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拾光人生》:雖然套路,依然打動人心的公路親情電影

黎仰欽

面臨失業危機的唱片經紀人麥特(傑森蘇戴西斯 飾),被父親的助理柔伊(伊莉莎白歐森 飾)告知父親班(艾德哈里斯 飾)身罹重病、時日無多,但班在臨死前有個願望,就是身為知名底片攝影師的他,希望兒子能陪他去堪薩斯的柯達沖印行,將自己身上幾捲底片給沖印出來。

 

透過眼神之細膩互動,傳達出深厚情感

《拾光人生》(Kodachrome) 劇照

從劇情簡介看來,《拾光人生》(Kodachrome) 有滿滿的既視感,它既是一部公路電影,透過兩人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和對話,去呈現彼此價值的不同,進而釐清父子數十年來矛盾的情緒糾結,它也是一部親情電影,透過電影中最常設計的「絕症」情節,去提醒劇中人放下的必要,和珍惜當下的美好。

雖然電影有著看似熟悉的情節,看的途中也不難推想劇情的發展,但導演馬克拉索相當節制不煽情的,用時而戲謔時而感傷的口吻,既從容又包容的講述了這個故事。不透過畫面藉由臺詞就形塑了班刻薄的一面,和他對麥特的母親、麥特和叔嬸所造成的傷害,讓觀者可以理解麥特的恨所為何來,但在適當的時候導演又將距離拉開,透過父子的眼神互動,去傳達他們關係可能有改變的契機。

《拾光人生》(Kodachrome) 劇照

人是否因為死期屆至,他生前所犯的錯就必須得到原諒?導演沒有說教的要麥特必須放下,而是讓他親自看到班的孱弱和不堪,讓他去內省除了恨這個父親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選項?我們可以看到麥特在開車時,透過後照鏡看到柔伊替班打針的眼神,他看到父親跌坐在馬桶上、父親連忙關上門的四目交接,和之後他看到父親尿褲子時的眼神,麥特的眼神從疑惑、不捨到驚懼、難過,感傷雖日趨加深,他與父親的距離卻漸次靠近了。

《拾光人生》(Kodachrome) 劇照

傑森蘇戴西斯和艾德哈里斯透過非常細微的眼神和肢體互動,讓我們融入這對嘴賤父子的故事,你知道他們終究會和好,但導演把這個合好的橋段鋪排得非常漂亮,不只是藉由絕症的設計去惹人同情,而是巧妙經由局外人柔伊的視角,或是柔性勸說或是中途離席,讓這對父子有真正可以直面彼此的機會,聽彼此說心裡話的機會。

儘管我對劇情上,是否必要由班在病床上傾訴對麥特歉意的安排有疑慮,但他的臨終懺悔縱然有著不得不然的戲劇考量,我認為另一個主要的因素在於唯有當外人不在場,他才能對家人交心,至誠無所避諱的,掏出真實的自己。也唯有艾德哈里斯這樣的硬底子綠葉,才能承接這麼厚重的角色,一樣對觀眾無所保留的交心,讓我們感受到班的愛與痛。

《拾光人生》(Kodachrome) 柔伊(伊莉莎白歐森 飾)

伊莉莎白歐森飾演助理柔伊

 

我們以為都懂的道理,常常未必能做到

《拾光人生》(Kodachrome) 劇照

《拾光人生》要說的故事不算新鮮,要闡述的道理或許我們都懂,但同類型電影《最後晚安曲》、《最初的晚餐》的接連問世,或許就在提醒我們,凡事並非理所當然,我們以為我們都懂的,其實常常未必做到,電影沒有偉大到可以立馬改變這個社會,改變你我的人生。但若是經由影片中的一句話、一段情節,能讓你有不一樣的發想,這部電影就成功了一半。

日片《最初的晚餐》裡的一句台詞:「工作重要還是家人重要?」,恰好可對應《拾光人生》一幕戲,那是聽從父親建議,差點要與一個年輕樂團簽唱片約的麥特,最後卻因為他們對父親不禮貌的訕笑,憤而不與其簽約。從結果來看被炒魷魚不會是一件開心的事,但我卻認為他為自己挣回了更重要的價值,不論是做為人或做為家人的,我想這樣的回憶一如父親的底片,能永久鐫刻在彼此的心裡。

電影資訊

拾光人生 Kodachrome

上映日期
2020/04/01
拾光人生_Kodachrome_電影海報

導演

馬克拉索

劇情

★ 2017 多倫多國際影展。 正值中年的麥特(傑森蘇戴西斯 飾)投身音樂產業,然而面對日新月異的科技變遷,他卻覺得自己與整個大環境越發格格不入。麥特的父親班(艾德哈里斯 飾)則是一名善用底片的知名攝影師,如今也感受到數位革新似乎終結了自己的光榮時代。在班確診罹患重病之後,這對長年不合的父子終於再度聚首,和父親的助理柔伊(伊莉莎白歐森 飾)一同前往堪薩斯朝聖,達成班最後的心願──趕在世上僅存的柯達沖印坊熄燈之前,沖印出自己手上的幾卷剩餘底片。一心追尋純粹和真實、卻在現實逐漸不得志的兩人,也在這段旅途重新辯證彼此的關係......。

IMDB
6.8
Rotten Tomatoes
71%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拾光人生_Kodachrome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