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伊藤沙莉:可愛感無所不在 讓你無法忽視的自然演技

其實,伊藤沙莉很可愛。這幾年,伊藤沙莉開始將「其實」變成一種事實,在可愛女生堆滿天的日本演藝圈,只有她能將隨處可見的路人感,演成你我身旁最常見的熟人。可能是不起眼的同班同學、坐在隔壁的同事、能傾訴心事的好朋友,關於伊藤沙莉「隨處可見」的可愛,映襯而出的是她無人能取代的自然演技。

「畢竟大家只會想看名人,或是第一眼覺得可愛的人,所以我過去總是怨懟著,為什麼自己總是無法進入別人的視線。但是隨著演出的作品變多,人們的就越會集中到作品上,我與觀眾的視線必定會對上…。我也渴望著,自己死的時候能讓年輕人後悔地說著『我居然沒有見過伊藤沙莉,可惡!』,這是我最大的夢想。」

伊藤沙莉

 

最稱職的綠葉 沒有她無法讓這部戲合理

現年 26 歲的她,其實早在演藝圈打滾十多年。3 歲開始學舞,曾在各大舞蹈比賽獲勝的伊藤沙莉,偶然在舞蹈教室看到童星招募的徵選,但是一心只想跳舞的她對於演戲毫無興趣,雖然仍是帶著不積極、半推半就的態度參加試鏡。不同於現場的孩子說著,「我是從某某劇團來的」,毫無演戲經驗的她,緊張地喊著,

「我是從千葉來的伊藤沙莉」。

人生首次試鏡,便就此一腳踏進演藝圈,從千葉來到東京演出《14 個月~妻子變回了兒童》,以 9 歲之姿飾演實際年齡 35 歲的研究員。成熟的演技,加上接連演出《我們都曾是小孩》《女王的教室》等話題性電視劇,伊藤沙莉成為別人口中的「天才童星」。

雖然在電視劇中飾演霸凌同學的角色,現實中卻是被班上同學排擠的孩子,

「我,從小六到國中的綽號,都一直被人叫做『不紅的童星』。雖然對方這麼叫時,我也會很普通的回話。」

伊藤沙莉和松岡茉優是閨蜜

伊藤沙莉曾經對演技很有自信,因為那是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才能,但是面對殘酷的演藝圈,她開始成為劇中遠足的少女、被欺負的人、女高中一號、巴士的乘客等小配角。即便她曾出演《惡之教典》脖子被扭斷的學生、《帷幕青春》女高中生,最後仍是一旁的松岡茉優與吉岡里帆,比她還快爆紅。

在演藝圈很難不面對同儕的壓力,尤其是與伊藤沙莉同年齡的人,大多都是以主演之姿活躍著,

「本來很擔心自己會被淹沒,但是仔細想想我和她們根本不是同個路線啊。管他是清純派還是美少女,唯有演出非我不可的角色才有趣!這樣想的話,就無須和她們比較更不用怕角色會和其他人撞。」

因此,只要能夠被看到,即便只有 1 秒甚至是 0.5 秒,伊藤沙莉依舊深愛著演戲帶給她的快樂。當她落選《愛不由自主》某個角色的試鏡,改而演出看著有村架純掉入水中而大笑的配角時,導演行定勳認為伊藤沙莉大可不必接,這種只會拍到一瞬間的小角色。但是從小就特別喜歡《Go 大暴走》,甚至曾落選多次行定勳的試鏡,盼望總有一天能夠與導演合作的她,即便只被拍到 0.5 秒也沒關係,那是她對於演戲的執念。多年過後,伊藤沙莉終於正式入主行定勳的劇組,雖然只是《劇場》的配角,仍是身為演員的美夢成真。

伊藤沙莉

《劇場》

這幾年,伊藤沙莉的特色開始變得越加鮮明。從 2017 年《民眾之敵》開始,接連五季參與連續劇演出,從春天演到下一個春天,伊藤沙莉成為觀眾心中的無所不在的配角。原本極為討厭自己的低沈嗓音,卻在近年成為高辨識度、被記住的優勢,尤以新垣結衣、多部未華子主演的《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與《明察小會計》,伊藤沙莉演活個性鮮明的辦公室年輕同事一角,她的陪襯是沒有「綠葉」就無法讓紅花行使光合作用的重要存在。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

 

《別對映像研出手》、《每個月來訪一次的月經醬》等作品大大提高她的知名度

《每個月來訪一次的月經醬》

《每個月來訪一次的月經醬》

在《每個月來訪一次的月經醬》飾演業餘插畫家,說著

「像我們這樣的人,根本當不成女主角的」

喪氣話,甚至詛咒自己月經別再來、想放棄當女人。現實中的伊藤沙莉,也曾認為只要自己能夠演戲就好,不需要一般女生的甜美,而電影中那句

「別再詛咒自己了」

的台詞,也將她從中解放出來。

是《愛情,最好是這獸》被當做洩欲的工具,是《タイトル拒絶》不敢下海只好投身風俗業的打雜小妹,兩部主演電影皆飾演性產業相關工作者的伊藤沙莉,用演技闖出自己的戲路。正因為長相與聲音個性十足,才能在《光源氏君》、《別對映像研出手》脫穎而出,更不用說後者因為配得太好了,讓真人版的齋藤飛鳥備感壓力。

《別對映像研出手》伊藤沙莉。

伊藤沙莉很可愛,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