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 (20):武漢肺炎不夠看,《火線戰將》席格對決消滅全美國的恐怖病毒!

等等,如果尤金是帶原者,那他的妻小不是早就應該發病了嗎──更何況他每天晚上還跟老婆耳鬢廝磨。不過看起來,這種劇情漏洞似乎不是重點,否則書名就要改成《最後一個加拿大家庭》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憤怒又哀傷的尤金正式踏上他的復仇之旅,這才是本書的重點戲肉啊!

在知道自己對病毒免疫之後,尤金決定回到美國,找尋病毒的根源。最好是某個傢伙製造了病毒,這樣尤金就可以運用他的二頭肌與工程知識,讓那個傢伙為他的滅門之痛付出代價──所以說不要惹工程師啊你們。

史蒂芬席格在 1998 年對抗未知病毒重大致命傳染病的電影《火線戰將》飾演文武雙全的工程師,後來的科幻電影《普羅米修斯》中的工程師也不是隨便惹得起的角色。

工程師都不是好惹的(誤)。

尤金的回鄉之旅比想像中要爽:沿路交通順暢、五星級旅館隨他住、路上的跑車隨他開。原因非常簡單:美國人幾乎死光光了。這場恐怖病毒擴散火速,而且因為死亡速度太快,病理學家根本來不及研究,病毒就快速消失了。原本繁華的美國街道,現在變成了空無一人的鬼城。

《最後一個加拿大人》的風格快速從山居樂趣多,轉變為沒那麼恐怖的《瘋狂麥斯》(Mad Max) 與《我是傳奇》(I am legend)。而且路上也沒有吸血鬼或是瘋狂飆車軍閥,尤金在路上遇到的少數免疫人類,很詭異的大多是女性,而且都是美麗又有好身材的女性,而且她們似乎都想在床上讓尤金爽到死──明明男主角前幾頁才死了全家,很快地,他就拋開過去展開了美國後宮之旅,真是愉快。

威爾史密斯主演的病毒末日科幻電影《我是傳奇》中有樣貌奇特的變種人,但席格《火線戰將》中的倖存者大多是香豔美女。

《我是傳奇》:《最後一個加拿大人》沒有這種醜八怪怪物。

經過一番末日歷險,尤金終於發現了幕後元凶──果然是萬惡蘇聯共產黨!蘇聯研發出這種萬惡的病毒,並且在美國本土釋放。他們的目的非常單純,就是要讓萬惡美國人全部死光光,這樣他們就能享用一片乾淨的新大陸,在此重建蘇聯的美國殖民地。他們為了以防萬一,甚至還派出核武潛水艇瞄準美國本土:如果病毒殺不死美國傢伙,那就用核子彈把他們炸上天吧。

憤怒但是性生活美滿的尤金,決定最後一搏:他決定繼續從阿拉斯加穿越白令海峽到達蘇聯。這位最惡劣的人體病毒武器,要到莫斯科散播熱情與愛。尤金要讓蘇聯也嘗嘗他們製造的病毒是什麼滋味。

以小說《最後一個加拿大人》為架構的席格電影《火線戰將》,或是小說改編電影《獵殺紅色十月》中,想打敗美國的蘇聯共產黨都是邪惡恐怖的化身。

《獵殺紅色十月》(The Hunt for Red October):恐怖的蘇聯潛艦。

好吧,說實話,《最後一個加拿大人》不是《理性與感性》那種百年文學經典。但像是這樣的 70 年代空想垃圾小說,如今看來仍然充滿令人愧疚的樂趣:主角全屬性數值點到爆表;冒險過程見佛殺佛、見美女上美女;所有台詞與舉動都充滿濃濃的睪酮素,不是耍狠就是把人打扁。

但是某種程度上,小說前半段描述病毒擴散的劇情確實讀起來怵目驚心,病毒可以透過空氣傳播的強大威力,加上一般民眾對於防疫觀念的薄弱,讓《最後一個加拿大人》的末日景象擁有了一點說服力──特別是看到每天都比昨天更嚴重的武漢肺炎疫情,真的會讓人感覺現實永遠比小說更超現實。

近日武漢肺炎新冠病毒侵襲全世界,影劇小說中常見的病毒末日是否成真?圖為瑞典死金樂團 Veni Domine 專輯《Material Sanctuary》。

 

史蒂芬席格《火線戰將》: 睪酮素漫出銀幕的末日動作英雄片

等等,我知道看過《火線戰將》的你要叫出來了:《火線戰將》不是改編自科幻末日病毒香豔動作大作《最後一個加拿大人》嗎?怎麼劇情好像差這麼多!

說實話,如果華納影業選擇不要製作 2007 年電影《我是傳奇》,反過來在 1989 年再相信席格最後一次,投入《我是傳奇》的 1.5 億美金預算改編《最後一個加拿大人》,那麼也許會有不錯的成績──《我是傳奇》的籌備過程充滿延宕與苦難,花了將近 6 年才付諸製作。

如果我能將上述《最後一個加拿大人》的劇情描述得夠好,那麼你應該會感受到小說濃濃的好萊塢商業電影味(或是日本異世界後宮系輕小說風格)。

同為小說改編,遭未知病毒肆虐的病毒末日電影,《火線戰將》與《我是傳奇》有些為相似之處;圖為《我是傳奇》台版宣傳海報。

《我是傳奇》當年的台灣版海報。

它的確很歡樂,而且很適合席格,以私生活荒淫無度與精通合氣道的席格來說,他完全是最完美的末日英雄,一定能把蘇聯打得屁滾尿流──結局他可以一邊用合氣道制服蘇聯軍人,一邊吐痰用病毒殺死遠端敵人,然後他就可以抱著烏克蘭美女暢飲伏特加了。

現俄羅斯總統普丁與昔日動作天王影星史蒂芬席格的合照。

席格如今與俄國關係良好。

很可惜,華納影業還是明智的,他們已經對席格徹底放棄。沒有資金支持,《火線戰將》沒有辦法滿足改編《最後一個加拿大人》的最低需求:橫跨美加俄三國的外景拍攝,更遑論書中重要的美國萬人空巷、蘇聯潛水艇發動核子攻擊的大場景。而沒錢沒後台的席格,只能自己出錢搞定這一切了(怎麼可能)。

但是窮則變變則通、生命自有出路,《火線戰將》還是有辦法找到拍下去的方法,只是,過程一如往常充滿了讓我們吐槽的槽點……

(未完待續)

看更多 >>【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專題介紹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