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視台開始重播經典,也許你可以再看一次──宮藤官九郎日劇《虎與龍》十五周年

因為日本疫情的緣故,原本預定在四月播出的春季檔日劇,在幾間電視台傳出感染風險後,最終也因為避免群聚感染而中止拍攝,因此,在這段期間電視台重播以前的舊作。雖然這算是不得已的措施,但作為一年四季檔期都會推出大量作品的日劇市場來說,其實也算是好事,那些過去不受青睞、收視率不高的優良作品,也能因為重播的關係,再一次重現在電視機上讓觀眾再度看見。而這樣的例子在日本電視圈裡,其實並不少見。

綾野剛及星野源主演的《MIU404》

綾野剛星野源主演,原本預訂在四月播出的《MIU404》延遲播出日程,目前墊檔重播的是兩人在2015年合作過的《產科醫鴻鳥》。

 

《虎與龍》巧妙地以落語形式呼應劇情

2013 年,宮藤官九郎執筆 NHK 晨間劇《小海女》獲得廣大迴響,原先與宮藤官九郎長期合作的 TBS 電視台,在九月《小海女》完結後,立刻安排重播宮藤官九郎 2005 年的日劇作品──《虎與龍》。

隔了八年的重播,當年收視普通但評價極高的作品,八年後照樣收服年輕觀眾。十月重播時,也在推特掀起了一股小小回顧風潮。而這齣講述新宿黑道與淺草落語的《虎與龍》,在宮藤官九郎的創作歷程裡也是十分有趣的。

《虎與龍》劇照

《虎與龍》這個劇名,源自於擅於懷舊復古風格的橫山劍領軍的樂團「Crazy Ken Band」在 2002 年發行的單曲〈タイガー&ドラゴン〉,曾經說過自己的音樂是「六成嚴肅、三成趣味以及一成未知」的橫山劍,會寫這首歌,是要寫給曾經登過紅白歌唱大賽最多次的歌手,低音女王和田アキ子,而橫山劍先在 Crazy Ken Band 唱了這首江湖味十足的歌曲。

「Crazy Ken Band」的〈タイガー&ドラゴン〉 :

這首歌充滿橫山劍對於神奈川縣横須賀的各種想像:在横須賀港灣的夜晚,站在海邊獨自哀傷的黑道男子,唱著

「請聽我/請聽我/請聽我把話說完/哪怕只有 2 分鐘也可以」。

宮藤官九郎在偶然聽到了這首有趣,有著濃濃地緣風情的歌曲,便以這首歌開始發想一段故事──無趣的黑道,渴望別人可以聽完自己的笑話,

「哪怕只有 2 分鐘也可以。」

就這樣,2005 年 1 月 9 日,宮藤官九郎融合了落語名作裡的名段子「三枚起請」,寫出一個從小無父無母,遭遇過許多悲慘以致於無法發自內心的笑的新宿黑道山崎虎兒,有一天偶然在淺草演藝場聽見落語名家林屋亭屯兵衛的落語,大受感動,因此決定拜入他的門下,並且幫他償還債務──只要教會他一個落語,山崎虎兒便要幫師父屯兵衛還十萬元給老大。但虎兒實在是太沒有天份了,因此對於說落語這件事感到頭痛,直到他遇到了曾經是「落語天才」但固執地在原宿開著毫無人氣的服飾店,屯兵衛的次子谷中龍二。

《虎與龍》劇照

就這樣,宮藤官九郎與他合作過的兩位傑尼斯男星長瀨智也岡田准一,真正的落語名家──笑福亭鶴瓶、春風亭昇太,與他長期合作的班底阿部貞夫塚本高史、貓背椿及荒川良良,以及我們鐘愛的實力派演員──西田敏行,開啟了這個關於落語與表演、父子情及黑道文化,融合了新宿淺草原宿三地文化的兩小時特別劇《虎與龍》。

《虎與龍》星野源

當年還是宮藤官九郎班底的星野源,現在已經是名氣甚廣的歌手及演員。

但沒想到,原本只打算拍一集的特別篇,居然大獲好評,得到比想像中還要多的迴響,於是同年四月,宮藤官九郎延長這個構想,並且每集都圍繞一個傳統落語段子,融合「戲中戲」的虛構形式,將江戶時代流傳的寓言故事,改編成現代東京的時尚故事,巧妙地藉由說落語這個形式,去呼應劇情本身的情節。講述人們謊言連連口是心非的「饅頭怖い」,成了探究諧星內心不安的故事,討論丈夫究竟是不是愛著妻子的「厩火事」,在《虎與龍》裡融合大阪漫才,成為台上台下搞笑尺度把握及身邊搭擋的心意的感人故事。

《虎與龍》班底

雖然《虎與龍》最終的平均收視率一如宮藤官九郎作品的叫好不叫座──是相當平庸的 12.78 %,但宮藤官九郎一貫關注日本地方文化的眼光,並融合了傳統技藝與現代流行,透過《虎與龍》這部作品,在這十五年間不斷打動觀眾的心。也許在這一次因疫情而開始重播經典的風潮裡,我們也能再一次回顧宮藤官九郎這美妙及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