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Netflix 恐怖影集《X巴士》劇情翻轉再翻轉,讓你見識挪威的《魔界奇譚》

人狼屋

提到挪威的影劇作品,多數人可能會想到它優秀的刑案影集與社會寫實劇,當然還有其獨特的冷調幽默。不過挪威也不乏影集《諸神黃昏》(Ragnarok) 及《過來人》(Beforeigners) 等想像力驚人的科/奇幻佳作。而恐怖影集《X巴士》(Bloodride) 的出現,又再次顛覆我們對挪威作品的固定印象。

Netflix 挪威恐怖影集《X巴士》為單元劇形式,故事詭譎懸疑。

《X巴士》每集約三十分鐘上下、故事各自獨立的單元劇形式,多少勾起了觀眾對《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魔界奇譚》(Tales from the Crypt) 等經典影集的難忘回憶。開場那輛在公路奔馳,駛向未知盡頭的神祕巴士,也宛如黑暗的時光列車,帶領我們重溫這類作品令人好奇又恐懼的邪惡魅力。不過《X巴士》收錄的故事乍看似曾相識,卻不代表能猜到結局。人性的詭譎難測,與命運的瞬息萬變,讓這些故事總以讓人哭笑不得的方式收場。

《X巴士》第一季挑戰大眾對周遭事物的既定印象。

「眼見不為憑」可說是《X巴士》第一季的核心主題。每集故事都在挑釁我們對周遭事物的固定印象。以諺語為題的第六集《房間裡的大象》(人們視而不見的弊病)透過一場墜樓意外帶出被掩蓋的職場霸凌事件,但弱勢者不一定是真正的被害人。風格類似古典靈異片的第五集《舊學校》有個溫馨的開場,結局卻令人毛骨悚然,也提醒了我們要提防恐怖作品裡的孩童角色。第四集《實驗鼠》看似密室推理劇,其實是藉由嫌疑犯們的對話揭露被大眾忽視的邪惡,而劇末的雙重反轉,與主角機關算盡卻功虧一簣的安排,則像是劇本對洞燭機先者的陰冷嘲諷。

Netflix 恐怖影集《X巴士》劇情翻轉難料。

同樣的,《X巴士》也玩弄觀眾對類型作品的認知,並在你見招拆招、以為識破它的機關時,突然給你一記直擊要害的好拳,快得令你措手不及。第一集《極致犧牲》是個描述願望失控的老派恐怖故事,但它卻有個規則明確且設計合理的許願機制,也沒有像《猴爪》(The Monkey’s Paw) 或《惡魔咆哮》(Wishmaster) 等作品裡語焉不詳的文字陷阱。如果不是主角的貪念壞事,眾人甚至可以全身而退。第二集《瘋狂三兄弟》的標題雖然暴露了劇本的敘事詭計,然而在觀眾猜到故事的關鍵劇情時,它早已準備了另一個意外轉折,讓看似廉價恐怖電影的套路,多了令人惆悵的無奈收尾。

挪威恐怖影集《X巴士》故事曲折,讓你猜不到結局。

至於讓人拍案叫絕的第三集《壞作家》不但是第一季裡最有趣的故事,也是近年影視作品對後設題材最有創意的詮釋。它的風格有點類似 2006 年的荷蘭黑色喜劇《服務生之死》(Waiter),既調侃了許多驚悚片為嚇人而嚇人的刻板模式,又以自嘲的角度看待生命的無常。劇本頭尾的巧妙呼應,讓《壞作家》不落俗套地討論創作者的人生經驗與作品之間的共生關係,也為故事留下荒誕幽默的殘酷餘韻。

《X巴士》劇情曲折荒誕,卻不失冷幽默。

在多如繁星的歐洲影集裡,《X巴士》可說是今年異軍突起的小品佳作。而除了英國的《黑鏡》(Black Mirror) 與美國的《新陰陽魔界》外,我們總算又多了驚悚單元劇的新選擇。到目前為止,《X巴士》尚未解釋的疑竇,恐怕就是那台搭載劇中所有主角,不知駛向何方的神秘巴士。這輛巴士究竟只是劇中對「罪惡」的隱喻,還是聯繫共同世界觀的重要線索,或許只能等待下一季的劇情給予合理的解釋了。

《X巴士》可說是今年異軍突起的小品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