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伊凡卡漢逝世:這位充滿自信魅力的演員,讓印裔角色在好萊塢電影裡如此性感迷人

他已經在銀幕上用戲份不多的角色,吸引觀眾的目光,而對他的妻子來說,這位私底下也富有魅力的丈夫與父親,他的過早離去更加令人無法忍受。與卡漢結縭 25 年的蘇塔帕謝克達爾 (Sutapa Sikdar) 表示,她對卡漢之死永遠懷恨在心──她恨卡漢寵壞了自己,這讓生死別離更加錐心刺骨。

蘇塔帕謝克達爾與夫婿伊凡卡漢昔日合影。

這對夫妻從就學時的 1987 年就是一對了,卻決定沒有闖出事業前絕不結婚。

「我恨他這輩子都太寵我了,他永遠追求完美,這讓我再也無法對任何事滿足於平凡。

 

在他眼中,萬事萬物都有各自獨特的旋律,即便在噪音與混亂中也有。這逼使我必須跟著那股旋律,用我音癡的嗓子與不靈活的雙腿跟著他一起起舞。有趣的是,我們家如此熟悉表演(謝克達爾也曾經寫過劇本),所以當那個『不請自來的訪客』(指病痛)來臨時,我仍然學習在混亂中,找出它的旋律。

 

醫生給我們的報告,就像是我想要讀懂的劇本,所以我不放過其中的任何一個細節,如同他看待他的表演一般……」

伊凡卡漢與妻子鶼鰈情深。

「很難形容這段與他一起的旅程是多麼地神奇、美麗、巨大、痛苦與興奮。卡漢就像交響樂指揮一般,讓我們的人生有了序曲、中段與終曲,而我發現這兩年半的時間,就像小小的中場休息,它區隔了我與卡漢之間 35 年來的夥伴關係,我們之間不只有婚姻,我們更像是一個團隊。我們的小家庭就像是一艘小船,我們的孩子不停划槳向前,而卡漢領導著他們,說著『別向那裡去,從這裡走』。

 

但是人生畢竟不是電影、無法重來,我只能祈求著孩子們,能夠牢記他們父親的教誨,繼續安全地划著船,度過風暴。」

日前才與長子相聚的伊凡卡漢夫妻,但近日伊凡卡漢因病辭世。

一個多月前,卡漢夫妻才慶幸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被困在倫敦的長子(右)得以歸國。

 

「好萊塢喜愛的寶萊塢演員:伊凡卡漢」

如此迷人的卡漢,也有過不為人知的迷惘時刻:2007 年,當他演出《無畏之心》時,與安潔莉娜裘莉 (Angelina Jolie) 一起到紐約進行宣傳。在某個採訪場合裡,他遇見了印裔作家阿辛姆夏巴拉 (Aseem Chhabra),而在過程中他私下把夏巴拉拉到一旁,用印度話問他,觀眾會不會記住他?他是不是有機會繼續在好萊塢演出?他的演出有沒有產生一些變化?而夏巴拉在他的悼文中這樣寫著:

「我當時告訴卡漢:『絕對有一些事正在改變中。』」

伊凡卡漢與安潔莉娜裘莉進行電影《無畏之心》宣傳時的留影。

當然改變了,就像夏巴拉的文章標題:「好萊塢喜愛的寶萊塢演員:伊凡卡漢」,好萊塢愛上了這張黝黑的臉孔:雷利史考特 (Ridley Scott) 要他演出《謊言對決》(Body of Lies) 與《絕地救援》(The Martian);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要他演出《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但是這些機會他都拒絕了,因為他要回到印度,演出那些國際觀眾可能永遠沒聽過的印度電影。

演出好萊塢超級英雄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的伊凡卡漢。

認識他的人(包括夏巴拉)都不覺得這是明智之舉,但這是卡漢的堅持──交響樂團的指揮,總有些他人無法理解的堅持。他說過,

「印度沒有寫實演出的表演文化。」

而已經在世界影壇闖出名號的他,也許想把一些珍貴的經驗帶回母國。

「除了印度之外,我哪裡都住不習慣。」

連這句話中都能看出卡漢的魅力,那是一種根深蒂固的驕傲與自信,我們常常拿著教科書研究演員的每一個動作,但有些演員的演技並非來自教科書,那來自更深層的人生領悟,那形成了一種無法被模仿的渾然天成魅力。

演出李安導演電影《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的「中年 Pi」伊凡卡漢。

卡漢的表演讓我們忘記了他來自印度、忽略了他的年齡與口音,但他又時時表現出印度人民的驕傲,那種來自印度的擇善固執──即便是堅持開恐龍樂園這一點。要說伊凡卡漢改變了印裔演員在好萊塢電影裡的面貌,這句話一點都不為過,印度影壇應該以他為榮。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