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倫提諾成了韋恩斯坦風波的最大犧牲者

90條控訴,摧毀了一個原本就搖搖欲墜的獨立製片王國,哈維韋恩斯坦的律師,現在可能正煩惱,如何將這位獨立電影大亨的刑期降低至100年以內,但是這次事件,除了罪該萬死的韋恩斯坦之外,還有另外一位最大的犧牲者:昆汀塔倫提諾。

昆汀上周已經向紐約時報坦承,早就知道韋恩斯坦的所作所為,而他的發言變成這次事件中最有名的發言之一:「我知道的夠多了,比我該做的還要多。」這句話讓這位曾經以不長眼的大砲發言聞名的暴衝導演,遭到許多輿論的批評。令人不敢置信的是,他從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韋恩斯坦性騷蘿絲麥高文與其他幾位女性演員的事實,甚至他的前女友米拉索維諾,也警示過他哈維的行徑。

昆汀既然個性有話直說,這種包庇行為便令人感到不解,起因很有可能來自於他與韋恩斯坦的深厚情誼,這種情感從昆丁事業早期便已建立。昆汀幾乎所有作品都透過米拉麥克斯(Miramax)或韋恩斯坦公司發行,而韋恩斯坦正曾經是這兩間公司的大老闆。

也因此,原本昆汀完成他第九部電影劇本的新聞應該是個好消息,現在變成一個災難。

我們大概知道這部可能根據曼森殺人教派,殘殺導演波蘭斯基妻子案件的電影——這麼多猜測用語,源自昆汀從不在映前明白公開劇情大綱——應該會是部R級電影,而原本R級獨立電影的靠山,韋恩斯坦公司如果倒閉,則昆汀被迫得重新尋找金主與發行商。

更糟的是這部大堆頭電影——昆汀可以輕易延攬他想要的大牌演員——所需要的成本,約莫在一億美金左右(約同等於《決殺令》),這麼大的金額、與註定血腥暴力的電影分級,都讓昆汀在找尋後援的路上倍加困難。沒有像韋恩斯坦這樣力挺昆丁這種常常鋌而走險導演的後台,某種程度上,獨立製片的內容也得在腥羶色上被限縮道德界線。

於是,昆汀這部可能有山繆傑克森、布萊德彼特、珍妮佛勞倫斯、瑪歌羅比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電影,要期望在明年開拍、後年上檔,就得在這短短半年中找到願意給資金,但還能接受可能只有少少回本的電影公司:這部電影改編的真實案件,是電影史上最殘酷的傷害之一,羅曼波蘭斯基的妻子被殺時,肚中還有八個月的孩子。可以想見屆時輿論會對這樣的電影有多少批評,更可能在票房上有所影響。這部暫時被稱為《第九部》的電影,可跟挑起黑白傷痕的《決殺令》不同,觀眾可能已經習於黑白種族的鴻溝,但對於滅門母子血案的接受度可能不高。

這反過來更令人憤怒於韋恩斯坦的所作所為,他利用權力對女性的性侵害與性騷擾,不但對女性造成痛苦的傷害,更間接讓雪上加霜的獨立製片業,失去了一個穩固的靠山。他侵害的對象中,甚至許多是獨立製片領域的女演員與工作人員,包括仙姑等級的布莉特瑪琳等人。

韋恩斯坦沒有想到的是,現在他也連累了他的好哥兒們,最終,他精蟲衝腦的後果,是將那些迪士尼不喜歡的電影(迪士尼對R級電影不感興趣),推上辛苦籌資的艱難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