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 (21):合氣道大師轉職草藥怪醫,用民俗療法擊敗未知病毒疫情

小說《最後一個加拿大人》(The Last Canadian) 在美國以不同名稱出版,有直接強調書中病毒有多恐怖的《死亡之風》(Death Wind)、或是更直覺的《最後一個美國人》(The Last American)──畢竟主角根本就是美國人而不是加拿大人。無論如何,改編自這本 70 年代科幻末日病毒香豔動作小說的電影,由昔日的那位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 (Steven Seagal) 主演的《火線戰將》(Patriot),放棄了以上三個書名,卻選了一個更隱晦曲折的名字。

複習上集 >>【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 (20):武漢肺炎不夠看,《火線戰將》席格對決消滅全美國的恐怖病毒!

 

小說改編電影,電影卻已看不出原貌

如果你要改編小說《魔戒》 (Lord of the Rings) 成為電影,但你的電影片名卻不是《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那麼最大的原因,可能在於你其實把《魔戒》改編成亂七八糟的形狀。《火線戰將》會取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片名原因,恰巧也是如此。

改編自 70 年代冷戰時期小說的 1998 年史蒂芬席格電影《火線戰將》(Patriot)。

《火線戰將》。

記住 M. 蘇斯曼 (M. Sussman) 與約翰金斯威 (John Kingswell) 這兩個名字,他們負責將小說《最後一個加拿大人》改編為《火線戰將》。記不得也沒關係,因為這兩個傢伙在好萊塢的履歷只有一條:撰寫《火線戰將》劇本。他們之前沒製作過其他電影,寫完《火線戰將》劇本之後,看來也沒有人願意給他們工作。

《最後一個加拿大人》明顯是一部混搭科幻末日病毒香豔動作諜報軍事等等等 N 百種題材的大雜燴小說,這兩位天才理應像是去自助餐一般,挑選其中幾樣電影觀眾喜愛的類型,然後照貓畫虎地把小說改成電影──也許只要刪除幾條支線劇情就好了。

但是《最後一個加拿大人》與《火線戰將》不但連名稱都不一樣,連主角姓名都不一樣,事實上書中所有角色在電影裡都沒有出現。小說與電影的劇情完全不一樣,電影裡完全沒有出現外國勢力、沒有世界末日、沒有大規模疫情爆發。小說主角有兩個兒子,電影裡的席格有一個女兒。兩個作品的唯一共同點,就是都有致命病毒出現了。

但是與設定詳細的《最後一個加拿大人》不同,《火線戰將》裡的病毒設定草率,彷彿被當成不需要太多特效輔助效果的殺人武器。

改編自小說《最後一個加拿大人》的史蒂芬席格電影《火線戰將》,片中一反小說設定,由卡蜜拉貝兒飾演的女兒取代了原作中兒子的角色。

卡蜜拉貝兒 (Camilla Belle) 12 歲時在《火線戰將》裡飾演席格有著原住民血統的混血女兒。

這是一個極其詭異的決定:購買了小說改編權,但卻無視這些現成的素材而重寫全新的電影劇本,等同於將購買改編權的成本付諸水流。是誰做出這種無厘頭的決定?沒人知道。但是從一個小地方看得出來,某人的嫌疑很大:在小說裡曾有一位美洲原住民出現,身為帶原者的他害死了主角全家;而在《火線戰將》裡也出現了原住民,而且還很多,但他們在劇情裡卻被設定為對病毒免疫,而且還是席格的好朋友。

史蒂芬席格 1992 年電影《絕地戰將》中也有著類似 1998 年《火線戰將》的原住民設定,以及席格的主角無敵屬性。

是否似曾相識──

如果,想想席格在先前親自執導的《絕地戰將》(On the Deadly Ground) 裡,將阿拉斯加原住民,拍成好像絕地組織一樣會通靈又會魔法的神奇族群,那麼這種翻天覆地的改編似乎一點都不意外:席格太熱愛原住民了,他在《絕地戰將》片尾慷慨激昂但冗長無謂的演講,完全是獻給愛護環境的原住民的。

80 年代紅極一時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演而優則導的電影:1992 年《絕地戰將》。

席格自演自導《絕地戰將》。

推薦閱讀 >> 【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之差點在絕地 GG 的戰將與爵士

 

《火線戰將》:絕對會被疾管局盯上的草藥醫生

《火線戰將》就這樣將美國人縱貫美加還遠渡重洋的復仇之旅,改成小鎮醫生磨草藥阻擋致命病毒的傳統療法之旅──疾管局一定會盯上你的。席格飾演一位小鎮醫生,但他當然不只是一位醫生,他還有著前 CIA 探員的複雜身分──你知道席格永遠對他聲稱自己的「CIA 探員」身分有多著迷。《火線戰將》開頭宛如動物星球頻道節目,第一個出現的角色竟然是麋鹿而不是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