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小子史考特》十週年:不只是漫畫改編電影,其實是一套宅宅們才懂的電影漫畫

許多人也許認為,漫威電影是史上最優秀的漫畫改編電影。如果從票房上看來,也許是如此。但是 2010 年的《歪小子史考特》(Scott Pilgrim vs. the World),卻是長期被忽略的傑作。

它改編自於一套獨特的加拿大日式風格漫畫;它融合了漫畫、電玩與搖滾等等次文化元素;它的票房慘淡、知名度低落,但它卻同時呈現了另一個目不暇給的華麗視覺空間,這讓《歪小子史考特》上映之後 10 年來,凝聚了一批死忠的追隨者,成為 21 世紀少見的邪典經典 (cult classic)。

曾改編電影的加拿大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東西合璧,揉合出獨一無二的《歪小子史考特》

《歪小子史考特》的中文譯名取對了一個字:歪。因為這套漫畫的創作過程處處充滿了奇怪的轉折,連帶影響了《歪小子史考特》呈現出奇妙的風格。

加拿大漫畫家「布萊恩歐馬利」知名作品有《歪小子史考特》。

布萊恩歐馬利(右)。

《歪小子史考特》是加拿大漫畫家布萊恩歐馬利 (Bryan Lee O’Malley) 的作品,但是如果你一看到這套漫畫,很難想像這是一套出自加裔漫畫家手筆的作品:它的畫風、角色性格、甚至是效果線的運用,都像極了 90 年代的日本漫畫。但它卻是又以歐美漫畫的篇幅較短、大開本、大畫格形式呈現,內容卻又像是日式漫畫的少年酸甜戀情氛圍。

《歪小子史考特》就像東方爸爸與西方媽媽的愛情結晶,閱讀過程中,時不時都會懷疑這會不會是一套日本漫畫美譯本。

曾改編同名電影的加拿大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布萊恩歐馬利本身是加拿大與韓裔混血,這似乎說明了《歪小子史考特》東西交融的風格來由,事實上他對日式漫畫涉獵不深,僅看過一套《亂馬 1/2》,但他非常喜愛這種交雜喜劇、戀愛與動作混搭的少年漫畫類型。

這種風格在美式漫畫圈是非常少見的,最接近的美式作品應該是經典的《阿奇漫畫》(Archie Comics),但是《阿奇漫畫》少了《亂馬 1/2》那種歡快的輕盈節奏,雖然太平洋東西方的少年漫畫,都有優柔不斷的男主角與如花似玉的眾多女主角,但是日式風格有更多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含蓄,寧可打鬧在一起也不肯說出我愛你的羞怯,比起來,《阿奇漫畫》直爽多了,卻也少了一些青春的甜酸味。

改編自《阿奇漫畫》作品的影集《河谷鎮》。

二女爭一男的《阿奇漫畫》,後來改編為 YA 影集《河谷鎮》(Riverdale)。

很不懂日本漫畫卻很想畫日本漫畫的歐馬利,靠著一本竹熊健太郎與相原コージ合著的《猴子也會畫漫畫教室》,學習如何創作日本漫畫。《歪小子史考特》就是這樣邊學邊走的產物,它的開場看起來很有《亂馬 1/2》的韻味,一樣有交錯複雜的人際關係、一樣有個性各異的逗趣角色、一樣有奇想天外的浮誇劇情、當然最重要的,一定要有一段青澀又飽受考驗的少年少女戀情。

《歪小子史考特》描述害羞、貼心、又優柔寡斷的樂團少年史考特(事實上他 23 歲了),愛上了神秘又酷酷的拉蒙娜小花 (Ramona Flowers),他與拉蒙娜情投意合,但不幸的命運瞬即降臨——史考特必須打敗拉蒙娜的七個邪惡前男友,才能抱得美人歸。

改編成同名電影的加拿大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漫畫《歪小子史考特》:日式漫畫表現風格。

於是史考特必須與忍者、心靈能力者、與武士等等千奇百怪的對手交戰(日式少年漫畫的戰鬥王道),史考特在這些漫畫風格、音樂風格、格鬥風格、電玩風格的對戰中越來越強(這也是日式少年漫畫的王道),但他的心魔也隨著這些艱難的戰鬥、以及對拉蒙娜的信任問題而隨之誕生:「黑暗史考特」(NegaScott)。連可以穿梭異世界之門的拉蒙娜,都漸漸覺得史考特已經變成另一個「邪惡前男友」。

終於在一連串上天下海的追逐與逆轉之後,史考特戰勝了邪惡,認識到「理解」才是維繫一段關係中最重要的關鍵。

曾改編同名電影的加拿大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漫畫《歪小子史考特》:非常受歡迎的萌角 Knives Chau(周小刀?)。

《歪小子史考特》一開始看起來很像《亂馬 1/2》,但它卻沒有走向《亂馬 1/2》劇情似乎無止盡的「重開機」路線──這集搞得天翻地覆,下集又一切從頭再來。《歪小子史考特》劇情的最大爆點,並不在如何打倒七位邪惡前男友,而在於史考特與心魔黑暗史考特之間的糾纏。

《歪小子史考特》不只將優柔寡斷設定為主角永遠不變的性格,它將優柔寡斷擺在黑暗史考特與正牌史考特的衝突之間,逼得史考特去思索這種乍看不傷害任何人的態度,是如何確實地傷害著那些喜愛他的人──中後期的《歪小子史考特》,甚至一度像是《新世紀福音戰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走向了「世界系」日式漫畫的自我辯證風格。

曾改編同名電影的加拿大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漫畫《歪小子史考特》:史考特與黑暗史考特。

《歪小子史考特》漫畫沒有許多美式漫畫劇情「言簡意賅」的問題,它認真地討論少年少女之間的愛與別離,同時也沒有忘記加入荒唐的喜劇效果。可以說,師從日本漫畫的《歪小子史考特》,頗有青出於藍之勢。它得到了美國漫畫最高榮譽的埃斯納獎 (Eisner Award) 與哈維獎 (Harvey Award) 等等肯定,這麼多年來,《歪小子史考特》仍然是美式漫畫裡非常另類的傑作。

曾改編同名電影的加拿大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漫畫《歪小子史考特》。

 

將金獎美漫「成功」推出真人版電影的功臣:艾德格萊特

所以,如果珠玉在前,導演艾德格萊特 (Edgar Wright) 似乎只要照本宣科地把漫畫搬上大銀幕就成了,可惜這樣就浪費了萊特最擅長的能力。萊特可以說是「參考」而不是「改編」漫畫《歪小子史考特》,一個主要的原因,在於電影製作時,這套漫畫還沒有完結。但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在於萊特有他自己感興趣的方向:他要「重畫」《歪小子史考特》。

好萊塢知名導演艾德格萊特。

非常有才的導演艾德格萊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