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死侍2》先別管有沒有死侍3,他只想讓你先笑到暴斃

「 第四面牆 」是諧仿喜劇電影的特權,但第四面牆與 超級英雄 的私生子 : 2016 年的《 惡棍英雄 : 死侍 》(Deadpool),為超級英雄界帶來了一條新方向。我們已經看到了這種風格的追隨者:今年稍晚即將上映的《 少年泰坦GO 》裡頭,小英雄們為了爭取自己的個人電影而努力。後浪襲來,身為前輩的《 死侍2 》卻沒有停下腳步。是的,它依然有趣,相較之下,第一集就像是個小預告。

*以下內文涉及部分劇情 

死侍2 :deadpool2 電影 影評 心得 感想

比第一集更加瘋狂的《 死侍2 》

我們可以看到預告裡會剪去正片裡真正精彩的橋段,這代表著《死侍2》比起第一集更加瘋狂──首先當然是諧仿的部分。如果說第一集,僅是在片尾調戲一下同電影公司的金鋼狼,本片在開頭就把《羅根》結局徹底爆雷。《死侍2》似乎無可畏懼,福斯影業、萊恩雷諾斯(演員本人、及其主演《綠燈戰警》的不堪決定)、漫威電影宇宙、漫畫原著、還有整個 80、90 年代的流行文化,全變成了死侍嘲諷的對象。

死侍2 deadpool2 本片嘲諷對象太多 根本就是部糟糕版的 一級玩家

《死侍2》眾多經典諧仿是終極宅宅的日常對話

是的,這是一部糟糕版的《一級玩家》,它才不像史匹柏還會定格在某些宅文化經典人物上,聊表致敬之意。《死侍2》就像主角那張停不下來的臭嘴一般,把這些諧仿對象如連珠炮一般射向觀眾,它不管你是不是看得懂雙手高舉錄音機道歉是什麼意思(懷念約翰庫薩克!);它不管你知不知道那頂心靈探測帽(Cerebro)是做什麼用的;它不管你懂不懂為什麼死侍要對著機堡(Cable)叫他薩諾斯(Thanos)

它肆無忌憚地引用、它厚顏無恥地把經典貼在死侍的羞恥台詞上。這並不是對引經據典的一種褻瀆,因為《死侍2》不是對終極宅宅的終極測驗──它可不願像《一級玩家》那麼說教──這應該是終極宅宅的日常對話,我們就是會在酒酣耳熱之際,拿這些寶貴文化遺物開下流玩笑。

死侍2 Deadpool2 打破 第四面牆 侷限的賤嘴英雄 依然由 萊恩雷諾斯 飾演

《死侍2》是一部家庭電影?

但《死侍2》不只是加大份量的諧仿吃到飽而已,它還小心翼翼地碰觸了「家庭」,這個與這部到處噴血爆頭電影看來無關的傳統價值。某種程度上它比《星際異攻隊》更加傳統,因為主角是打不死的怪物,傳宗接代或是組成家庭似乎毫無意義。但《死侍2》還真的做到了,在遍地屎尿屁鳥蛋笑話中,死侍真的找到了他怪異的家族,這甚至讓人質疑《星際異攻隊》裡,那些宇宙怪咖是為了什麼原因而集結在一起。

新角色自然是超級英雄電影裡令人興奮的元素,《死侍2》也拉進了一批生力軍,但這可不是一般的超級英雄電影,《死侍2》不需要大費周章地介紹他們的能力與出身,也不期望你會愛上那個喧賓奪主的新角色。因為所有角色──包括韋德威爾森本人──都是為了成就《死侍2》的爆笑而誕生的。

為爆笑而生、為爆笑服務、最終為爆笑而死也不稀奇,《死侍2》就是要你掙脫 DC 與漫威的那一套「建立角色個性」的黃金公式。難怪萊恩雷諾斯在接受採訪時會表示:

我覺得這個系列不一定會拍第三集。

因為製作團隊壓根沒想要建立什麼電影宇宙,《死侍2》就像一位專業的搞笑演員:他只想讓你今晚笑到暴斃,彷彿明天就此不會到來

死侍2 deapool2 電影劇照 嘲諷值 開好開滿的死侍 也終於在本片擁有他的小夥伴

這樣的限制級喜劇很可以

我們知道限制級電影很難賣、而且超級英雄喜劇很容易搞成四不像、所以誰說超級英雄限制級喜劇不會成功?《死侍》成功了,而現在《死侍2》建立了它自己的獨門黃金食譜:你得瘋狂地宛如癌細胞侵入腦部的末期病患,放膽地把超級英雄題材──還有你喜歡的任何懷舊物──打成一杯血肉泥果汁,這樣觀眾才會喝得開心,彷彿超級英雄電影就該如此(看看吧華納)。

 

延伸閱讀:

死侍-口無遮攔-迪士尼在你身後很火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