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做工的人》:打開視野、補足想像,望見「工地人生」從所未見的生活能量

地下電影

《做工的人》影集 以喜劇為底 側寫人性

而上述的憤怒以及哀嘆,似乎與工人們共同喝著保力達 B 混搭米酒、莎莎亞椰奶或是伯朗咖啡,幾杯「工地套交情」的飲品下肚之後,就能短暫的忘卻。

但全書在這種憤怒以及哀嘆之中,反而看見一種認命但不服輸的精神,書中的工人模樣,雖然林立青表面上寫的苦、寫的悲,但如果讀者願意向下挖掘,能發現這些人常常是「樂天之人」,「哭一天是過日子,笑一天也是過日子」這種爛俗的心靈雞湯,似乎在他們身上獲得最好印證,而這種底氣,恰恰就是戲劇《做工的人》的核心。

《做工的人》劇照。

於是,由林昱伶製作,鄭芬芬執導,李銘順、柯叔元、游安順、苗可麗、薛仕凌等人主演《做工的人》,就有了喜劇的基底,戲劇面不打悲情牌,進一步與原著表面悲苦的樣貌拉開距離,聰明地在喜劇中側寫出人性的複雜面向(這點近期在許多影視作品中有討論,《小丑》就是一例),不卑也不亢,且最重要的是,並不失原作精神,這就是令我最驚喜的地方,製作團隊的確大膽,但從前兩集來看,頗見效(笑)果。

看完前兩集,這群演員演繹的工地人生,的確令人好奇,李銘順、游安順、薛仕凌三位「噗攏共」的表現,也做到令觀眾耳目一新,事前最擔心李銘順的台語口氣,也算過關,而薛仕凌的演出更替全劇增添渾然天成的純真模樣,可愛討喜。

《做工的人》劇照。

《做工的人》不走大鳴大悲的套路,這群工人或許窮,想發大財,但不偷、不搶、不拐、不騙,有自己的方式用力作夢、努力生活,有尊嚴地過日子,從來不是用收入衡量,僅用兩集,就帶著觀眾進入「工地人生」,「管他做工還是做仙,人生就是要有希望嘛!」的口號不只喊得響亮,也具穿透力,更具普世價值,工人們說穿了,和你我無異,無關所謂階級。

若進一步與近期火熱的台劇《誰是被害者》相互觀看,兩部劇集都是想讓社會中一群「無法發聲的人」被看見,一部用粗暴、極端的黑暗,帶領觀眾找尋生命微光;一部則用輕鬆、可愛的無厘頭,帶領觀眾望見從所未見的生活能量,縱使戲劇形式、手法不同,但本質皆回歸「人性」,解剖不被理解的群體。

《誰是被害者》劇照。

不管是原作或是戲劇,林昱伶、鄭芬芬、林立青等等,不願站在文化、階級優劣的獵奇角度,誠懇把現象與問題拋出,《做工的人》藉著他人故事去嘗試理解不同人生,將社會上較少人關注的樣貌轉化為極具可視性、易讀性的狀態,觀眾或讀者能否進一步審思,或許是看/讀完作品的課題,戲劇跟原作一樣,都試圖打破所謂的階級鴻溝,說階級或者有點模糊,更精準一點說,是想讓活在同一個社會中的人們,彼此多關心一點,這種關心並非廉價,更或者,關心真有所謂廉價?

若透過一齣影集、一本書籍,有了感動進而看見平常忽視的面向,就是一種不可思議,都值得為之動容。「看見」「同溫層」以外的人、事、物,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則,社會上的對立、撕裂怎如此容易,不諒解、不溝通、不傾聽才是原罪,《做工的人》打開視野、補足想像,甚至引起群體共鳴,已屬難能可貴,希冀這個社會能持續對話,保持溫柔,誠摯推薦《做工的人》。

《做工的人》劇照。

《做工的人》已於myVideo上線,前兩集可免費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