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虎尾》:難以抉擇的美國夢,看似夢幻的移民路

華裔導演楊維榕 (Alan Yang) 的《虎尾》(Tigertail, 2020),是個台灣人追逐美國夢的憂傷故事。

品瑞(李鴻其飾演年輕品瑞)是上個世紀農村常見的典型男孩,一歲失去父親,曾經被迫寄居外婆家,求學期間與母相依為命,成年之後再與母親待在工廠做工。貧窮宛若惡夢,一直緊緊跟隨著品瑞,讓他在顧及母親未來的幸福之時,決定選擇一條看似夢幻卻實際艱困的美國移民之路。

《虎尾》電影預告:

 

《虎尾》:關於那條〈未選擇的路〉

Netflix《虎尾》電影劇照。

「抉擇」是人生中極為困難的課題,人人都有機會面對,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曉得該如何選擇。

美國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 (Robert Frost, 1874-1963) 曾經寫過一首幾乎是所有以英文為母語的人士,都能朗朗上口的小詩〈未選擇的路〉(The Road Not Taken, 1916),鼓勵讀者在人生道途的岔路上,假若一邊是多人行經又幾乎平坦的道路,另一端則是幾乎渺無人跡又佈滿黃葉的小徑,不如嘗試冒險,勇敢選擇那條無人行走的黃葉道,那將會引向某個無法預期,卻有可能風光明媚的未來。

Netflix《虎尾》電影劇照。

年輕的品瑞在工廠做工期間,貧窮依舊,但是幸運的是他天生俊俏,獲得工廠老闆喜愛,而天降意外機緣,老闆願意出錢讓品瑞帶著自己的女兒前往美國共築美國夢。

在年輕品瑞的人生道途上,忽然出現岔路,一端是陪著母親繼續貧窮,但是能夠擁有自己鍾意的「偷心的人」,另一端則是代表財富的美國夢,但是必須遠離母親與愛人。此時,該選擇哪一條路呢?

Netflix《虎尾》電影劇照。

在佛洛斯特詩裡頭,假設的叉路其實與現實有點差距,因為許多人生選擇,並非一者簡單一者艱難,而是兩端都異常困難。品瑞所面對的選擇,沒有一端是人人走過的康莊大道,兩端都是無從選擇的讓步,因為無論抉擇哪方,都得面對犧牲與妥協、承受失去與失敗。

 

美國夢的犧牲與代價

結果,帶著致富夢想的品瑞,決定朝向自己早已立下的美國夢前進,想以犧牲自我的方式,為母親換得安穩的一生。不過,這場壯烈的自我犧牲,並非只是犧牲自我,還犧牲了太太真真(李坤珏傅雅南飾演)的青春與愛情、犧牲母親獨自孤老無依的晚年、也不知不覺枯竭了自己的生命,最後,只剩下一具無情的軀殼,留給女兒一個不解人意的冷漠老父。

Netflix《虎尾》電影劇照。

美國夢看似美好,但是楊導演呈現日復一日在雜貨鋪的雜工勞役,告訴觀眾,美國夢看似很夢幻,但其實並非像是在台灣遠眺想像的那樣美好,而是以吃力雜役交織而成的艱苦歷程。

正如同選美國夢不保證美好一樣,品瑞當初若是選擇留在台灣陪伴母親,繼續工人生涯,並且與「偷心」的阿媛(方宥心飾演)結婚,也不保證幸福。雖然留在台灣,品瑞能夠保有親情與愛情,但卻很有可能因為持續貧窮,加上貧窮夫妻百世哀,而逐漸產生夫妻間的相互埋怨與分歧,甚至走向離婚之途。

Netflix《虎尾》電影劇照。

品瑞老先生(馬泰飾演)面臨的幾乎無從選擇的難以選擇,相信不只是他所獨有的遺憾。無論是我們的父母、我們身邊的許多人,包括我們自己,都有可能在別無選擇的無奈之下,而選擇錯誤,甚至終生懊悔自己曾經誤判情勢也誤下選擇。

人生應該不是佛洛斯特在〈未選擇的路〉假設的那麼簡單,有些人在人生的叉路,看到的不是一條輕鬆大道與另一條艱苦小徑,而是兩條無人走過又沒有盡頭的黯淡黃葉道,此時,無論哪種選擇,都只能自我承擔與負責,拿自己的青春當學費,付出自己的一生來證明。

Netflix《虎尾》電影劇照。

在時代的巨輪之下,有些人天生毫無籌碼,像是品瑞這種幼年喪父的農村孩子。貧窮讓人不得不向命運低頭,因為無論品瑞如何選擇,迎接他的都只是冷漠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