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坐立不安《窒息》只用一個小片段 就把觀眾嚇到心靈創傷還閃尿

電影《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Call Me By Your Name) 講述一段酸甜的夏日戀曲,在陽光普照的義大利維埃拉,一位少年愛上了一位遠方來客……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 (Luca Guadagnino) 的傑作幾乎超越了原著,讓那種令人依依不捨的初戀感覺活躍在銀幕之上。而今,很快地,盧卡格達戈尼諾另一部籌備已久的新作品,即將在今年上映。但是這一次可不是什麼夏日戀曲,差遠了,格達戈尼諾這次要翻拍經典恐怖片 坐立不安 :《 窒息 》(Suspiria)。

1977年 的經典 恐怖片 《 坐立不安 》

經典恐怖片,1977年的《坐立不安》。

如果聽到這裡你還沒有坐立不安的感覺,那麼代表你並不是一位鐵桿死硬恐怖片粉絲。因為對鐵粉而言,1977 年電影史上的大事並不是《星際大戰》(Star Wars) 上映,而是這部被號稱「影史最優雅恐怖片」的《坐立不安》上映。由義大利恐怖片宗師達利歐阿基多炮製的這部恐怖片,揉合了狂殺片的殘暴與靈異片的幽微。

大量的紅色系

義大利導演 達利歐阿基多 在《坐立不安》使用大量的原色畫面。

1977年《 坐立不安 》電影預告:

《坐立不安》的開頭配樂隱含著不祥的野獸嘶吼聲,一位娃娃臉的年輕舞者遠渡重洋來到德國的舞蹈學校,畫面上幾乎全是鮮豔的紅黃藍三種顏色,她在暴風雨中來到了外觀塗滿赭紅色的學校,而這裡有著不為人知的魔女傳說……有人說《坐立不安》是阿基多的畢生傑作,可以理解,因為阿基多的獨門元素在這部電影裡被靈活運用:大膽的顏色運用、緩慢的過場、簡陋的劇情、透過蒙太奇產生的畫面急促感、以及大量、大量、大量的鮮血與蛆蟲。

1977年 坐立不安 劇照

欣賞《坐立不安》是一次感官上的全面解放

從《坐立不安》片中可以讓人理解黑色不應該是恐怖片裡的唯一顏色,鮮豔的三原色互相混搭,那種誇張的歧異感反而才令人感到不安;而節奏的運用更應該是好恐怖片的標準法則,阿基多懂得透過節奏緩急來驚嚇觀眾:電影裡有大量獨自走過廣場、行過無人長廊的片段,都是緩慢的長鏡頭,而且《坐立不安》的每一段場景都充滿了設計感,美得有如一幅畫,如果是喜愛快速刺激感的觀眾,可能會因為這些緩慢推進的鏡頭與美輪美奐的場景,而感到有些昏昏欲睡──但這正中阿基多下懷。

1977年恐怖 邪典電影 《 坐立不安 》佈景美到喧賓奪主。

佈景美到喧賓奪主。

下一秒突然出現的血腥鏡頭,會讓人從座位上跳起來閃尿。因為阿基多的恐怖鏡頭可不會拉得遠遠的,全都是特寫,特寫利刀刺進心臟、特寫吊索勒緊脖子、特寫玻璃直插腦門、特寫佈滿全銀幕的蛆蟲、特寫死者血肉模糊的臉孔。沒有借位、毫不拖泥帶水,在觀眾正在享受美學的饗宴時,導演就毫不留情地把一團血肉塞進他們的嘴裡。這種驚嚇手法讓人想起突然出現恐怖畫面的《鬼店》(The Shining),但是阿基多比起庫柏力克更執迷於畫面上的極致,《坐立不安》放肆到讓《鬼店》都顯得有些拘謹。

1977年的 經典 恐怖片 坐立不安 滿是殘虐的畫面 這張已經很含蓄了

這張已經很含蓄了!

好了,我們知道《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很甜很好看、而達珂塔強生 (Dakota Johnson) 清純可愛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問題是格達戈尼諾執導、強生主演的新版《坐立不安》會成功嗎?或者我們應該勇敢地問:

怎麼有人敢重新演繹恐怖大師的永世經典?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的導演 格達戈尼諾 與 達珂塔強生 合作新版《 坐立不安 》

格達戈尼諾與強生。

上個月 CinemaCon 會場的一群觀眾,可以告訴我們一些想法。當格達戈尼諾與強生聯袂上台時,台下觀眾一頭霧水,他們不知道這位差點奪得今年初奧斯卡大獎的導演,為什麼會帶著新作剛下檔的達珂塔強生上台。他們沒意料到的不只這件事:格達戈尼諾向他們介紹了自己與強生合作了新版坐立不安:《 窒息 》,並且突襲式地──非常有達利歐阿基多的風格──決定當場放映一段從未公開的新電影片段。

新版 坐立不安 :《 窒息 》

這個片段往後永遠不會公開放映,但是格達戈尼諾鼓勵觀眾們可以自由地在網路上發表感想。你可能以為這些觀眾看完以後的推特留言,都是「超棒!」或是「超爛!」,你錯了。

這個片段是強生飾演的舞者女主角,正在筋疲力盡地演練芭蕾舞步,旁邊是冷酷的蒂達史雲頓 (Tilda Swinton) 正在監督著她。而當強生開始做起芭蕾中的迴旋舞步時……她越轉越快……而後她的動作似乎聯動到另一位女性,突然,那位無辜的女性被撕裂了──就是字面上的「撕裂」兩字,她的肢體四散、骨頭與內臟被強力扯出、尿液唾沫還有鮮血大量噴出。

娛樂網站 Collider 的主編──讓我說明一下,Collider 是非常專業與受歡迎的娛樂媒體,而主編自然必須是專業中的專業,用字遣詞絕對不會太低俗──史蒂芬溫特勞布 (Steven Weintraub),他的感想是:

「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操蛋 (fucked up) 的事情之一」。

「我們這桌有些人甚至別過頭不敢看,我能說的就是,這已經超越了噁心極限,而我需要更多。」

用哀鴻遍野來形容這些推特感想才是比較適合的,有人叫好,有人驚愕,但所有人都同意,《窒息》的這個片段,真正是讓人坐立不安。

災情非常非常多,有人甚至祈禱上帝:

「喔天啊,我的老天啊,剛剛他們放的《窒息》片段真的不可置信。」

「這部片完全輾壓《宿怨》(Hereditary),成為 2018 年最操蛋的電影。」

(《宿怨》將在下個月上映,它絕對是今年話題性最高的恐怖片。)

「他們正在放《窒息》片段,我別過頭完全不看,但這一點用也沒有,它的音效已經嚇死我了,它會纏上我一輩子。」

好了,你怎麼想呢?大師要來挑戰大師,自然不是毫無準備。當然我們還得等待更多關於新版坐立不安《窒息》的消息,才會知道它會不會把我們嚇到漏尿,但現在,至少我們可以再聽一位見證者的告白。

這部恐怖片的女主角達珂塔強生,接受採訪談及《窒息》時,她說,拍完這部戲後,她需要進行心理治療,

「這部片把我徹底整慘了。」

《窒息》由格達戈尼諾執導、達珂塔強生、蒂達史雲頓、克蘿伊摩蕾茲主演、「Radiohead」樂團主唱湯姆約克做全片配樂 (殺死你了嗎XD),今年 11 月 2 日起於美國上映。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