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紀錄片《千年一問》: 在鄭問漫長沉重的創作之路上,終於有人問了一個最好的問題

《千年一問》是一部關於漫畫家鄭問的人物傳記紀錄片,而從傳記紀錄片的角度,這部電影確實達成了它的任務:從鄭問幼時生活開始,他在兩岸三地及日本度過的 58 年波瀾一生,全都展現在觀眾眼前。但是這部紀錄片不只如此而已,簡單說,這是一部會讓鄭問哭出來的紀錄片。

你認識鄭問,卻又對這位台灣漫畫大師如此陌生,這絕對會是觀賞《千年一問》時的第一個感受。他並不只是《阿鼻劍》、《東周英雄傳》與《刺客列傳》等等經典漫畫的作者而已,他的創作者形象事實上比我們想像地更加複雜。

 

《千年一問》記錄追求完美,事必躬親的鄭問

《千年一問》一方面以編年史的敘事角度,自他幼年趴在宮廟地上畫門神、進入雕塑系、進入中國時報、自主創作漫畫作品、乃至揚威國際、赴日連載《深邃美麗的亞細亞–MAGICAL SUPER ASIA》、再赴香港與玉皇朝集團合作《漫畫大霹靂》、至中國參與遊戲開發、直到最後離世。

這部紀錄片有著驚人的 135 分鐘長度,不禁令人疑惑是否充水充數,但看完你才會理解,135 分鐘要講完他的一生,幾乎是不可能。

壯年驟逝的台灣漫畫家鄭問,其藝術與創作上的成就非凡,紀錄片《千年一問》即將登上電影院。

鄭問。

真的不可能,因為《千年一問》事實上已經刪減了太多內容,你可以輕易發現,有些段落其實是輕輕放下。據製片團隊表示,這個長度已經是他們刪減多次後的結果,代表還有許多珍貴片段無法收錄。

換個角度,如果一個人成神的定義,在於他做出的偉大功績數量,那麼《千年一問》的份量,充分地證明了鄭問的傳奇定位。因為他不只是漫畫家,事實上他什麼都做了:他是報刊主編、每天都要編出副刊版面;他是遊戲總監,需要管理開發人力、同時自己還要產出美術設計;他還參與一部始終沒拍出來的《阿鼻劍》電影製作。這些多重身分全是他自己攬下的經歷,與此同時,高坐在大師與總監位子上的他,卻偏偏喜歡下台撞鐘當工友。

以揉合水墨武俠與巧奪天功的美術風格享譽國際的已逝漫畫家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將他的過往呈現給粉絲與民眾。

鄭問與兒子鄭植羽。

《千年一問》的成功之處,並不是成為一部紀實生平的鄭問 wikipedia。導演想必感同身受了鄭問人格上的分裂之處,因此在《千年一問》裡,深入剖析他永遠以創作者自居的心態。

鄭問永遠親力親為,他雖然有助手,但他仍然肩負了大多數的創作工作。而且為了真實,他的創作過程繁雜又費工。另外他封閉、害羞又害怕為人帶來麻煩的謹慎個性,加上極端的完美主義,讓他對於親手創作的自豪與投入堅持,膨脹到無視於其他現實的一切事物。

甚至當他前往香港,與世上漫畫生產效率最快速的香港「漫畫工廠」玉皇朝集團合作,都無法避免最終還是自己跳下來決定細節的悲劇──香港漫畫家只要勾出線稿,其他上色、描線與背景等工作自有其他人分工,這才趕得上快又多的香港漫畫出版方式。但是很明顯地,《千年一問》裡所有與鄭問合作的相關人士,都覺得他對這樣快速的生產線文化,有著明眼人一看就知的「水土不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