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構的真實、虛假的自由、與虛幻的希望。淺談《西方極樂園》的 B 面故事

電影神搜

被 HBO 視為繼《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之後最大台柱的科幻影集《西方極樂園》(Westworld),即將迎接第三季的尾聲,劇情進入倖存接待員崩解人類社會的高潮階段。目前已知 HBO 續訂了第四季,也正在洽談第五季。看來這個 AI 個體(迪樂芮)對抗 AI 母體(羅波安)的故事還會繼續一陣子。今天要來和同好們聊聊這部神劇的 B 面故事。

在往下討論之前,我想先向各位提問:請用一句話同時表述實話與謊言,越短越好。請把你的回答放在心裡,一起往下閱覽。

《西方極樂園》劇照。

*以下含《西方極樂園》劇透

 

《西方極樂園》主創諾蘭夫婦的晦澀花園

身為《西方》的主創核心,強納森諾蘭 (Jonathan Nolan) 與麗莎喬伊 (Lisa Joy) 夫婦在第一季「迷宮 (The Maze)」,以晦澀難懂的跳躍時間線結構,帶出一個充滿化外之地情趣的仿生遊樂園;第二季「門 (The Door)」,則是採多重觀點敘事,將接待員的反叛、人類的追殺在不同世界樂園裡交錯。進入第三季「新世界 (The New World)」,倖存的接待員形成三個不同的派系,或主動或被迫地參與了揭開人類社會背後黑幕的行動。

最初的故事雖然是基於科幻驚悚小說之父麥克克萊頓 (Michael Crichton) 的同名小說及電影,但是後續劇情已經遠遠超出原作的架構與格局。

眾所周知,強納森和他哥哥、知名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E. Nolan) 共同創作了《記憶拼圖》、《頂尖對決》、《星際效應》、以及《黑暗騎士三部曲》的劇本,兄弟倆擅長運用非線性敘事及大量隱喻符號等手法,迷惑觀眾的感官及思考。但是在些炫目手法形塑的 A 面故事背後,我們不能不談一下這些故事(特別是《西方》)潛藏的 B 面哲理: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自由」?什麼是「希望」?

強納森諾蘭打造《西方極樂園》

(左)克里斯多福諾蘭與(右)強納森諾蘭。

 

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如果單單只看《西方》的第一季,當迪樂芮 (Dolores) 產生自主意識,發現她身處的甜水鎮不過是迪洛斯 (Delos) 公司旗下的遊樂園,自己和同伴都是可以被稱為「接待員 (Hoster)」、可循環利用的仿生機器人,她以為自己發現了真實世界的真相,決心起身反抗。

進入第二季,為了追尋女兒的下落,梅芙 (Maeve) 設法交換到操控其他接待員的能力、以及脫離樂園的行動權限,她認為自己擁有自由意識,能自主往後的行動。在第三季,透過 AI 羅波安 (Rehav’am) 的大數據及演算法,瑟拉克 (Serac) 試圖帶給世界免於恐懼的希望,帶領人類這個種族脫離毀滅。可是身為觀眾的我們都知道,無論是迪樂芮、梅芙、或是瑟拉克,他們對於真實、自由、希望的認知,全部都是假的,都只是建立在一個由虛構、虛假、虛幻所支撐的平面上。

《西方極樂園》劇照。

迪樂芮在當時所看到的「真實」,只限於迪洛斯打造出的樂園世界,以及她所能蒐集到的人類資訊,並不是真實世界的全貌。梅芙當下獲得了自由,海爾 (Hale) 卻擁有各種限制禁錮她的手段。瑟拉克基於自己童年的悲慘經驗(巴黎毀於核彈),想利用羅波安的能力打造出一個所有人都安居樂業的繁榮社會,卻不知不覺扼殺了所有人對未來的希望與想像;就連「羅波安」這個名字也帶有毀滅的暗喻。他是西元前十世紀的猶太君王,當他從父親所羅門手中接下王位時正值壯年,以色列正是一個幅員雖小但國力鼎盛的新興王權,但是卻因為他連串失政而導致國家一分為二,並在幾代之後先後被滅國。

強納森和麗莎在 A 面劇情下暗示的這些 B 面隱喻,其實或多或少體現了他們對人類前景的悲觀預想:即使親眼所見,也無法證其為真;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卻受到背後因素操控;掌握權力應該帶給我們希望的,其實正領我們走向毀滅。

《西方極樂園》劇照。

真實是虛構的,自由是虛假的,希望是虛幻的。那麼,回到起頭那個提問,你會怎麼回答?

『我所說的,全都是謊言。』

 

撰文:潘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