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看這位「好萊塢好人代表」湯姆漢克斯的錢都花到哪裡去了:勞力士、美食、還有對打字機的癡迷

漢克斯不太確定朋友是出自好意還是壞心,送給他這台垃圾。因為這台跟玩具一樣的打字機根本動不了,漢克斯還得送去修,但幫他修打字機的店家告訴他:

「這東西只能算是玩具,為什麼你要一台玩具?」

這間好心的店家也許另有打算,因為他們賣給漢克斯另一台 Hermes 2000 打字機。

湯姆漢克斯擁有的第一台打字機 Hermes 2000。

Hermes 2000。

 

「打字機是藝術與技術的完美結合」

打字機有著複雜的構造,不是你拿支螺絲起子就能輕易拆解又裝回的東西。它有著悅耳的打字聲響、犀利的滑軌聲響、還有令指尖酥軟的按鍵反饋力道,更重要的,它可以帶著走。這似乎開啟了漢克斯心裡某些黑暗的小門:

「我說,太好了,這台打字機可以跟著我好一陣子。而我真的迷上了它、我迷上擁有它的感覺、我迷上那種可以帶著他走天涯的感覺。」

湯姆漢克斯與他的收藏打字機們。

歐普拉曾經在節目上訪問漢克斯時,問他在破碎家庭中成長是什麼感覺。漢克斯當時不太確定她的問題是什麼,因為他壓根沒有想到,自己是在一個單親破碎家庭中成長的。這種被迫長大的經歷,似乎沒有在他身上造成陰影,但卻確實造成他自己也不清楚的影響。

因為搬家與種種理由,漢克斯無法保留自己的東西,這些被迫一直失去的感覺,沒有讓他成為購物狂,倒讓他對於可以隨身攜帶的事物感到安心──打字機是個好選擇、而當然勞力士錶也是一個例子。

湯姆漢克斯以及他的打字機。

於是,打字機成為了漢克斯購物清單裡最詭異的一個項目。

「打字機是藝術與技術的完美結合,」

漢克斯解釋他對打字機的愛,

「不過不只是藝術與技術,它還是有用的工具,每台打字機都有一組獨一無二的印記,每次你用打字機打些東西出來,那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作品。」

漢克斯甚至冠名推出了一款 app 「Hanx Writer」,能讓你在手機上使用打字機的界面,打一封就像用打字機打出的訊息。這個 app 讓許多仍然懷念美好打字機時代的網友,在留言寫下了感謝。

湯姆漢克斯曾冠名推出一款打字機 app 「Hanx Writer」。

Hanx Writer 還曾經登上下載榜第一名。

不過,做出很有打字機效果的 app 是一回事,漢克斯當然要收集實體的打字機。

有趣的是,雖然我們在《西雅圖夜未眠》(Sleepless in Seattle) 或是《電子情書》(You’ve Got Mail) 裡,看到很多漢克斯坐在電腦螢幕前的畫面,但是,直到數位時代,漢克斯仍然在收集打字機。看他拜訪打字機專賣店,也許跟觀賞他最好笑的電影一樣有趣:他一邊讚美身邊的每台打字機,說著「這太美了」、「男人就是要有一台這個」、「看看那可愛的綠色機身!」

除此之外,他還忙不更迭地點名架上每一台打字機,說著「這我有了」、「這也有了」、「我以前有但賣掉了」。

湯姆漢克斯熱衷參觀打字機專賣店。

去年夏天,漢克斯的新書《歡迎光臨火星:湯姆漢克斯短篇故事集》(Uncommon Type: Some Stories) 也在台灣上市。說實話,這本書的中文譯名取得不好,原書名「Uncommon type」裡的 type 這個字才是重點:這幾乎是一本與打字機 (typewriter) 有關的書,在這本短篇小說集裡的每個故事,漢克斯都刻意地置入了打字機的元素。

他甚至表示,這些打字機除了幫助他打出故事之外,甚至也給了他每個故事的靈感。

喜愛打字機的湯姆漢克斯在巴黎鐵塔前打字。

在巴黎鐵塔前打字,超文青的啊!

漢克斯到底擁有多少打字機?這是個無法估計的問題,有人估計他至少有 300 台以上的收藏、有人認為他曾經買下一間日後專門囤積打字機的房子。但是,難估計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漢克斯同時也會將打字機當作禮物。

多年來,漢克斯在許多生日聚會上,把他珍藏的打字機當作壽星的生日禮物。但是,接受過漢克斯打字機的可不只有好萊塢名流,還包括這個被嘲笑是「冠狀病毒」的澳洲孩子:2020 年 4 月,這位名叫「Corona」的澳洲男孩,因為名字跟冠狀病毒 (Coronavirus) 相似,被其他同學霸凌。而漢克斯決定幫幫這位孩子,他寫了一封信,還寄了一台名為 Corona 的打字機給對方。

湯姆漢克斯今年贈送給澳洲因為名字遭到學校霸凌的男孩一台與他同名的「Corona」打字機。

可樂那小朋友收到了漢克斯送的可樂娜打字機。

打字機在漢克斯家進進出出,據他自己表示,近年來出的比進的多,但是儘管已經送了很多出去,他現在還「僅剩」120 台打字機。看來,這份超過 45 年的痴戀,還沒有這麼容易結束。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