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最初的晚餐》:從最初到最後,用食物搭起的橋樑

史巴基

取名諧仿達文西名作《最後的晚餐》,常盤司郎首部電影長片《最初的晚餐》開場便以久違的姊弟倆吃著病院拉麵的鏡頭開啟,雖然他們閒話家常,偏冷的色光加上已經泡爛的麵條,彷彿已經預示著某人的死亡。電影的視角主要圍繞在染谷將太飾演的麟太郎上,時而穿插片中戶田惠梨香飾演的姊姊美也子,闡述出對永瀨正敏飾演的亡父的回憶以及不解,辯證何謂是家、家人是什麼的概念,有著日本電影常有的沉穩步調,輔以點綴般淡淡哀傷的配樂,令人有對家庭百感交集的感觸,實為動人。

《最初的晚餐》導演常盤司郎。

常盤司郎

家鄉街道依舊,那家保齡球館關了,麟太郎畫外一句「父親死了電影點題。因著家人葬禮與親人重逢,進而反思過往與死者的回憶情懷的電影並不少見而《最初的晚餐》引發回憶的觸媒是母親秋子齊藤由貴 飾) 聲稱依著遺囑守靈夜上為親人準備的晚餐 

《最初的晚餐》飾演母親秋子的齊藤由貴。

 

食物呈現家庭磨合的過程 也是建立溝通的橋樑

開頭意外美味的荷包,是麟太郎一家與子家人初逢的第一餐那時秋子因手術住院,父親將起司誤以為火腿,加進了荷包蛋裡變得料想不到的美味後來子(森七菜 飾)不喜歡的紅味噌與秋子兒子舜(樂驅窪塚洋介 飾)討厭的蓮藕湯品,與隨後端出的秋刀魚蘑菇披薩、鮪魚餃子等等,這些料理將這一重組家庭的開始、衝突到相互磨合的過程展現出來 

《最初的晚餐》中別具意義的混合味噌。

就像是建立橋梁的過程。美也子是其中前後轉變最大的人,從一開始的紅味噌、魚刺事件展現出來的反抗,到秋子參與她的教學觀摩,告訴她不被魚刺刺到的咒語,兩人的距離從明明是空蕩蕩的公車卻還要分開坐的陌生人,轉變為並肩渡橋的母女。而在電影後段與舜在公車上的巧遇,最一開始對立的兩人,也轉變成笑著渡橋的手足。 

《最初的晚餐》齊藤由貴飾演的秋子、森七菜飾演年幼的美也子。

回憶片段來看,會發現廚房確實對這一家人來說別具意義。這裡不僅是兩家人初次見面的地方美也子與秋子友好之後寫作業的場所也樓上房間轉移到廚房秋子因前夫逝世離開麟太郎、美也子、舜相繼幫父親準備晚餐地方到舜出走的前一晚颱風肆虐當時,家人瀕臨崩解的緊張,也是在廚房內發生。 

《最初的晚餐》永瀨正敏。

 

首部長片注重細膩細節

過往的家中場景多是在廚房內部發生,然而在電影的守靈夜當下卻是反其道而行秋子請美也子幫忙之前,幾乎沒有入廚房的場景,通往廚房的門扉緊閉著,好似心裡對那裡的橋樑已經瓦解了不得進入,但其實是心有芥蒂不想進去罷。我們在過往的片段看見一個重組家庭凝聚成一個家的過程,又瀕臨瓦解;父親的離世正好是個契機,藉由對父親與兒女別具意義的食物,從最初到最後一餐,再次搭起溝通的橋樑,讓形同陌路的家人重新凝聚。

《最初的晚餐》染谷將太、戶田惠梨香、齊藤由貴,以及窪塚洋介。

若要挑剔的話,就是回憶與現在時隔 15 年,稍嫌過久,電影回憶片段止於舜離去的那天,也許導演想利用現在的狀態與對白讓我們自行填補之間的空白,總覺得之後的戲仍有許多可能的發展,不過也說不準,這也是疙瘩的可怖,只要一時沒有傳達出來,時間久了就不知道怎麼說了。

《最初的晚餐》是導演常盤司郎的第一部長片,除了從食物安排、場景設計中可見片中處處細節,敘事結構也很細膩,從全家最初的晚餐到父親住院前的最後一餐;從到來時開著車的美也子、麟太郎,到尾聲開出去的靈車;以及我們最後才知道父親對食物的喜惡,不僅呼應了最初子女們因食物產生的衝突、磨合,在子女面前,只要是為了他們好,嚥下自己討厭的東西,不就對應了「這就是家人」嗎?

《最初的晚餐》電影劇照。

電影資訊

最初的晚餐 The First Supper

上映日期
2020/03/27
最初的晚餐_The First Supper_電影海報

劇情

麟太郎(染谷將太 飾)和姐姐美也子(戶田惠梨香 飾)爲了父親(永瀨正敏 飾)的葬禮返回家鄉,在守靈夜開始之前,母親秋子(齊藤由貴 飾)卻取消了所有的餐點並親自下廚。隨著秋子端出一道道熟悉的料理,全家人回想起 20 年前,新媽媽秋子帶著大哥哥舜(窪塚洋介 飾)加入後五人一起生活的點滴,無論是曾經一起出遊的快樂回憶、或是為了習慣差異出現的種種摩擦,不僅讓麟太郎他們重新思考家人的定義,更想起 15 年前,哥哥舜在一夜之間離家後再也沒回家的往事。就在守靈夜結束之前,舜回來了,並帶著父親的遺言,決定在今晚解開這個埋藏多年的家族秘密......。

IMDB
5.0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最初的晚餐_The First Supper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