影《盜夢偵探》。

在今敏的作品裡,鏡子是能折射出夢境的媒介之一。

但就在他執導這些動畫,成為著名的動畫導演之前,漫畫家的今敏,在他最後一部漫畫《OPUS》裡,已經能看得出他後續十幾年間創作的母題「真實」與「虛構」,甚至《OPUS》的野心與今敏之後那些出色動畫電影相比,也絕對不遜色。

今敏監督導演的動畫電影《東京教父》。

當然也不能忘了那個發生在平安夜裡,溫暖可愛的故事《東京教父》啦。

從《OPUS》作為立足點,來看我們熟知今敏一生的動畫作品,無論是穿越空間或時間,他幾乎都在著力在追尋世界的「界限」,若再從這部份回過頭思考 1995 年的《OPUS》,這套漫畫太出色了,今敏在那樣的時機點,創作出這樣的故事,並且也利用了那樣的時機點,來成就這個故事。

當我們翻到今敏覺得不完美、最後的最終話鉛筆稿,才會理解這一套《OPUS》,早在今敏邁向動畫導演之路前夕,已經騙過所有人,而我們何其有幸地,也能在這逝世十週年「回到」他的夢境,再度踏進他終其一生,努力創造的夢の島思念公園。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