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羅素克洛:正宗好萊塢壞小子的恐怖暴力史

6.保鏢我照打

羅素克洛。

克洛與保鏢馬克卡洛爾(Mark Carroll)。

好萊塢明星聘請保鏢,應該是來保護他們的,而不是被他們打的:對克洛來說,很明顯並非如此。

2004 年,當他在演出電影《最後一擊》(Cinderella Man)過程中,劇組在片場舉辦了一場派對,而克洛就在派對上跟自己的保鏢馬克卡洛爾起了衝突。原因呢……還蠻錯綜複雜的(大概吧)。

「一開始是卡洛爾來告訴我,他覺得劇組其他同事在說我的八卦,卡洛爾把這些人不實的『猜測』告訴了我,」

卡洛爾發現劇組裡,流傳著克洛與某位女性臨時演員過從甚密的流言。這保鏢看來人還蠻好的,還會為雇主著想,但是克洛的反應跟一般雇主不太一樣:

「所以我決定先幹掉發現問題的人。」

等等!你搞錯什麼了吧!

羅素克洛。

卡洛爾(中)一直在克洛(左)身邊。

前幾個月剛剛結婚的克洛,表示自己對不倫謠言深惡痛絕:

「我對於這些八卦、猜測與別人不實的猜測,總是反應過度,沒辦法,這就是我。」

然後好笑的是,反應過度的他,決定先幹掉好心告訴他八卦的人。但是卡洛爾非常專業,他向媒體表示這只是小事:

「(克洛)用手指戳我的胸膛——那時我正在試圖安撫他,所以我能理解他這種舉動。而如果你們把這種事稱作衝突,拜託喔,我們私下玩橄欖球的時候比這還要粗暴。」

提醒你一下,卡洛爾事實上不只是克洛的保鏢,他們是從小時候就認識的好友——這很合理,否則誰會願意當克洛的保鏢呢?

 

7.天外飛來一隻電話

美世飯店(Mercer Hotel)。

以上這些衝突,頂多為克洛帶來一些訕笑與「好萊塢就是這麼亂」的批評,他沒有承擔任何後續的苦果。不過這一次可不一樣了:2005 年,他因為傷害美世飯店的門房,而遭到紐約警方逮捕。

這又是一件過程讓人忍不住喊出 WTF 的荒唐事件:我們知道他與妻子鶼鰈情深(所以上次他才會因為被傳不倫而不爽),這次當他人在紐約美世飯店時,想要撥通電話與人在澳洲的老婆互訴情衷。問題這是一通國際電話,而每家旅館不一定能讓房客拿起電話就能撥國際電話,看來克洛並不滿意這種狀況。而當門房前來他的房間解釋時,克洛抄起了房間的電話,向門房的臉上丟去,正中腦門。根據後來克洛律師表示

「(克洛)他非常生氣。」

羅素克洛。

還鶼鰈情深時的克洛夫妻(現在沒啦)。

非常生氣的克洛被銬上手銬逮捕,而被迫承接怒氣的門房被送往醫院治療。諷刺的是,為什麼克洛會離家來到紐約呢?因為他是來宣傳《最後一擊》的。飾演拳擊手的男主角被逮捕入監,還是因為攻擊服務人員,這真是對電影最好的宣傳。環球影業對這起攻擊事件不表達任何意見,連克洛的公關人員也全面消失,畢竟現在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幾乎每家輿論都不會放過這個克洛親手發槍的機會,把他與這部電影罵到狗血淋頭。

事後克洛以 10 萬美金的金額,與那位可憐的門房達成和解。否則這件確認是三級攻擊罪的案件,會讓羅素克洛吃不了兜著走。

羅素克洛。

遭到逮捕。

上述的事件才只是 2002 ~ 2005 年發生的事,這只不過佔了克洛暴力史的小小部份。不管他是不是拿到了奧斯卡影帝、不管他是不是在好萊塢找不到工作,羅素克洛繼續在報紙社會版面活躍著:2015 年他在綜藝節目上怒譙現場觀眾,不爽他們在錯誤時間點為他鼓掌:

「如果你們要鼓掌,就在對的時候鼓掌;如果你們不會鼓掌,就給我惦惦!」

2016 年他與饒舌女歌手阿澤莉亞班克斯(Azealia Banks)在飯店派對上發生口角等等……除此之外,在酒吧或是喝醉酒引起的衝突與鬥毆,幾乎不計其數。

羅素克洛。

阿澤莉亞班克斯(左)。

為什麼克洛就是這麼容易與人起衝突?據他自己的說法,他認為都是媒體搞的鬼:

「媒體一直塑造我是個狂人瘋子的形象……那些狗仔小報、那些八卦專欄,都在努力製造一些不倫或是其他五四三的假消息,他們全都是垃圾!」

當然,我們知道他並沒有全然唬爛,狗仔隊與八卦報每天都會想方設法挖出明星們的醜事,即便有些醜事是空穴來風。但是,克洛也不是全然清白的。

羅素克洛。

(右)雷利史考特 (Ridley Scott)。

《神鬼戰士》導演雷利史考特

「克洛很難搞,他很堅持他自己的想法,但他就是一個電影巨星。」

《美麗境界》導演朗霍華 (Ron Howard) 談起與他合作的經驗時說:

「(跟他合作)就像在熱帶島嶼上工作,他的情緒就像每天的氣候變化,一天下來會劇烈轉變好幾次。」

讓克洛第一次拿到演技獎的 1992 年電影《無法無天》(Romper Stomper) 導演傑佛瑞萊特 (Geoffrey Wright) 說:

「羅素克洛是我見過最粗魯無禮的演員。」

羅素克洛。

克洛與朗霍華(左)。

這位剛過 56 歲生日的壽星,年歲依舊無法讓他冷靜一下,他的每則社群網站發言、他的每則公開新聞、都令人心驚膽跳,不知道會不會又在他的暴力史上多加一筆事蹟。感謝武漢肺炎,現在連澳洲居民也們彼此也得保持社交距離,上個月克洛也對疫情發表了他的建議——依舊非常有克洛風格:

「各位澳洲老鄉,提醒你們,我們曾經對抗過大災難(澳洲野火),而現在我們需要一起再次對抗(疫情)。不過我們得間隔 1.5 公尺。」

也許這個建議,也是我們與克洛相處的最好建議——人人都應該跟他保持安全距離。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