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撕裂地平線》:幽閉空間、偏執與惡意,精神世界無法理解的恐怖幻界

橘貓

電影讓人聯想至《太陽浩劫》、《異星智慧》

幽閉空間、偏執與惡意。這些元素,我們能在許多後來出現的作品中找到,好比 2007 年由丹尼鮑伊 (Danny Boyle) 執導的《太陽浩劫》(Sunshine),就重新詮釋出另一個曲折離奇的偏執狂故事。伊卡洛斯的終點是夢靨,《太陽浩劫》與《撕裂地平線》一樣使用極為不自然的跳剪去營造幻象與恐怖效果。米勒艦長見到的夢靨,與伊卡路斯艦員所見到的景象差可比擬,當然,比起保羅安德森的 Jump Scare 戲法,丹尼鮑伊的影像美感或許更植人心,但是《撕裂地平線》佔據的是科幻驚悚的影迷趣味,在那裡,詩意畢竟不是首要考量。

《撕裂地平線》劇照。

《撕裂地平線》。

《撕裂地平線》讓我想起許多科幻驚悚電影,好比 2017 年的《異星智慧》(Life)。我想它們享有非常相近的價值觀,亦即人類無法承受宇宙的真相。這些電影的共通點是一種暗示,死亡是種祝福。《異星智慧》的結局是無與倫比的絕望,惡魔不死只是幌子,它出現的成因更讓人顫寒,因為其來自人類旺盛的生命力與對探索世界的熱情,最終招致全面的苦果。電影角色最後的註腳是一種求死而不得的絕望,這個設計似乎與距離該片 20 年前的《撕裂地平線》正是種呼應。

《異星智慧》劇照。

《異星智慧》。

威廉博士的寄望,換來的是一片虛無。電影劇本在此處仍然提供一個有效的戲法,就是轉移觀眾的注意力焦點,在劇情的某種誘導與暗示下,我們原先以為威廉博士的目標是「搜救」,卻在最後的回憶中發現他的目標是「救贖」。轉折讓這個角色顯現出悲劇特質,他注定要失敗,他的探索欲望賠上他的幸福家庭,而他現在以偏執的性格回到他最初的目標,幾乎像是回應天神的懲罰。「地平線號」帶領人類駛向精神世界無法理解的恐怖幻界,而這一切的起點只是來自於我們想要尋找更多。

科幻驚悚,在這個案例中,成就的是對安逸與平庸的肯定。我們應該享受身處於地球的無能為力,畢竟外面的世界或許超乎我們想像之危險。《撕裂地平線》的開頭告訴我們,人類在 2015 年已經在月球建立第一個殖民地,2032 年便在火星開發礦業。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又想到小時候翻看的電影雜誌,上面寫著一條嘲諷笑話,

把它安裝上《撕裂地平線》

意思大概是我們應該要惜福,真實世界的人類沒有在 2015 年登上月球殖民,而是乖乖坐在沙發上,看新一集的〈辛普森家庭〉。

《辛普森家庭》劇照。

《辛普森家庭》(The Simpsons)。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