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龐德大戰拿破崙—Skyfall空降危機中的油畫密碼

葉郎

《 007 :空降危機 》(Skyfall)中 龐德 和新任的Q在英國國家美術館一幅油畫前幽會。這幅油畫不僅僅是整部電影的意義核心,而且畫的背後其實還偷偷暗藏了一個流在龐德血液裡的心理史詩。

該死的大破船

青春貌美的Q意有所指地對老骨頭情報員感嘆道:「每次看到這幅畫都覺得有點感傷,不可一世的老戰艦下場還是充滿恥辱地被整個拖去肢解棄置。時代的必然性,你不覺得嗎?你怎麼看?」

寶傑……不是,龐德有點惱怒地回:「不就是艘該死的大破船~」

他們面前的油畫是英國浪漫主義畫家J. M. W. Turner的名作《The Fighting Temeraire (tugged to her last berth to be broken up)》,描繪皇家海軍魯莽號HMS Temeraire 在服役四十年後被拖進港口等待拆解的最後旅程。

這幅油畫以平靜海面、夕陽餘暉的渲染和緊緊收起的戰艦船帆做出明顯的對比,創造一種時代更迭的滄茫史詩感受。

這幅油畫曾被選為英國人最喜歡的一幅畫,放在英國人最喜歡的情報員故事裡也是剛好。在紀念龐德電影五十週年的故事裡,這幅畫的作用不言而喻:該死的大破船就是傷痕累累、俐落不再的龐德自己。《空降危機》就是等著龐德被拖去肢解的故事。

龐德 和新任的Q在英國國家美術館一幅油畫前幽會

《The Fighting Temeraire (tugged to her last berth to be broken up)》

皇家海軍中校詹姆斯龐德

有一些有趣的線索可以把這幅畫跟龐德的關係再編織成更大的史詩:

跟這艘大破船一樣,逝去的英國海軍光榮時代一直隱隱約約躲在龐德的故事背後。龐德本身是皇家海軍中校,他的上司M在歷年電影中總是陳列著各式各樣戰艦的畫作在辦公室裡,很容易可以猜測M也是海軍出身。

龐德小說作者Ian Fleming伊恩佛萊明在二戰期間從海軍情報處處長的助理做起,參與二戰期間許多重大的情報工作。戰後,閒來無事的海軍情報官Fleming就是把自己跟老闆之間的工作經歷投射到創作裡,開始寫作屢屢險中求生、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的龐德冒險(奇妙的巧合是Fleming此時在倫敦的住處正好是這幅油畫的作者J. M. W. Turner的故居)。

龐德 vs 拿破崙

有趣的是一直以來有個你我熟知的真實歷史人物一直隱身在龐德小說和龐德電影背後呼之欲出,而且這位藏鏡人和這幅畫也有緊密關聯。

龐德故事中的反派向來都非常「拿破崙」——總是有與眾不同的外表,和內在永遠不安份、總想以小搏大統治世界的野心。

「統治世界!每次都是同樣的癡人說夢。我們的精神病院裡頭就是充滿這種覺得自己是拿破崙的人」《Dr. No第七號情報員》電影中出現這句台詞。

「拿破崙就是個矮個子….怎麼每回都是矮個子的人替這個世界製造各種麻煩。」《Goldfinger 金手指》小說中這麼說。

視覺上的拿破崙線索也無所不在。《A View to A Kill 雷霆殺機》中出現了一幅拿破崙的畫像,《第七號情報員》則擺了一幅有拿破崙終結者之稱的英國陸軍元帥威靈頓公爵的畫像。

最後,由《空降危機》龐德和Q面前的這一幅油畫補完拿破崙歷史中另外一個屬於英國皇家海軍的史詩章節:畫中的戰艦魯莽號正是在1805年出奇制勝的特拉法加海戰中打敗拿破崙海軍、中斷拿破崙征服世界企圖的皇家艦隊成員。

《Portrait of the Duke of Wellington 威靈頓公爵肖像》

特拉法加海戰

特拉法加海戰是英國皇家海軍史上最大的勝利。

英國主帥Horatio Nelson納爾遜將軍雖然在此次戰役中身亡,但在他徹底屏棄傳統海戰理念、出奇不意的戰術指揮之下,皇家海軍成功制止拿破崙染指英國本土,並鞏固英國海上霸主的地位。

事實上特拉法加海戰甚至和遠征莫斯科失敗一起並列為拿破崙黯然離開歷史舞台的兩大主因。

龐德電影一直都是這個老舊帝國懷想曾經不可一世的光榮過往的文化產品,打倒拿破崙式的狂人成為帝國子民療癒心理的例行儀式。《空降危機》雖然預告了大破船的退隱,但則電影結束之前,神來一筆地秀出另一幅油畫來為這個暗藏在龐德電影背後的心理史詩作結:

在龐德死裡逃生後向新任長官M報告的時候,眼尖的觀眾會發現總是掛滿戰艦畫像的M辦公室裡又出現了一幅顯眼的畫——身兼海軍水手和畫家身份的Thomas Buttersworth的畫作《H.M.S. “Victory” heavily engaged at the battle of Trafalgar》。畫中描繪的正是特拉法加海戰中出奇制勝的納爾遜將軍旗艦勝利號HMS Victory。

於是電影一開始待退破舊戰艦的形象不再,英姿煥發的勝利號航向的是《空降危機》的上揚結尾——戰無不勝的龐德回來了!

《H.M.S. “Victory” heavily engaged at the battle of Trafalgar》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斜槓中年,患有社交恐懼重症併發資訊焦慮,長年囤積冷知識用以對抗無法遁逃的社交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