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無法被定義的日本電影熱門面孔,他可不只是一個演員── Lily Franky

身為一個作家,Lily Franky 有一個與外表不符的筆名。第一眼看到這名字,多半會先認定這是個叫「莉莉」的女孩子吧!但實際一看到本人,居然是個留著小鬍子、典型日本大叔樣貌(請不要說他猥瑣好嗎)的男人。

若要說 Lily Franky 是筆名,其實也不太正確,因為他拿這個名字幹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寫小說、寫散文專欄、插畫設計、攝影設計、電視電影演員、節目企劃、辦雜誌、樂團主唱及寫歌(在音樂圈闖盪時用「Elvis Woodstock」這個名字,多麼六零嬉皮風格!)。若一個人能找到自己能成就自己的世界、活出一種人生,那麼他應該是九命怪貓。

Lily Franky 也是位攝影師

本名為中川雅也,出生於福岡北九洲市小倉,跟嚴肅風格的文學大師松本清張同故鄉。大學便上東京,就讀於武藏野美術大學。因為喜歡英國樂團「Culture Club」裡的 Boy George(順帶一提,他的人生愛片是《沙漠妖姬》),所以想取個讓人看不出性別與身份的名字,於是便取名「Lily Franky」。

 

跨足各種領域的斜槓青年

而他在藝文圈最廣為人知的是,2005 年開始用 Lily Franky 這個名字寫自己的自傳。以「東京鐵塔」為書名的小說,描述剛從福岡來東京奮鬥時與母親的過往(「有時還有老爸」──這是小說副標),出版的當年度,除了是日本全國書店店員票選最想推薦給讀者的「本屋大賞」得主,還大賣兩百五十萬本,引發熱潮,甚至延燒到台灣。

當年有人把這本自傳小說拿來跟長年佔據日本小說銷售榜首的《挪威的森林》相提並論,但村上春樹的小說是出了名難以影像化,即使是滲入村上本人一部份人生經歷的《挪威的森林》,也在小說問世的二十幾年後才敢拍成影像化的電影版。可《東京鐵塔》就完全不同了,2005 年連載集結成單行本出版,2006 年被改編成日劇特別篇(主演是「北海道的木村拓哉」的大泉洋),2007 年,速水茂虎道的連續劇版跟小田切讓的電影版,一前一後登場。

Lily Franky 為熱門小說《東京鐵塔》的作者

當年逼哭多少人的《東京鐵塔》電影版。

「Lily Franky」這個名字也算是在主流立足、知名了。在表演領域裡,歸功於他的兩位好友──影展常客是枝裕和導演及他的好友福山雅治(當年福山婚後跟 Lily 去喝酒都可以變成新聞),他現在更是日本影壇最常看見的臉孔。

《我的意外爸爸》(Like Father, Like Son)

《我的意外爸爸》

跟他在《我的意外爸爸》(Like Father, Like Son) 開始跟他長期合作的是枝裕和,在《再一次,從這裡開始》書裡與 Lily Franky 的對談提到,他在《兇惡》(The Devil’s Path) 裡演殺人後分屍的神情,跟《草食男之桃花期》(Love Strikes) 裡在居酒屋跟店員點「我要凱薩沙拉」的態度,沒什麼不同。Lily Franky 說:

「對啊,這就是一種「哦哦接下來要變得有趣嘍」的感覺,雖然不是主線,但會讓故事變得有血有肉『就像薑燒豬肉裡加入高麗菜一樣,這時淋上醬汁就完成啦』。」

他對於表演,並不追求演技。對他來說,這些東西比不上自然的「有趣」還要更好玩,所以他總是一臉隨性,不拘小節(因此他遲到的事蹟也非常有名),但你又能在他的談吐與神情裡,感受這個人對事、物廣闊的認識以及不同的見解。他時常在鏡頭下或訪談裡,往往開啟話匣子後就說個沒完沒了,從藝術電影導演說到 AV 產業(他是日本成人片協會名譽總裁),然後又能提到自己的母親,再順便講一下他與 タモリ 和北野武之間的玩笑話。他說的生動自然、非常有趣,看他的一舉一動及各種言論文字,就已是場精采的電影。

Lily Franky 甚至是日本成人片協會名譽總裁

與福山雅治是黃色笑話大基友,去領獎不忘玩獎座(!?)

是了,追求有趣,就是他一直在遵從的理念。在小說《東京鐵塔》裡,他寫著大學時期到初入社會之際,每個月用著老媽寄來的錢,在賭博及夜遊的時日度過。因為付不出房租,所以被趕出公寓(甚至還跑去跟前女友借錢)。寄居在辦公室角落生活,連接工作時的連絡方式,都是在麻將館接的電話(他主演齋藤工執導的電影《多桑不在家》(Blank 13) 的角色,就是他的前半生樣貌)。在經過各種機緣及努力,接下了各種作詞作曲、專欄連載的工作,最後在與柳美里等作家合辦雜誌《en-taxi》裡,開始連載《東京鐵塔》而大紅。

 Lily Franky 是坎城影展的常客

因為常參與是枝裕和的電影,所以也是坎城影展的常客。

樹木希林說「不抽菸、不喝酒、也不外遇,在母親的管教與抱怨下形成的結晶」的是枝裕和導演,時常說 Lily Franky 跟他擁有類似的價值觀,所以很喜歡他,總是邀請他來參與自己的演出(《小偷家族》有一部份的概念起源是「想拍 Lily Franky 的床戲!」)。兩位男人的經歷天差地遠,但在某種程度上,都在追求不被既定事物綁住的自然,無關得失成敗,喜歡追求那種「有趣」,走著自己的人生。Lily Franky 說:

「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正經」。

但就是擁有這樣的不正經的人,這個世界才會這麼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