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路~台灣 EXPRESS~》: 不斷向前邁進的列車,串起台日之間的深刻感情

吉田修一的小說改編成電影不是少見的事情,並且每當影視化,大多都是日本影壇矚目的作品,因為他寫出來的角色時常讓演員擁有極好的發揮空間──或許可以說在故事裡,角色情緒在舖早堆疊後爆發的那瞬間,是擁有足以拿下最佳男女主角大獎的「得獎場」:《惡人》的妻夫木聰、深津繪里,《橫道世之介》的高良健吾,《再見溪谷》的真木陽子,《怒》的宮崎葵以及森山未來。他們都曾因為吉田修一的角色,入圍或拿下日本影壇當年度的最佳演員賞。

吉田修一小說改編《惡人》電影劇照。

妻夫木聰與深津繪里在《惡人》裡交出了他們生涯的最佳演出之一。

吉田修一常以多線敘事來描述故事,角色多,支線廣,對於要將小說影視化的創作者來說,向來都不是一件易事。但這改編自吉田修一基於對台灣的熱愛而寫的故事《路》,由日本 NHK 及台灣公視共同合作攝製的《路~台灣 EXPRESS~》製作成三集戲劇,在篇幅上自然是比電影多了更好揮灑的空間。

吉田修一小說改編,日本 NHK 台灣公共電視共同攝製的影集《路~台灣EXPRESS~》。

《路~台灣 EXPRESS~》。

 

公視與 NHK 攜手攝製迷你影集《路~台灣 EXPRESS~》,看見台日的過去與未來

《路~台灣 EXPRESS~》意圖將台灣與日本之間千絲萬縷的歷史及情感,以「台灣高鐵」為故事核心,帶起四條故事線。

故事從台日聯合興建高鐵,開始籌備的 1999 年開始。1999 年,正好也是台灣發生另一件足以改變歷史的天災──南投 921 大地震的那一年,這恰好也連結了 1995 年的關西阪神大地震,從這樣巧妙的連結,串起台灣與日本之間的關係。

台日合拍影集《路~台灣EXPRESS~》劇照。

因為故事背景從九〇年代末開始,所以可以看見女主角是用電話卡打電話,以及當時還在興建的台北 101。

女主角多田春香在大學時期就因為喜歡台灣(小說裡是因為喜歡金城武),而常常來台自助旅行,遇上了當時也正就讀大學的男主角 Eric,雖然之間的相處只有一天的時間,之後也在陰錯陽差之下錯失了連繫方式,但是在這期間有了穩定男友的春香,仍然不忘這段異國情。因為工作的關係,台日聯合興建高鐵的緣故,讓她得到一個可以長居台灣的機會,因此她開始踏上這段不只是一般異國戀的愛情,而是台日之間的深厚關係。

當然,來觀光的視角與工作居住的視角是不同的,台灣的文化與日本雖然有些部份互通,但在細節上但還是有著差異,像是日本的屋台與台灣的路邊攤看起來雖像,但蘊含的風土民情是不同的。影集中以波瑠飾演的多田春香故事線,以這種體驗台灣文化以及尋找那個一日緣份的台灣男生「Eric」為主軸來進行發展。

「Eric」炎亞綸與「春香」波瑠在公視與 NHK 合拍迷你影集《路~台灣EXPRESS~》中飾演男女主角。

另外,還有由井浦新飾演的春香前輩「安西誠」及台灣六條通酒館裡的陪酒小姐「Yuki」,以及因為 Eric 的關係而認識了在台灣日據時代渡過少年時代的灣生「葉山勝一郎」與當時的同學呂耀宗,還有退伍後成為高鐵車輛維修員陳威志與青梅竹馬張美青──而這四個故事,串起了「路」這個概念。

台日合拍戲劇影集《路~台灣EXPRESS~》劇照。

劇裡也安排了許多台北知名景點及餐廳,像是主角兩人常去吃的「李家榕樹下熱炒」。

這些台灣人及日本人,因為某種緣份而在台灣相遇,卻又因地域或是歷史因素的關係而分離,他們的心中始終都有消不去的疙瘩或者是鄉愁。在日據時期來台唸書的灣生,回到日本後念念不忘在台灣的老同學──只因為離走前,對他說了一句台日之間的歧視:

「你只不過是次等公民。」

這樣台日在歷史層面的糾葛,這樣短短的一句話,他後悔了一輩子。而這正是這齣戲描寫台灣的風土民情,台灣文化的多元性,以及描寫日本看待台灣的心情,不矯飾,意圖用故事深刻地傳達這樣留在原地佇足的想法。

台日合拍戲劇影集《路~台灣 EXPRESS~》劇照。

十幾歲時的疙瘩,相隔數十年才終於踏上路途。

因為高鐵興建,串起了所有角色的再度相遇,他們的人生因為台灣高鐵而啟動了一個可以前行的機會。有日本人來到台灣後,終於解開了自己數十年來的心結;有日本人來台因為孤寂及鄉愁,在台灣找到另一個自己;也有日本人來台之後,逐漸找到內心最珍惜的緣分;當然也有台灣人們因為高鐵造成的文化變遷,而終於了解自己一直以來想不透的那份心意。

我想,在《路~台灣 EXPRESS~》這樣的故事裡,想講述的是無論是日本新幹線或台灣高鐵,都是行駛在有軌道的道路上,列車從不後退,只有前行,最終一定會通往終點。而這些台灣人及日本人,也要在這樣的路途上,不再回頭不再佇足,讓人生繼續往前行,邁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