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看】看完台劇《想見你》後的 3 個關鍵與劇情解析 :「耳朵」「師哥是我」與「One Day」

柯佳嬿、許光漢主演電視劇《想見你》因結合了穿越、懸疑、愛情元素,自播出後,隨即引發大量討論,而劇中各種小細節都引導了未來的劇情發展,也讓網友們頓時成了偵探,抽絲剝繭的推理,到處可見網友們分析時間軸、事件的發生,以及編劇所埋藏的小細節與主角間的關聯。

而以下為各位分析「耳朵」「師哥是我」與「One Day」三個背後蘊藏意涵的關鍵細節。

 

以下含嚴重劇情雷,請慎入

 

「耳朵」

陳韻如總是把耳朵遮起來。因為她用她那一頭中規中矩的短髮,努力地盡可能地,把會流露出任何情緒的臉孔努力遮起來。她好看的額頭及眉毛被瀏海通通遮起來了,只能看得見她總是不敢直視他人的眼睛,好像總是盡量小小聲呼吸的鼻子,以及只有一個人在聽〈Last Dance〉時才會露出微笑的嘴巴。

我們只能看見她露出來的範圍,總是看不見她的耳朵,一如她總是塞著耳機悶著在聽音樂。被陳韻如吸引的莫俊傑,右耳雖然聽不見,但他是唯一聽到 & 看見陳韻如在遮著的耳朵裡那被縮到最小聲的音樂聲,以及她內心那個小房間裡的內心獨白。黃雨萱以陳韻如的身份降臨在 1999 年時,她在陳韻如身上最明顯的改變是──把耳朵露出來。

《想見你》柯佳嬿飾演的陳韻如、黃雨萱。

2020 年的黃雨萱,留著類似的及頸短髮,但一直以來個性外放的 27 歲 OL,當然不是 17 歲那個樸素有些陰沉的高中生。黃雨萱開始以陳韻如身份生活時,乾脆直接地用髮圈把額頭上的瀏海綁起來了,露出黃雨萱自己無論是留長髮或短髮都會露出來的右耳造型。黃雨萱當然不同於陳韻如,她打籃球打的帥氣,旁邊總是有很多朋友,在很短時間內變成了班級中的風雲人物。陳韻如羨慕那個亮晶晶的黃雨萱,她在那個小房間什麼都看到了,想要一輩子都模仿她,所以她努力露出耳朵,模仿黃雨萱外放的個性,帥氣的模樣。但再怎麼努力,她終究不是黃雨萱。

下定決心的小年夜,陳韻如收起了耳朵,走向原本的終點。一樣會獨自把耳朵遮起來的莫俊傑,在舊的時間線沒能救到她,卻在新的時間線拉住了陳韻如。新的時間線回到了額頭被打傷的時刻,在病床上因為繃帶束著額頭,露出耳朵的陳韻如說,當時她聽見了黃雨萱的鼓勵以及莫俊傑的鼓舞。在新的時間線未來裡,陳韻如無需再努力成為閃亮的黃雨萱,在莫俊傑的身旁揚起了漂亮的耳朵,她會好好地成為陳韻如的。

 

「師哥是我」

李子維的書包背帶上了寫了四個字「師哥是我」,多麼符合他的個性──知道自己帥,許多女孩子會找他告白,但他不是沉穩斯文的帥哥,很皮的個性怎樣就是皮,變不帥也沒關係,但就是要鬧,所以帥的上面加上了一橫,我不是帥哥是師哥嘍哈哈哈。李子維跟王詮勝雖然長相神似,卻是完全不同的人,李子維陽光但對愛情不怎麼 care,但喜歡男孩的王詮勝總是體貼地照顧愛戀少年,就算被排斥了,王詮勝也要不顧一切地去給覺得他噁心的少年長吻,為了愛情去犧甡一切,但李子維就不是這樣。

小學的李子維遇見了莫俊傑後,一生死黨,笑鬧都在一起。他搞笑地一視同仁對待被欺負的莫俊傑,待誰都像是好友,雖然劇裡沒明說,但他與人之間相處的感情,想必都是嬉嬉哈哈的好友關係,無論男女。可能是因為尷尬,來告白的女生被他用一個玩笑話就帶過去了,待誰都是嬉嬉哈哈,直到他遇到陳韻如裡頭的黃雨萱。

《想見你》演員:李光漢、柯佳嬿,以及施柏宇。

隨著劇裡的時間軸,我們以為來自未來的黃雨萱遇到了過去的李子維,是相愛之後的結果──黃雨萱愛的是王詮勝,所以現在遇見了李子維,是愛過了之後的巧合,但疏不知這其實是愛情的開端,李子維以王詮勝身份降臨在 2010 年時,我們所認知的未來,其實才是真正的過去。已經死去的王詮勝,不會再出現在內心的那個小房間,但李子維竟也像繼承了王詮勝那樣為愛而努力不顧一切,當時的他在不經意之間愛上黃雨萱,而現在的他是認認真真的愛著黃雨萱。

《想見你》許光漢。

當王詮勝死去第二次之際,回到李子維身上的李子維知道了他的天命──其實不是愛上黃雨萱,而是他要順應著時間,讓一切繼續走下去,因為只有這樣,才有改變未來的可能。領悟到這一切的李子維,已經不再是會寫上「師哥是我」的那個李子維,而是帶著在劇裡篇幅不多的王詮勝的悔恨,一個真正的李子維。

 

「One Day」

想見你》的英文劇名叫作「Someday or One Day」,也正是英文片頭曲的歌名。根據《想見你》粉絲專頁小編的解說,Someday 是「未來某一天」,而 One Day 是「過去某一天」或是「將來有一天」,而合在一起看變成一種可能性──未來的某一天,會不會其實影響了過去的某一天,進而再影響了將來的「有一天」。所有的影響在時空裡來回重疊,相互影響,有人覺得這像是莫比烏斯環。莫比烏斯環沒有沒有上與下、內與外的區別,而黃雨萱在每次生日時許的那個不說出口的第三個願望「想見你」,卻是沒有前與後的時空之環裡,唯一趨始讓她前行的動機。

劇裡一直沒有解釋很多事情,比方說那台 Sony Walkman,那首伍佰的〈Last Dance〉,以及是在什麼樣的契機才能啟動回到過去的。但,身處現在回到過去的每一個人,都覺得那像是一場夢,一場細節完整且真實的夢,一場真實時間短短幾分鐘就能回到過去好幾天的夢,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那一天──「One Day」。

在劇裡的「One Day」,是 1999 年,還沒有發生 921 大地震的小年夜。隔天就是熱鬧團聚的除夕了,但在過去的時間線裡,前一天的悲劇讓所有人都無法開心團聚,在新的時間線裡,大家一起合力跨過去了。黃雨萱與陳韻如,李子維與王詮勝,以及莫俊傑,他們所有人的努力影響,將過去變成了新的未來,變成了新的將來,變成了李子維的「想見妳」。

在戲外的我們,當然無法像他們一樣幸運,去改變過去的那個「One Day」,因為我們必須在這個當下,努力地改變未來的,我們未知的「One Day」。

《想見你》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