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火口的二人》: 在火山口旁的性愛如此激烈,但卻不一定那麼危險

「電影旬報十佳」(キネマ旬報ベスト10) 是日本電影界的指標性年度榮耀,電影旬報在官網上大剌剌地寫著,「比日本奧斯卡賞還要透明」,感覺實在有點不太客氣。所以,榮獲 2019 年電影旬報十佳第一名、連帶得到最佳女主角獎的《火口的二人》(火口のふたり),等於被這間權威媒體認證為日本全年度最優秀的電影,這當然令人好奇。特別是宣傳,還強調本片是「一生必看的慾望越界之作」。到底,《火口的二人》是不是實至名歸呢?

離婚的賢治回到久違的家鄉,原因是收到了前女友直子的婚禮通知。將在十日後成婚的直子,已經與賢治多年未見。在整理舊家物品時,她發現了一疊當年與賢治熱戀時拍攝的照片,其中有許多激情的兩人交合照。兩人久違重逢,直子忍不住誘惑了賢治。於是兩人跨越了道德界線,再次回到十多年前沉溺於彼此肉體的關係中。但是,為什麼當年直子會離開賢治?又為什麼會在婚禮前試圖舊情復燃?賢治與直子瘋狂又貪婪地交纏著肉體,而婚禮的日子一步步逼近,宛如身處火山口的迷惘兩人,他們的明天又在何方?

《火口的二人》電影預告:

 

溫柔纏綿的性愛戲 讓愛徹底加溫

這部電影當然非常有話題性,R18+ 的分級尺度代表《火口的二人》有非常露骨的性愛橋段。但是《火口的二人》並未走向奇觀式的性愛電影,這裡沒有挑戰人體極限的性愛體位、或是極其挑釁的誘惑招式。所有性愛橋段幾乎是以固定鏡頭方式靜拍,營造出一種窺視的素人感,這反倒營造出更刺激的效果。

女主角瀧内公美並不是美艷型的演員,但是她渾身散發出濃厚的寂寞氣質,讓人很容易對她產生憐愛。瀧内在電影裡是推動劇情的主力,在性愛橋段中又流露出小鳥依人的親暱感,高潮時嬌喘與身軀顫抖的模樣十分真實,某種程度上造就了《火口的二人》的真實感。

《火口的兩人》瀧內公美

瀧內公美的激情演出,獲得 2019 年電影旬報十佳的最佳女主角。

事實上,這部電影入鏡的演員,幾乎就只有瀧内公美與柄本佑 (除了劇末的盆舞橋段以外)。其他人物都僅以畫外音方式帶進電影。在一部追求真實性愛表現的電影裡,這樣刻意製造疏離感的手法,讓《火口的二人》反倒有一種奇異的超現實感,為不倫的兩人製造了一個極度寂靜的獨處空間(同時呼應了片名的「火山口」),同時也讓兩人封藏多年的慾望與疑惑,激盪地更加肆無忌憚。

《火口的兩人》劇照

瀧內公美(前)與柄本佑(後)在片中有多場裸露性愛戲。

柄本佑飾演的賢治,是一個人生極其失敗的男性。他與小三結婚、卻又因小三離婚,從此再也見不到女兒。他對工作毫不用心,難得找到的工作卻又因為運氣不好而丟了,然後一直無所事事地渾沌過日。更糟糕的是,他並不自覺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問題,反倒時常以高姿態嘲諷其他人,連與他相好的直子,賢治也要在嘴皮上佔便宜,質疑她與別人結婚的心態不正。賢治很明顯地,是會被觀眾唾棄的渣男。

日本電影《火口的兩人》女主角瀧内公美與男主角柄本佑。

瀧内公美與柄本佑。

但就如同在婚禮當前還要誘惑賢治的直子一樣,這兩個有道德缺陷的角色,卻很難讓人真正討厭他們。柄本佑的演技是賢治這個渣男角色成功的重要原因,他好色,但至少他對慾望非常誠實,而他的軟弱,來自於個性上幼稚的一面,而他的幼稚是如此的純粹與直白,生起氣來就忍不住用起多年沒說的家鄉腔調罵人、色心大作時就對直子毫無避諱地毛手毛腳。不在乎別人的眼光,這種渣男反而會讓人湧起一種想要保護這個大男孩的母性。

電影《火口的二人》劇照。

電影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