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跨越8年的新娘》佐藤健&土屋太鳳 不離不棄構築愛的可能

黎仰欽

入圍第 41 屆 (2018) 日本奧斯卡「 日本電影學院獎 」四項大獎 (最佳男主角、女主角、女配角、配樂)、由瀬瀬敬久執導的《 跨越8年的新娘 》,劇情描述尚志 (佐藤健) 與麻衣 (土屋太鳳) 本是一對約定步入禮堂的戀人,但在結婚前的三個月,麻衣被診斷出罹患罕見腦炎,久久昏迷不醒,尚志陷入低潮,卻仍然堅持著每天到醫院照顧麻衣,最終,麻衣奇蹟似地甦醒,卻早已忘記尚志的姓名,面對一個又一個上天開的惡意玩笑,他們該如何面對?他們還能回到原本的幸福嗎?

電影 《 跨越8年的新娘 》 劇照 佐藤健 土屋太鳳

真人真事

電影改編自真人實事,憑藉片中感人的劇情在日本已累積了 27 億日幣的票房,雖不知臺灣能否一樣開出紅盤,但筆者誠然希望這部在觀看時大家都紛紛被觸動的暖心片,仍能被稍加投射一點關注的目光。類似這種如何跨越逆境,如何在逆境中突顯愛情堅貞的電影,其實對觀眾並不陌生,《跨越8年的新娘》在核心概念上,或許與同類型電影相差無幾,它告訴我們,天無絕人之路,只要不放棄就還有希望,無論是麻衣的病痊癒的機會,或是麻衣終能披上婚紗的可能。

真人真事 改編 電影 《 跨越8年的新娘 》劇照 面對難病 兩人的愛是否能開花結果?

面對難病的,不僅是患者自己

然而在故事的鋪陳上,本片沒有走上一條強行悲催的套路,在麻衣被這上天的惡意玩笑捉弄之際,她的爸媽和男友尚志表現出來的,是「女兒 / 女友已經如此難過,我們必須更堅強」的態度,而非陷入嚎哭和「腦炎怎麼會找上麻衣」的情緒泥沼。

我感動於他們的不離不棄,一在於麻衣的父母,其實多少也會感到喪志疲憊的時候,他們的呵護陪伴、始終樂觀,突顯了家人的不可取代性,和有「好」家人的重要性 (你可以看到《登峰造擊》希拉蕊史旺所飾的拳擊手住院時,她的家人寡情淡漠、唯利是圖的一面,你就知道家人並不是想當然爾重情重義的「必須」對你好)。

 電影 《 跨越8年的新娘 》 劇照 面對腦炎病症的 不是只有麻衣自己

第二個感動之處,當然是本片最長情的尚志,從外人被當作家人的過程。

家人的定義在日本電影中不斷被改寫,《第八日的蟬》自小擄走井上真央的永作博美,名義上是個綁匪,實質上她也是個給了井上真央一個難忘童年的溫柔母親,《我的意外爸爸》福山雅治對養子回歸原生家庭後的不捨和長奔尋子,也突顯了在血緣和親緣以外可以被形塑的「親情」。《親愛的外人》中田中麗奈的女兒,視繼父淺野忠信如仇寇,卻在不斷的被這個外人的試圖親近所感動,而在劇末有了接納新家人的想望。

電影 《 跨越8年的新娘 》 劇照 , 是什麼力量可以如此讓人不離不棄 隨侍在側

「 家人 」的定義

當我們翻開報紙、映入眼簾那些社會新聞版的「家人」,有時比外人更恐怖,屢屢成為你生活壓力來源,上述電影中並非名正言順「家人」的交迭出現,無非擴大了家人的定義,能夠成為你生活、情感與精神上奧援的,都可以是你的家人。《跨越8年的新娘》的尚志,表現出不亞於麻衣爸媽的關心,做了這世上連家人都未必能做到的長期陪伴,他不是家人嗎?他當然也是,得到了麻衣夫母的「家人」認證,要屢行婚紗承諾再來的艱難,就在於如何輕啟麻衣記憶的門鎖。

電影 《 跨越8年的新娘 》 劇照 , 家人的定義為何?

回憶

電影在描述尚志努力重塑兩人記憶,而麻衣卻怎樣回想不起兩人浪漫時光的部分,是最打動我的地方。回憶之所以珍貴,在於它的一次性和獨占性,對戀人尤其重要,試想很多情侶一旦忘了對方生日,可能就要遭到摔碗砸鍋的命運。

對麻衣「全忘了」專屬兩人的甜蜜回憶雖難過卻強忍悲傷的尚志,那樣「沒關係,我們曾經相愛過」的故作堅強,就更加令人不捨。但是如果麻衣全然想不起昏迷之前兩人的事情,那些昏迷中、甦醒之後尚志默默的為愛做的傻事,就不能構築一個新的回憶嗎?

電影 影評 《 跨越8年的新娘 》 大病初癒卻記不得兩人相愛的曾經,佐藤健&土屋太鳳 這段感情有機會開花結果嗎?電影沒有因為改編,要增強其戲劇力道,就強行加入一個麻衣「全想起來」的過程,而是透過當時的傳統手機上愛的密語,老派卻浪漫異常的傳情,去勾勒兩人愛的形狀。

跨越8年的新娘

這些新的回憶太重要了,重要到麻衣即便拖著不便的身軀,也要搭渡輪千里尋夫,去懇求一個「讓我重新愛上你」的機會。「左腳、右腳」的學步練習,對應著兩人的相愛練習,《跨越8年的新娘》收束在一個簡單卻動人的場景,縱然這樣的奇蹟,於現實生活很難發生,但編、導、演用心的刻劃和演繹,讓我們更願意回望自身,懂得體察家人的好,更珍惜回憶的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